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綁架

李維榕博士 | 2017-06-24
愛爾蘭劇作家McDonagh的舞台劇The Beauty Queen of Leenane,故事講述一對無法分體的母女,彼此折磨。(劇照)

半年前就在上海見過這一對母女。她們遠從徽州而來,女兒才19歲,剛上大學不足一年,就患上強迫症。年紀輕輕,談的不是她的青春年華,而是緊緊扯着母親不放手。

母親看上去也很年輕。她說,生下女兒才2個月7天,丈夫就在單位喝酒去世了,後來她再婚,女兒也從祖母處搬到母親的新家。問題就出自這裏。據女兒透露,繼父在她幾歲大時就對她性侵犯。自此便不時情緒失控,母親雖然跟着女兒離開夫家,但是始終不太相信女兒的故事。

母親陪伴女兒,理由是女兒生病了!女兒要求的,卻是母親必須離開繼父,否則就是對自己的背叛。對於女兒的投訴,母親的回應是:「繼父對你這麼好,怎會呀?」而母親的否認,讓女兒更是步步追擊。

一個是聲聲討伐,一個卻是猶豫不決,母女就是這樣對峙,誰也不肯讓步!

這次母女又來見我,談話的內容一點也沒有改變,2人僵持的模式也與上次一樣,好像她們從來沒有離開過會談室似的。

遭繼父侵犯

最近參加武漢舉行的一個心理治療研討大會,有人問我:你認為什麼是最大的家庭問題?

我不加思索就回答:是糾纏不清的問題!

夫婦糾纏、婆媳糾纏、父子糾纏、母女糾纏、各式各樣的糾纏,原來親情是可以像蛛蜘網一般縱橫交錯的,一層又一層、多層次的轇轕,重複又重複,卻總是找不到出路!

女兒:「發生這樣的事,解決辦法只有一個,我媽跟他離婚,是能夠保護我不再受那種事情傷害唯一的辦法!」

母親:「其實我一直在離婚與不離婚之間糾結,說實話,發生這樣的事,我對他也沒有什麼感情了,離婚證都弄好了,但是他不肯簽,一直擱置在那兒!」這就是母女3年多以來的話題!

母親希望女兒早日安定下來,讓她回到丈夫身旁。她雖然擔心女兒,但是立場堅定,她說:「在我們的小地方,離婚不是小事!而且女兒也成年了,我自己也要有個家,現在天天陪着女兒,家裏都沒人管,還有一頭狗!」

女兒聽了,立即就暴跳如雷:「我才是你唯一的親人呀!」

繼父的侵犯,怎麼反而成為母女的矛盾?對很多被繼父侵犯的孩子來說,最難接受的就是母親對鼻子下發生的事,竟然視若無睹,事發了,又無法捨得那個侵犯自己女兒的人。

女兒理直氣壯,她堅持着說:「你沒有理由接受一個如此傷害你女兒的人!」

我卻想,為了把母親爭取過來,這少女就得繼續發病,就得放下正常的大學生活!這代價可比被性侵犯更沉重!

我提醒她:「如果母親選擇跟你,你就永遠離開不了她,就要永遠對她負責!」

她堅決地說:「我願意!」

究竟母親在女兒與丈夫之間如何選擇?這是一個道德問題,很多人都認為母親應該保護女兒而捨棄傷害女兒的丈夫。但是如果母親真的為了女兒而離婚,她們的問題就可以解決嗎?

母親說:「從小到大,別的孩子都是特別興奮,喜歡到外面玩。她不去,就是盯着我,跟我一塊,這是我多年來想不通的一個問題!我一直以來為了照顧她,犧牲我所有的一切,她病時我完全不敢病,現在她好些了,我才發覺自己也是一身病痛。她現在倒反過來說,這是我對她的一種綁架!」

怕對方離開

母親不知道,女兒出生不久,正是她喪夫最悲哀的時候。自小就接收到母親內心的憂傷,這些孩子往往守護着母親,很難離開。而現在,又發生後父的侵犯事件,女兒對母親的情懷更是千絲萬縷!其實母女雙方都是互相綁架,彼此掐着脖子,誰也不能動彈。

為了女兒的精神健康,她最好盡快停止與母親糾纏,發展年輕人自己的空間。因此,我提醒她們,既然半年來她們的對話一點也沒有改變,不如換個角度去想;如果母親真的選擇了女兒,她們的日子將會怎樣過?這也是一種討債還債;現在女兒覺得母親離不開丈夫是虧欠了她,如果母親放棄丈夫,就變成女兒虧欠了母親。

女兒說:「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

女兒一心只求母親離開繼父,但一想到將來母女唇齒相依,形影不離,要完全為彼此負責,連她自己也嚇了一跳,開始有點遲疑。她說:「我想,還是不要綁在一起好!」

我看過一套愛爾蘭劇作家McDonagh的舞台劇,叫做The Beauty Queen of Leenane,描述的就是一對無法分體的母女,彼此折磨,吃飯喝水的小事都會互相攻擊或冷戰。為了怕被對方拋棄,母親千方百計阻止女兒交男朋友,把她所有機會都摧毁了,女兒也不停用語言暴力傷害母親。最後,當她發現母親把她男友寄來的求婚信偷偷燒毀,終於失控了;為了迫使母親說出真相,她把母親的手壓在火紅的煤爐上。最後,在無法脫離的絕望中,用繩索把母親勒死。

但是母親死了,母女的連結依然無法分割。在沒有母親的屋子裏,女兒坐到母親的搖椅上,自己也就變成母親一模一樣。

最親密的關係都需要有空間和界限的,否則就會比恐怖片更為恐怖!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