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快退休

區聞海 | 2018-05-05
在準備演講的背後,也回想起退休前對下階段人生的一些規劃。

早前在一個討論基因醫學與基因歧視的研討會上見到周一嶽醫生,問候寒暄兩句。我說退休後現在中文大學做生命倫理學工作。他對身旁另一位朋友說,其實為何咁快叫這些後生仔退休,又笑說他自己已退了三次休,現在還在工作。

時光飛逝

很多年前我申請晉升顧問醫生職位,周醫生有份遴選。更多年前,我初回港工作從頭考試和見習,有半年在瑪嘉烈醫院他的骨科部門實習,現在感覺時光飛逝。

上周醫管局公布梁栢賢醫生明年11月行政總裁合約任期屆滿就不再續任。在Facebook有幾百個朋友和同事Like,留言預祝他退休生活愉快,有人約打波、旅行、打麻將,也有人衷心感謝他這些年來努力與員工溝通,擔心「有傾有講」的管理方式未來能否持續。他的朋友圈子真的很多,退休不會寂寞。

有記者和朋友好奇追問他下一階段有什麼大計。他的回應很直接,大意是現時唯一的規劃是不作規劃。我覺得這是很好的回應,自由而留有餘地。

不作規劃

我比他年長幾年,但不知何故一向覺得他似師兄。可能因為他於2007年已在醫管局總部創設質素及安全部門並任主管,我在2014年才擔任同一職位。而且他在長期公職中練就一種管理大事的沉着,與他共事,自然覺得自己相對地green。

2016年左右我開始構想退休後的生活,有些機會聽取他的看法,問意見也有分享的成分。當時已知道他打算在2019年準時退休,也知道他大概不會刻意找下一份工,但現在讀到新聞報道時,還是有點出奇:這麼快就公布?當然這只是我離開醫管局崗位年餘,對管理招聘程序已生疏了,行政總裁職位原是要早一年多就尋找人選的。

在崇基,有一次應邀在書院的禮拜會上給學生演講,自選講題〈生涯規劃與生命追尋〉,那是回顧自己人生中的追尋,如何有些偶然地塑造了職業生涯。在今天,職業更是多變,社會變動不居,規劃前程不能依憑過去的套路。

在準備演講的背後,也回想起退休前對下階段人生的一些規劃,具體如寫書計劃,隱約如思考醫學哲學,最後到來這個空間,還半是偶然。因此,聽到梁醫生說不作退休後的規劃,覺得特別合意,在此祝願他人生有美好的新一程。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