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彩 專業 智慧

顏寶倫醫生 | 2018-03-15

近期有幾件事,都跟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炸彈空襲」有關。

在灣仔的港鐵沙中線地盤,接連發現兩個二戰時的空投炸彈!很可能是當時炸彈恰巧跌落在軟泥地上,沒有即時爆炸,到了70多年後才被發現,亦幸好由警方妥善處理,沒有造成任何傷亡。炸彈空投跌下來也沒爆炸,那絕對是「好彩」(幸運)!但警方的爆炸品處理組安全拆彈,那肯定是「專業」!

日前看了電影《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描述1940年5月歐戰時,近40萬名英國(還有一些法軍)士兵被納粹德軍的主力圍困在法國北面的鄧寇克海灘邊,跟英格蘭本島隔了一個英倫海峽,卻走投無路,面臨被殲滅的噩運。電影中看到大群英兵散落在遼闊的沙灘上,無助地等待接他們回家的船艦。但見德軍的轟炸機忽地在長空出現,向沙灘的英軍投下炸彈。只見沙灘上的英軍也沒有大慌亂,只是伏在沙灘上,等待炸彈的落下……「轟隆隆」炸彈落下後,有些士兵再也起不了來,大部分幸存的士兵則緩緩再站起來繼續走……

《鄧寇克大行動》劇照。

一旦出現造成恐慌

看時心想:「為什麼那些士兵不找地方躲避呢?」隔日剛好在書店看到邱吉爾寫的《二戰回憶錄》,讀到「鄧寇克大撤退」一段時,說明了原來德軍轟炸沙灘上的大量軍隊,只造成極輕微的傷亡。因為炸彈落入鬆軟的沙內,爆炸的碎片被沙粒包住,殺傷力大減!

炸彈轟下沒炸中我,那是我「好彩」;但士兵們懂得寧願留在沙灘上等待炸彈以減低傷亡,那是「智慧」!如果「流行性感冒」就是那突如其來的「炸彈空襲」,我們又應該如何明智地應對?

答案大家都知道:預防流感,最有效的方法是打流感針。當然也要保持健康和注重衞生。踏入3月中,但願本港的流感已經渡過高峰期;也希望流感疫苗供應充足,未打針的大朋友小朋友都打到針,得到保護。

我們全力鼓勵大家每年在入冬前先要打流感針,就是要做足準備來應付每個冬季都必然會出現的「流感高峰期」。流感來襲,就像戰爭時的炸彈空襲:大家都知道它必定會來,一旦出現就必定會造成極大恐慌,必定會因此帶來人命傷亡,但像空襲一樣,事過之後,又很快再回復平靜,大家就會淡忘此事,繼續如常生活。

有朋友會說:「我從來冇打過流感針,我還是一樣的健康!」是的,即使流感高峰期發生,也一定是有人中招有人沒中招;假設有20%人口染病,那還有80%朋友仍然可以說上述這句話,而且還會得到很多共鳴。再下一年,流感高峰期再發生,若又有20%人口染病,那還餘下64%朋友可以說這句話,也仍然還會得到不少共鳴。

想說句:「冇事,是因為『好彩』!」真正好彩,是最終大部分的人口都沒有患上流感,否則那就是個超級大災難!(回望100年前,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當時世界17億人中約5億人染病,造成5000萬至1億人死亡。)病人常常會問:「我現在是否患上流感?」如果病情不符合流感的特徵,醫生或會這樣回答:「『好彩』不是流感,否則病情會比現在更加嚴重幾倍!」

如果閣下「唔好彩」患過流感,那你肯定不會再想染上這病!真正流行性感冒令患者發高燒、渾身劇痛、全身乏力、嚴重咳嗽流鼻水喉嚨痛,痛苦非常。也是「好彩」的,就是絕大部分患者都會康復;但即使沒有其他併發症,也最少有一個禮拜要完全病倒。不過對於高危的病人,就很可能會在患上流感後兵敗如山倒,隨後患上各種併發症,甚至危害性命。

亂估不如相信科學

另有一些朋友常常說:「我打了針,為什麼還是不停患上感冒?」答案就是:「你既好彩,又唔好彩。」「唔好彩」,是因為不停患病受苦;「好彩」,就是很可能根本沒有患過流感,那打了流感針自然亦沒有幫助:流感針就是專門針對預防那兩甲兩乙四類流感病毒(四價疫苗),其他的病毒細菌皆跟它完全不相干;打針後除了令身體製造出專門對付流感的抗體外,對身體並沒有其他影響,也不會改變整體的抵抗力。

流感來襲,就像戰爭時的炸彈空襲:大家都知道它必定會來,一旦出現就必定會造成極大恐慌。(資料圖片)

也有不少朋友對「權威」普遍抗拒,對「專業」非常懷疑,故此對政府、主流醫療的建議都存疑,以更表明自己的獨立自主。但一切總要實事求是,用「智慧」去作批判性思考。世衞專家組每年為製造北半球與南半球流感疫苗的成分作出建議,是非常「專業」的決定。當然有人可以說這是「靠估」,不錯,但即使是靠估,也肯定是最有根有據、最可能正確的估計。

在我服務的診所,4個主診醫生中3個有打流感針,結果沒打針的那一位一年患上兩次流感,那我可以推斷流感針「最少75%有效」!當然這是我完全不準確的亂估!對於流感針的效用,每個人或因自己的經歷會有完全不同的意見。與其亂估,不如還是相信科學,相信專業流行病學研究所得出的結果才是最合理。

盼望經歷過這一輪流感與流感針風風雨雨,大家都更加清楚要打流感針的理據,為每一年都會出現的流感高峰作更好的準備。與其單靠「好彩」或相信沒根據的胡言,那還是相信醫學「專業」的建議,掌握那可以掌握的部分,才是真正的「智慧」。

www.hkcfp.org.hk

撰文:顏寶倫醫生_家庭醫學學院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