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肺炎豈只沙士 延遲求醫難診斷

盧浩然醫生 | 2018-01-17

經過2003年沙士疫潮,港人早就將沙士與非典型肺炎(Atypical Pneumonia)畫上等號,其實傳統所指的「非典型肺炎」,與當年發生的並不相同,只因爆發時醫學界對其未有認識而暫名之。傳統上,醫學界把由肺炎鏈球菌引發的肺炎統稱為典型肺炎,患者大多有咳嗽、濃痰、發熱、氣促等症狀;而徵狀有別於此的肺炎則歸類為非典型肺炎。

「非典型肺炎」此一稱號早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出現,在十九世紀的醫學界,對肺炎的認識仍相當有限,認為大部分肺炎均由肺炎鏈球菌引發,其後才發現其他肺炎類型,故將一切與肺炎鏈球菌無關的肺炎類型納入非典型肺炎,氣管性肺炎便是其中一種。當時醫學界認為,非典型肺炎病情一般較輕,絕少併發嚴重疾病,大部分患者都可行動自如,故又名「步行肺炎」(Walking Pneumonia),往往待X光檢查才發現患病。

臨床及X光診斷難

在非典型肺炎中,以支原體肺炎(Mycoplasma Pneumoniae)、衣原體肺炎(Chlamydia pneumoniae)、退伍軍人症(詳見附表),以及由病毒引起,如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等引發的肺炎最為常見。筆者尚為醫科生時,學習治療典型及非典型肺炎時,須使用不同的藥物,因此在臨床上需要分別兩者,以決定治療方案。惟從千禧年至今,醫學界發現如單靠臨床症狀或X光檢查來劃分典型抑或非典型肺炎的準確率僅一半,很多肺炎個案均難簡單歸類。

要預防非典型肺炎,可做的不離增強抵抗力,如培養運動習慣、飲食均衡、不適時佩戴口罩等。(資料圖片)

不過,由於部分典型與非典型個案的病徵非常相似,難以清晰劃分;確診不準確,便影響用藥方針,未能對症下藥。治療典型肺炎時,多採用盤尼西林類抗生素藥物,但這些藥物對非典型肺炎的效用不大,須透過其他藥物如四環素類(Tetracycline)或大環內酯類藥物(Macrolides)治療。近兩三個月間,筆者治療過3名非典型肺炎患者,當中一名年輕女子看了幾次醫生,使用盤尼西林類抗生素不果,原來病人患的為支原體肺炎,經大環內酯治療後便即告痊癒。

典型與非典型肺炎的前期治療確實不易掌握,即使是醫生亦未必能輕易分辨,只能透過症狀及經驗分析,才能助病人準確用藥。現時,歐美的指引是對於病情較輕的肺炎,在未知典型抑或非典型的情況下,一律採用大環內酯治療。然而,由於香港的抗藥性較強,故在前期治療時一般會先採用盤尼西林,有懷疑是非典型肺炎才加入其他藥物如大環內酯治療。因此有時不免出現兩難局面,尤其是一些向門診求助的患者,因診所未必設有化驗設施,難以在掌握全面疾病資訊的情況下用藥。

前期治療爭分奪秒

在整體肺炎個案中,非典型類的死亡率相對並不高,因為部分類型有機會自行痊癒(如支原體肺炎),惟高危人士的死亡率仍然高企,前期治療便要分秒必爭。因此,如患者已確診肺炎,但未做微生物檢查,筆者都會傾向同時採用盤尼西林及大環內酯;除非患者症狀輕微、對大環內酯敏感或用藥後胃部不適,則未必會用大環內酯。

其實對非典型肺炎患者而言,關鍵還是及時求診,因病毒於發病初期尚積累於上呼吸道,較易被檢測出,惟數天後病毒便會往下發展,鼻腔黏液的病毒將減少一半,或致檢查呈陰性反應,增加確診及治療難度。此外,如果患上肺炎而延誤了用抗生素時機,死亡風險便會大大增加。

要預防非典型肺炎,可做的不離增強抵抗力,如培養運動習慣、飲食均衡、不適時佩戴口罩等。至於疫苗方面,現時的肺炎鏈球菌疫苗雖未涵蓋非典型,巿民仍應及早接種,以預防肺炎鏈球菌入侵。本港現提供十三價及二十三價疫苗,當中較新款的十三價疫苗屬結合性疫苗,涵蓋了13款最常見、毒性強的血清型抗原,至於二十三價疫苗則包含23款血清型抗原,惟接種後抗體會下降,有機會需要幾年後重新接種,所以接種前不妨先向醫生查詢。

 

 

撰文:盧浩然醫生_呼吸系統科

盧浩然醫生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