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性侵犯再思性教育

陳健怡 | 2017-12-27

最近一連串性侵犯及性騷擾的報道,由公眾人士以至身邊人提出不同的控訴,使社會不禁重新討論性教育的方法及其必要。社會各界意見眾多,有的提出修訂1997年編製的《學校性教育指引》,有的主張把性教育列入校內常設課目,有的建議家長跟子女談性,應由嬰兒期開始。作為推廣性教育的一員,知道不少學校定期舉辦性教育活動及課程,亦有許多家長主動接觸我們,自行組織參與親子工作坊,讓子女從小認識身體、保護自己。惟教育層面的努力,好像未能反映於現實情況中,為什麼?

早前筆者參與關懷愛滋舉辦的座談會中,有講者談到現今性教育的盲點在於社會只讓學生懂得說「No」,例如不要觸摸別人或被人觸摸私隱部位、不要看色情資訊、不要有越界行為等,但忽略學生也需知道說「Yes」的權利,尊重他們追求性知識及給予討論性議題的空間。這點讓筆者反思,由於社會氛圍不鼓勵學生百分百了解「性」是怎樣的一回事,性教育淪為理論,無法使他們把知識與生活經驗聯繫。在面對問題如性騷擾或性侵犯時,由於學生從來未表達過自己對性的感受,及對性存有負面的觀感,因此變成明知要說不,卻有說不出「不」的情況。

性教育旨在培養個人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讓青少年明白性與自身及社會的關係,從學習性知識、分享經驗和思考的過程中,建立個人對性的態度。單向灌輸性知識非但使學生失去學習的興趣,同時亦沒有為他們提供批判思考的機會。在提出重新修訂性教育指引、把性教育納入課程成為獨立科目之前,我們是否應先討論、整理為青少年談性的態度及方向,建立共識,免得學生把學校性教育當成是一種回憶吧!

作者為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教育主任

www.famplan.org.hk/sexedu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