陪伴末期患者走完人生路

李永浩博士 | 2016-08-19
人死並不如燈滅,逝者過去點點滴滴美好的回憶永留親人心中。

面對摯愛患上危疾,生命一點一滴在倒數。另一半縱使萬般傷痛和不捨,亦要努力面對。更重要的是要懂得放鬆,要當病人的同行者,切忌自行鋪天蓋地為他安排好一切,否則只會為病人徒添壓力,增加磨擦,於人生旅途的尾站沾上不快和遺憾。

權哥兩夫婦是一對恩愛夫妻,結婚逾五十載,兒孫滿堂,羨煞旁人。他們年紀漸長,健康開始走下坡,一次身體檢查中,赫然驗出權哥患上末期腸癌,只剩約一年壽命。

權哥夫婦一時之間未及反應過來,幸好權嫂性格硬淨,丈夫有事,她二話不說便一力承擔。覆診、電療、權哥的飲食,以至生活作息時間,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條,完全符合醫生的囑咐,就連權哥一時失手將銀包跌到地上,權嫂也立即幫他拾起。權嫂希望在丈夫倒數的人生中,為他妥善安排,讓權哥無後顧之憂地面對癌症。怎知權嫂種種貼心的舉動,於權哥看來,卻帶來無形的壓力。

了解病人真正所需

其實權哥心裏明白自己時日無多,即使權嫂如何鼓勵自己要樂觀地活下去,亦不能改變結果,反而令自己變得更累。權哥只想安安靜靜地度過人生最後的時光。

可是權嫂就是不明白,認為丈夫正面對人生中最大的挑戰,她責無旁貸,必須好好照顧他。權哥多次明言不想她辛苦,想她做少一點,偶爾忍不住大發脾氣,並漸漸害怕見到太太。但權嫂卻認為這是權哥的意氣說話,堅信權哥需要她的照顧﹗她更因為權哥不接受她的好意而多次暗暗落淚。

兩人之間的矛盾,說穿了,是照顧者沒有了解病人真正的需要,一心只顧用自己的方法付出,結果令大家都辛苦;更甚者,是破壞與患者多年來的感情,使雙方抱憾終生。

難道權嫂就應該撓起雙手,看着權哥獨自與癌症搏鬥?當然不是了。

由於癌症患者的生命和精力都不斷減少,權嫂更應有策略地把握時間,與權哥攜手在生命的終點畫上一個完美句號。

權嫂首先要做的,是要放下自己固有的看法。要知道,竭盡全力照顧患者,令自己筋疲力盡,甚或覺得委屈,對雙方都沒有好處。權嫂要用心聆聽權哥的需要,並體諒他的意願。

過於鼓勵適得其反

有時,過於鼓勵振作,效果反而適得其反。因為末期病人的性情和想法,往往與往日健康的他有出入。照顧者應該於最後的時光,與患者一同尋找可行及合理的目標並完成它,讓權哥過身前感到快樂、權嫂往後亦能回味這段苦中帶甘的片段。例如權哥後期的體能已大不如前,要坐輪椅代步,說話亦有點吃力。權嫂可帶他重遊當年拍拖的地方,兩口子手拖手,安靜地坐着,讓權哥知道太太守候在他的身旁已很足夠。

又或者權哥記掛着孩子和孫兒,但他怕如果自己出現在家庭聚會,會令氣氛變得愁雲慘霧。那麼權嫂可叫兒孫多點拍照或拍片,讓權哥了解家人的近況;又或者安排他們分批跟權哥吃飯,人數少,大家有較多的時間交談,也能減少拘謹的感覺。

末期癌症患者的身心都面對重大挑戰,十分需要照顧者的配合。雖然病人日常生活或需要別人照顧,但他們更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照顧者可讓患者掌握「操控權」,凡事先徵詢患者的意見才行動。例如明知癌症病人不應食甜品,都不要一句「你不能吃糖水」就剝奪他吃糖水的權利。反而可以選擇放輕語氣告訴他「不如吃別的東西?」,如他堅持,可以建議「不如一人一半」,讓他感受到你的關心,而他又能保留自主。

權嫂明白到自己的照顧方式,原來會令權哥不好受,於是立即改變,結果大家都感到鬆一口氣。兩夫婦回復正常溝通,權嫂發現原來以往兩人相對數十載,忙着煩生計、煩兒女,都沒有靜下來聆聽對方心靈的需要。反而權哥患病這段時間,二人的感情與日俱增。往日建立的默契,現時大派用場,權哥一些細微表情,權嫂已知他的需要。權嫂十分慶幸自己及時改變,減輕權哥的壓力。

面對生命隨時消失,這段期間照顧者的心路歷程實不足為外人道。一方面渴望患者活得久一點,但另一方面見到他飽受折磨,又想他得到解脫。每逢遇到這兩難局面,我都會告訴照顧者與其將力氣花在令彼此不快的地方,不如想辦法讓愛情美好地終結。我見過有個案成功將人生閉幕那段時間弄得轟轟烈烈,兩人有如重墮愛河。雖然死別避不了,但伴侶往後每次回憶起另一半都暖在心頭。

生有時、死有時,既然結局已定, 照顧者但求無愧於心便已足夠,相信逝者亦希望另一半快樂地活下去。

撰文:李永浩博士

養和醫院臨床醫療心理學中心主任

 

 

李永浩博士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