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向性騷擾說不

陳潔凌 | 2017-11-01

最近荷里活知名製片人夏菲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揭30多年來一直借個人地位性騷擾甚至侵犯多名女星及員工,相繼有知名女星挺身指控。溫斯坦為此被有份創立的公司解僱,美國聯邦調查局亦已立案調查。事件的發展看似為一眾受害人出一口氣,但要啞忍多年,所承受的壓力及傷害並不能輕易抹去。

性騷擾對受害人的傷害不單是當下的,更會對心理健康以至性觀念造成長遠的負面影響。不少受害者會出現抑鬱、焦慮甚至創傷後遺症(PTSD)。性騷擾的發生往往跟濫用權力有關,包括自以為男強女弱的性別優越感,或人多欺人少的不平等狀況。

在職場上,上司以權力要挾或作為誘餌以取得性方面的好處,礙於生計或前途的考慮,弱勢一方未必有能力或勇氣即時狠責或拒絕對方,事後總會對自己的猶豫和退縮悔疚不已。就算想說出來,當考慮到未必有人會站在自己一方,甚至要承受各種壓力時,也只好敢怒不敢言,繼續被恐懼籠罩。

要勇敢說不着實不易。筆者某次在一間食肆買早餐,不留神下被男店員用手摸到胸部。當時他笑嘻嘻地說:「唔覺意咋!」便走開了。那刻非常愕然,卻又不太肯定,只好帶着不忿趕上班。事後回想,頗確定那是故意的,對自己當時的猶豫自責不已。

幾經掙扎後,我當天下班後重回現場,準備跟對方表達不滿。可惜對方已下班,我轉向兩名女店員說出來由。起初她們以「他就是那樣啦,沒什麼的」來為他開脫,在我再三認真要求下,終承諾會向負責人反映,提醒員工小心言行。踏出門外,我感覺無比暢快。

遇上性騷擾,若能即時拒絕當然理想,若錯失當下時機,也不必悔恨自責。你應該向信任的朋友傾訴,為情緒找個出口;把事發的資料記下,找機會向對方或相關單位表達不滿。縱使這樣做未必可以令對方得到懲罰,亦不能改寫歷史,但勇敢說出來,為的,其實是自己。

作者為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教育主任

www.famplan.org.hk/sexedu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