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咬了一口的瘡

侯鈞翔醫生 | 2018-05-07

我在診症室等待下一位病人,室內的寧靜與外邊候診大堂的人山人海形成鮮明對比。「你好,這次主要是了解你的皮膚情況,及透過你狼瘡的一些表徵,對身體系統破壞的關連作研究。」我解釋一下我的工作,女士優雅地點頭。之前他們已了解並同意參與。

她脫下帽子連拐杖交給護士,深紫色的運動服裏是消瘦的身形。我打開她近呎厚的醫療紀錄,那裏是她過去一年在醫院的驚濤駭浪,進出深切治療及傳染病隔離病房,一次跌倒發現骨枯。「我什麼科的大醫生也見過了。」她莞爾。我詳細檢查她的皮膚、頭髮及指甲,這些皮膚病徵可以用來評估狼瘡病人的預後嚴重性。她化了淡妝,眉毛畫得飄逸,但仍難掩面上的蝴蝶紅斑;她把捲起的頭髮輕輕放下,我才發現她頭皮有幾個大小不一的脫髮區。她脫下手套的手指發紫冰冷,在放大儀器下指甲邊的微絲血管多得像萬花筒一樣。

病發6年前她曾入醫院流產。狼瘡會導致流產,我仔細問那次是否已出現病徵時,一直微笑的她眼睛紅了。「那次是我自己不要的。」我明白,以她的身體狀況日後想要再懷孕恐怕更難了。系統性紅斑狼瘡病以亞洲人為甚,大部分是年輕女性。狼瘡可以只影響皮膚,也可禍及全身每個器官。近年,不少研究發現亞洲人的狼瘡皮膚表徵比其他地區更多更複雜。

臨走時,我輕鬆一下,問她有什麼嗜好。「醫生,我沒有不良嗜好的。」她狡黠地答。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但吸煙會令狼瘡病發機會大增。我鼓勵她寫日記,「我只會寫下值得感恩的事。」她想也不想便說,她不需要在自己和別人的眼淚中活下去。窗外的陽光有點眩目,門診大樓外的幾棵鳳凰木樹尖長出嫩綠的新芽,在散亂的光線下搖曳;紫外線便是狼瘡致病的主因。我耳畔彷彿響起悠揚的Celtic音樂,想起英倫海峽沒有陽光的草原,也許在那裏,我的狼瘡病人可以躺下休息。

作者為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

[email protected]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