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顫患者服薄血藥 小心管理出血風險

陳栢羲醫生 | 2017-06-16
大概二成五至三成的房顫患者完全沒有表徵,患者有機會直至中風後才發現自己患有房顫。

心房顫動(即「房顫」)是最常見的心律不正問題,房顫患者的心肌細胞會產生異常電波,干擾正常心跳,令心跳可高達每分鐘150下,患者的心跳又會出現不規則情況,心跳時快時慢,常因此令血塊在心房凝結聚集,一旦血塊被沖到腦血管中,便可造成嚴重的缺血性中風。

由於房顫導致的血塊較大,所引起的中風個案較一般中風嚴重;「預防中風」是房顫治療的一大重要原則,但傳統的薄血藥在使用上限制較多,例如病人須戒口來避免食物與藥物「相沖」,因而增加患者的中風及出血風險。隨着醫藥技術進步,現時已有新類型的薄血藥面世,維持理想的防中風效果之餘,在使用上亦具靈活性,大幅減低病人因用藥而誘發的出血風險。

兩成患者全無表徵

每1萬名香港市民中,便有100人患有此症;年齡愈大,患病風險愈大──75歲以上長者,患上房顫的機會較其他年齡層高10倍。男性患房顫的機會較高,然而女性因房顫導致的中風風險又比男士高。雖然房顫在本港並不十分常見,但大家也不容忽視,由於房顫的症狀並不明顯,而且有大概二成五至三成的房顫患者完全沒有表徵,患者有機會直至中風後才發現自己患有房顫。

醫學界暫未完全確定房顫的成因,但相信此症的風險因素主要包括:年紀增長、高血壓、各類心瓣疾病、心肌病變或心肌肥厚,以及甲狀腺機能問題(如「甲亢」等),此外,肥胖及長期酗酒,亦可能增加患房顫的機會。

因房顫而引發的中風,又被稱為「心源性中風」,其危險性比一般中風更甚:死亡率較後者高2倍之多。亦因如此,醫學界經常呼籲有上述風險因素的人士,應對房顫加倍提高警覺,若出現相關症狀,宜及早求診,並透過心電圖檢測方式(24小時以至更長時間的心電圖監測),獲得適當診斷。

醫生可按房顫患者的發作頻密程度將病情分為3個級別,包括「間歇性」、「持續性」及「永久性」。治療房顫的兩大重點,包括「調節心跳節奏/心跳速度」及「預防中風」。

在調節心跳節奏/心跳速度方面,醫生會透過處方一些特效藥物來調節及穩定心跳規律和心跳速度。在一些症狀控制欠佳的患者中,「射頻消融」是一個有效的方法去緩解症狀。

另一方面,醫生亦會透過藥物為患者減低出現中風風險或預防中風復發。雖然,傳統薄血藥「華法林」能一定程度上減低中風的風險,但是「華法林」在使用上的限制較多,患者服用「華法林」時須經常透過驗血檢查凝血指數來調節使用的劑量。由於亞洲人受飲食多樣性影響,食物和藥物的相互作用較非亞洲人更為顯著,所以在穩定「華法林」的凝血指數上更為困難,如果凝血指數長期處於不當水平,可增加患者的出血及中風風險。

四類新藥各有好處

隨着醫藥技術發展,現時已有4種新類型的薄血藥面世,它們的整體藥效佳,維持理想的防中風效果之餘,在使用上的限制亦較傳統「華法林」為少;在選擇新類型的薄血藥物時,醫生會因應每個患者的臨床數據考慮處方某種新型薄血藥。舉例,如果房顫患者的腎功能未如理想,醫生在選用薄血藥時,便會考慮一些對腎臟機能負擔較輕的新型薄血藥如「阿派沙班」;又例如,如果房顫患者有腸胃病歷,就會處方一些對腸胃相對溫和的新型薄血藥。如患者在藥物選擇及使用上有任何疑問,建議與主診醫生商討一個合適的預防中風方案。

個案:兼顧防中風及腸胃

今年81歲的陳伯(化名),10年前被診斷患上心房顫動,本身亦有高血壓及小中風發作的病史。過去數年他主要接受「華法林」藥物治療,以防中風復發。但陳伯的凝血指數一直未能達到理想水平,中風的風險指數仍然高企。

因此,主診醫生安排他選用其中一種新類型的薄血藥,但由於該類薄血藥本身的劑量偏高,陳伯在用藥後數月出現十二指腸出血的症狀,經檢查亦發現有貧血症狀,因此要立即停用此高劑量新型薄血藥。

於是,醫生開始轉用另一類劑量相對較低的新類型薄血藥,此薄血藥對腸胃影響較少,既避免病人使用傳統「華法林」所帶來的不便,亦能維持理想的防中風效果,而且不致增加腸胃道出血風險,病人因此感到十分滿意。

 

撰文:陳栢羲醫生_心臟科專科

 

房顫的成因包括年紀增長、各類心瓣疾病、心肌病變或心肌肥厚等。

心臟科專科陳栢羲醫生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