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汀戰爭」和「他汀騙局」

溫煜讚醫生 | 2017-05-11
他汀不是唯一或最好的預防方法。最好的還是老生常談那句:堅拒吸煙、恒常運動、適當飲食。(法新社圖片)

大堂內,鄰座幾位中年男士熱烈地談論高膽固醇的問題。他們引述了網絡的訊息,認為醫生誇大了降膽固醇藥「他汀」(Statin)的效用。有人說這藥會令人「癡呆」,不可服食。更有人說他汀是藥商和醫生們大飲大食後,推銷出來的產品,賺了無比的金錢,是一個騙局。我未聽過這樣的言論,甚為好奇,回家後便在互聯網中搜索一番。

互聯網充斥大量這類的中西帖文,其中不乏源自醫療界和有聲譽的媒體。標題也嚴厲:如騙局、醜聞。這些不利的報道曾打擊了他汀銷情一段時期;在英國,便有超過20萬人曾因此而停服他汀。

假設多於實證

他汀騙局:網絡上的論點可概括為(括弧內是我個人意見):1.他汀是現今銷售最多的西藥,藥商為了「賺盡」,鼓吹即使膽固醇不高的人也應服食。(巨利無疑是誘因,但有這誘因,未必有這行動,我們需要多些佐證,否則便成陰謀論。)2.心臟病和中風的元兇並非膽固醇,而是動脈內壁受損(或稱發炎)。故預防心臟病應是預防動脈內壁發炎,而不是降低膽固醇(膽固醇黏聚在破損處;由內壁發炎至血管栓塞,他汀可能影響其中某段過程,而他汀也有抗炎作用)。3.血脂正常的人也患心血管栓塞。4.他汀甚多副作用且常見:如肌肉發炎、糖尿病、腦退化、癌症、腎衰竭(支持他汀的人反駁說:只有肌肉發炎和糖尿病有足夠實證,但都不嚴重,亦不是流傳般常見,所以他汀的益處遠超過害處)。5.身體不可缺少膽固醇,它是製造荷爾蒙的原料,神經細胞(如大腦)更需要它來運作。大大降低體內的膽固醇反會傷害身體。

以上的論點(除第一點外)都基於或多或少的實證。但一些帖文發了不準確的訊息,如:「體內膽固醇含量高,證明個體的肝臟功能十分良好」;阻塞性黃疸的病人有很高的膽固醇。又如:導致動脈內壁受損的元兇可能是體內的細菌、化合物、處方藥、有毒金屬等;雖說「可能」,但範圍甚廣,假設多於實證。大家須提防。

他汀戰爭:事源於2013年,《英國醫學雜誌》(BMJ)發表了2篇批評他汀的文章。另一份權威期刊Lancet很快便譴責這2篇文章並要求收回,BMJ拒絕了。兩派醫學權威由此展開爭辯,各引科研結果抨擊對方,至今未分勝負,被稱為「他汀戰爭」。

我們必須謹記的一點,就是這場戰爭的「戰場」是「一級預防」(Primary Prevention),即是說:沒有心臟病或中風的人須否服用他汀。反方極力反對的是例如「50歲人士都應服用他汀」這類的建議。

支持他汀的一方列舉很多研究(大部分招募患有心臟病的人),力挺他汀能減少心肌梗死或中風的風險,而反方便逐點反擊。且看反方的論說吧。

對他汀的研究固然不少,但只針對「一級預防」的研究卻不多,尤其是關於65歲或以上而沒有其他心腦血管風險的人士。這方面的實證不強,研究結果又不一致。他汀能否延長服食者的年壽也不能確定;若少了心肌梗死但多了其他死因,他汀的效果則打了很大的折扣。

關於他汀的臨床研究絕大部分是藥商資助的,而許多撰寫報告的作者都和藥商有利益關連(如贊助研究)。2007年的一份分析指出藥商資助的他汀研究結果很大機會對他汀有利;相對非藥商資助的研究,他們的「機會比」是20,或粗糙地說,20倍的機會對他汀有利。難怪反對他汀的學者要求獨立的大型科研。

隱藏不利數據

反對派學者嚴謹地再分析對方引述的研究,例如著名的JUPITER,發覺這些研究的報告常避重就輕,甚或隱藏不利的數據,分析時又用相對風險(服食他汀比不服食的風險),誇大了不重要的絕對風險結果(本欄早在2010年11月12日和18日已由顏寶倫醫生詳細地論述了這些錯誤。)

雙方激烈爭論的另一點是副作用。已發布的報告都說他汀的副作用少和不嚴重,這和前線醫生的臨床經驗有很大出入。有學者於是要求Cholesterol Treatment Trailists' Collaboration(CTT)公開研究的原始數據供其他研究人員分析(CTT是一個分析他汀研究結果的組織,收集了大量已隱藏個人身份的數據)。但CTT拒絕分享。理由是藥商資助了研究,故擁有數據的產權,而藥商不同意公開,它們甚至不讓CTT分析關於副作用的資料。這拒絕又引起陰謀論來。

結論:沒有心臟病或中風的人需否他汀仍未有定案,每人必須謹慎地考慮自身情況。切記,他汀不是唯一或最好的預防方法。最好的還是老生常談那句:堅拒吸煙、恒常運動、適當飲食(如地中海飲食)。

聲明:筆者無與任何藥商有連繫。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