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心臟病也要通波仔

洪裕德醫生 | 2017-05-16

心臟病,顧名思義是心臟的毛病,胸口疼痛或有壓迫感而引致呼吸不順暢是典型心臟病的病徵,「提示」我們有可能患上心臟病。可是,部分病人可能從沒出現過上述的病徵,而因為胃痛、牙骱痛和膊頭痛等求醫的,到發現原來是心臟病作怪時,他們都一臉驚愕。

作為心臟科醫生,不得不承認非典型的心臟病病徵並不少見,那麼是否牙骱痛或胃痛便一定要看心臟病醫生?其實徵狀不應是判斷心血管疾病的唯一指標,檢查才能準確地確診或排除心臟病的可能。即使出現非典型心臟病病徵,若徵狀大多是因運動而起,例如在急步走路或跑步時出現,便更可能是心臟病;反之若在靜止狀態時出現病徵的話,心臟病的機會相對較低。

一旦透過運動心電圖或心臟電腦掃描檢測確診患有心臟病後,病人需要服用藥物,甚至要接受心臟手術,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手術便是冠狀動脈介入手術(即通波仔)。由於血管是有彈性的,進行通波仔時如果只用球囊擴張血管的話,取去球囊後血管便回彈,血管硬塊可能被迫裂塌陷,令血管再度收窄甚至栓塞,因此植入支架才能保持血流暢通,減低突然收窄的風險。然而,就算通波仔過程順利也好,仍然有心臟病復發的可能,而支架的選擇有助減低復發的風險。

目前支架可分3大類,包括裸金屬支架、藥物塗層支架及生物全溶解支架,各有利弊。近年推出的最新式鎂合金生物全溶解支架(Magmaris)是心臟支架發展的突破,它與其他生物全溶解支架不同,雖由金屬構造但保留全溶解特性,可謂糅合了藥性支架和可溶性支架的好處。鎂合金生物全溶解支架除了比現有的生物全溶解支架支撐力強,更可助支撐血管內壁以確保血流暢通。

選擇了鎂合金生物全溶解支架進行通波仔,血管亦可於術後6個月回復正常收縮和舒張,病人不用擔心會有殘留物質留在血管中。

作者為心臟科專科醫生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