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痤瘡

顧小培 | 2018-03-27

昨天談「機器自動駕駛」汽車,結論是,它在路上橫衝直撞,未必能真切地適應路面情況,安全使用。箇中可見最大缺點之一,在於(機器性的)行為原是預先設定的。在施展出來之時,它忠心耿耿,不但因缺乏「理智思考」而導致操作的僵化,更會是一放到底,絲毫不會「酌情」而止。

我之所以提及這種車,為的是想接連再之前一篇的話題。我們身體中的免疫系統,正是忠心耿耿,它對付一些例如細菌病毒「外來敵人」的行為,乃是預先設定的。在施展之時,亦是「不但沒有理智思考,導致操作的僵化」從而傷及自身;更會一放到底,絲毫不會酌情而止。

從這個角度看,我以前說「免疫系統經常擺烏龍,將自己身體作為攻擊的對象」,那說法原來不貼切。免疫系統並不是「擺烏龍」(因為不涉及思考),而只是機械式操作,連「自家人」亦攻擊了而不知。身體的「設計」本來就是這樣的。在它而言,「攻擊」的做法是再正確也沒有的了。

試舉一例。若現在入侵了身體的是寨卡病毒,由於它部分結構與腦組織近似,免疫細胞大可以會「唔覺意」同時攻擊腦組織。幸虧成人的腦部有一個血腦屏障作為「守門大將軍」,免疫抗體無法進入,於是幸免於難。不過,胎兒的腦組織中,並沒有血腦屏障作「防火牆」,於是,若孕婦感染了寨卡病毒,胎兒每每會罹患「小頭症」。作惡者,竟是自身的免疫系統。

又例如,跌倒在地,擦傷皮膚,傷口每每會有細菌(諸如金黃葡萄球菌)的感染。免疫細胞立即出動;細菌很快就被消滅,問題於是解決。但如果皮膚經長時間暴曬,以至皮膚角質細胞受到太陽的紫外線破壞,受傷了的角質細胞會分泌蛋白酶。這也會引致免疫系統「倒戈」性質的行為。蛋白酶黏附於免疫「中性細胞」表面的Par-2接受體,令其分泌一個叫LL-37蛋白質;後者再而刺激角質細胞分泌「血管內皮細胞生長因子」,會促使皮膚的血管(包括微絲血管)增生;累積形成蜘蛛網狀,成為「玫瑰痤瘡」。

怎麼辦?那不是細菌感染,處方抗生素並無效用。那麼,以類固醇抑制「發炎」可以嗎?亦屬下策而已,不但不治本,還會對身體有害。更佳的方法是,借助一個叫「乙醯半光胱胺酸」的補健食品,調理身體,將LL-37的分泌減低。

 

(編者按:顧小培著作《25+必備 天然之食抗衰老》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