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衞提倡零肝炎及早治療助達標

陳力元 | 2017-05-19
市民定期接受抽血檢查,一旦確診時亦應及早接受治療及監察,才能真正遠離肝炎。

在多種肝炎中,乙型肝炎及丙型肝炎較為常見,但丙肝的「知名度」明顯不及乙肝。惟事實上,近年醫學界研發出有效根治丙肝的藥物,為肝炎治療上的重大突破;亦正因如此,世界衞生組織(WHO,簡稱世衞)制訂出針對肝炎的全球戰略,包括將在2020年前減少三成肝炎病發個案,並將死亡率減少一成。在本港,本地醫學界更期望可於2020年將丙肝個案減少一半,甚至於2030年達到「零丙肝」的理想目標。

病毒性肝炎包括5種不同的病毒(包括甲、乙、丙、丁、戊型肝炎病毒),其中甲型及戊型主要通過被污染的食品和飲料傳染,餘下的主要透過血液及體液傳染;若論個案數字,則乙肝最多,數據顯示本港約有一成人口帶有乙肝病毒;至於感染後果,乙肝及丙肝同樣嚴重,不少患者感染後未必即時出現徵狀,在不知不覺間,併發肝硬化甚至肝癌,絕對不容忽視。

提起乙肝及丙肝,相信不少讀者都不會感到陌生。以乙肝為例,當局於早年已開始推行預防疫苗接種計劃,注射疫苗後,大約九成至九成半人士可以產生免疫受感染的保護性抗體,並終生有效,故近年本港感染乙肝的人數已經大大減少。

至於已受乙肝病毒影響的人士,亦可透過藥物去抑制乙肝病毒的活躍度, 減低演變成肝硬化或肝癌的風險,但由於治療並不能完全消除乙肝病毒,因此患者必須長期服用藥物以控制病情。

丙肝或可根治

相對乙肝,丙肝則有根治可能。原因一,由於本港的丙肝病發率約為0.3%至0.5%,即大約有2萬至3萬港人屬於丙肝帶病毒患者,數字遠較乙肝人數少。而且,本港地方較外國地方細小,醫療設備集中,患者不幸感染後都可適時獲得合適的治療,理應可大大減低因病導致併發症的風險。

原因二,近年針對丙肝的藥物愈來愈多。傳統上,用於治療丙肝的干擾素加上利巴韋林混合治療成功率只有50%至60%,患者亦有機會出現副作用如白血球、紅血球及血小板下降而引起貧血,令患者會容易感染,出現發燒、疲倦及骨痛等問題,高達一至兩成患者因而被迫中斷療程,影響治療效果。

幸而,近年醫學界成功研發出多種不同的全口服直接抗病毒藥物治療(DAA),不但使用方法簡便,副作用也較少,成效更遠較傳統藥物高,可直接消除丙肝病毒,達到完全根治的效果,為本港達到「零丙肝」的目標向前邁進一大步。

事實上,早於2014至2015年之間,本港6所公立醫院亦曾就最新的全口服DAA混合療法,進行了全港首個跨醫院的本地研究,當中涉及41名確診患有基因一型慢性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其中六成半人更有肝硬化情況;接受研究的患者中,有八成半個案曾接受傳統干擾素治療但失敗,餘下則屬於初次治療的丙肝患者,了解他們接受為期12至24周加入或不加入利巴韋林的DAA療程的成效。

結果發現,在這些真實病例的同類群組分析研究中,治癒率非常高,達到95%,與外國臨床研究的結果相近。而就完成整個療程的患者而言,其治癒比率更高達100%,即體內的丙肝病毒跌至無法檢測水平,而停藥後3個月的跟進檢查亦再次顯示,病毒水平持續在無法被檢測水平,反映病毒已被成功清除,達到完全根治的效果。

制止病毒複製

不過,由於現時全口服藥物的治療費用高昂,公營醫院目前只會為確診已出現肝硬化、並曾嘗試使用傳統干擾素加上利巴韋林治療而無效的丙肝患者使用,雖然部分患者的肝功能仍然正常,但始終仍是有機會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時間,為「零丙肝」的目標設下一大障礙。

我們期望當局能盡快調整患者使用全口服藥物治療的可能性,配合世衞有史以來第一個防治肝炎疾病的策略。

值得強調的更是,丙肝病毒與乙肝病毒雖然同為肝炎病毒,但是它們的致病機制並不相同,丙肝病毒主要透過不斷的自我複製而影響患者的嚴重程度,而新的全口服藥物則可透過制止病毒複製而達到完全消除病毒的可能性。所以患者只需用藥3個月便能有效控制病情,毋須長期服藥。而外國不少醫療體制亦已全面使用丙肝口服藥物,以取代傳統針劑干擾素加上利巴韋林治療。

當然,要達至完全消除肝炎的理想,除了政府的政策配合外,亦需要市民的努力,我們鼓勵市民定期接受抽血檢查,一旦確診時亦應及早接受治療及監察,才能真正遠離肝炎。

撰文:陳力元_世界衞生組織西太平洋區肝炎策略及技術顧問委員會主席、

中文大學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教授

 

陳力元教授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