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煉骨骼 防老年骨折後遺症

羅愷琳醫生、傅錦峯醫生 | 2017-03-13
即使是老人,亦應有適量的負重運動,簡單如在平地走路已經是很好的負重運動,有助鍛煉骨骼。

正值壯年之時,身體仍然靈活,即使摔倒仍可立即支撐,不致受傷;但踏入退休年齡後,骨質加速流失,隨時跌倒地上,更會引致骨折及一連串後遺症,既影響生活質素,更有可能導致死亡。骨質疏鬆是形成老人骨折的重要因素,患者未必因為高能量創傷如撞車而引致骨折,可能只是在平路上不慎跌倒或滑倒,已足以形成創傷。

由我們呱呱墜地至30歲,是骨質上升的黃金時期;此時吸收足夠的維他命D及鈣質,多做負重運動,可令骨質更加豐富,為日後留有儲備。30歲後骨質就會慢慢流失,到中老年後,骨質流失的速度就會增快;特別是女性在更年期之後,由於荷爾蒙出現變化,便會減慢骨質的新陳代謝。此外,如有內科疾病如內分泌問題、長期服用某類藥物如類固醇、平日經常飲酒或有吸煙習慣,長久下去亦可令骨質疏鬆。

髖關節骨折致肺炎

一般人約65歲步入老齡階段,就會開始容易骨折。此時全身骨骼仍未十分虛弱,跌倒時仍能以手支撐,卻可造成手腕或肩部骨折。到了七八十歲,便可能因跌倒而導致更嚴重的髖關節骨折和脊椎骨折,其中以髖關節骨折最常見,亦有機會帶來嚴重併發症。須知道骨折不止是骨骼問題,亦可使全身健康受到影響。2011年,本地公立醫院有約5000人因髖關節骨折入院求醫,當中五分三為女性;有報告指出,老人發生髖關節骨折後一年內的死亡率是30%,意味着大約每3名髖關節骨折患者就有一名喪生。

由於患者受傷後需要臥床休養,較易出現併發症如肺炎或褥瘡;此外,患者多為長者,通常伴隨慢性疾病如心臟病或糖尿病等,骨折後更易令健康轉差。患者的活動能力減弱甚至需要臥床,亦導致生活質素下降。在正常情況下,髖關節骨折患者必須接受手術,才可恢復一定的活動能力。根據國際性文獻指引,患者如有內科疾病,必須先處理這些問題,然後盡快動手術。不過,有些個案經評估後,如有較高的開刀或麻醉風險,便無法進行手術,患者須臥床6至8周,待其慢慢康復。

66歲的陳伯(化名)於洗澡時跌倒,雖然之後一直喊痛,但仍能行走,於是陳伯和家人都沒放在心上,只是塗搽藥膏止痛。過了一段時間,陳伯的疼痛持續,活動出現困難,家人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於是帶他前往求醫。原來陳伯有髖關節骨折,如能及早治療,只須在患處鑲螺絲穩定,便可讓傷口漸漸癒合。但他太遲求醫,骨折位置已經移位,影響血流供應,必須進行手術,取出折損部分及置換人工髖關節才可恢復活動能力,手術時間、創傷性、麻醉及流血風險均較只植入螺絲高。事後陳伯雖仍能行走,但必須使用拐杖輔助才行,家人都很後悔沒盡快帶陳伯看醫生。

鑲螺絲釘固定骨折位置。

如果長者跌倒後疼痛,數天不退或有大面積瘀傷,必須盡快求醫,及早接受治療。當然,最好還是做足預防工夫,避免骨質流失過多及小心跌倒,便可避免日後的後遺症。如前文所述,攝取維他命D及鈣質均可令骨骼健康;雖然中老年人多飲牛奶已經不可增加骨質,但有助減慢流失速度。另一方面,經常臥床令骨骼缺乏負重鍛煉,因此,即使是老人,亦應有適量的負重運動。簡單如在平地走路已經是很好的負重運動。行山對膝部及髖關節帶來負荷,並不建議已有勞損或退化的人士進行。

藥物刺激骨質生長

另外,世界衞生組織(WHO)建議,如果骨質密度(BMD)的評分是-2.5,即低於同齡人士,便可服用藥物來調校骨質的新陳代謝。我們每天都有新骨骼生長,舊骨骼被身體吸收,傳統的抗骨質疏鬆藥物雙磷酸鹽(Bisphosphonates)可讓身體不再吸收舊骨骼,以保持骨質數量。不過,藥物可引致胃痛或食道發炎,或是較罕見的顎骨骨枯(Osteonecrosis of the Jaw, ONJ)。此外,在使用雙磷酸鹽藥物一段時間後,患者又會增加骨折風險,所以現時的指引是在使用雙磷酸鹽藥物5年後,便要暫停一段時間,檢查骨質後再決定接下來的治療。

另一種抗骨質疏鬆藥物是副甲狀腺激素(Teriparatide),其機理是刺激骨質生長,不過藥物可增加細胞活動,有動物研究指或會誘發骨癌,但暫時未有研究證實是否會發生在人類身上,患者宜向醫生查詢個人的用藥風險。

如果是骨折風險較高的長者,除了服用藥物,亦可進行非入侵性的高頻率低振幅振動治療,只須站在高頻低幅互動負重運動儀即可,每次20分鐘,每周3天,已有治療效果。儀器可同時提升肌肉功能及強化骨骼,令長者減少跌倒及骨折的風險。此外,平日亦可穿着髖關節保護墊,這是一條兩側有保護墊的內褲,跌倒時可緩衝對髖關節的撞擊力,為長者帶來保護。

撰文:羅愷琳醫生_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

   傅錦峯醫生_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召集人

 

X光片下清楚看到肩部骨折。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