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仍要思危

顏寶倫醫生 | 2018-05-10
為了確保在打第一針後餘下7%可能未有免疫力的兒童可以得到保護,多打一針是最有效的方法。(法新社圖片)

近日最受關注的健康問題,肯定是「麻疹」(Measles)。我們這些年來接觸到的麻疹,通常不是這個傳染病本身,而是預防這個病的疫苗。本港自1967年起,就開始為一歲小童注射預防麻疹疫苗;及後在1990年麻疹與「腮腺炎」(Mumps)、「德國麻疹」(Rubella)組成混合疫苗(MMR),在一歲時為幼兒注射接種。自1998年起,則為入讀小一6歲左右的兒童注射第二針;在1997年間更為1至19歲的群組補注射第二針。本港為預防麻疹,可算是全力以赴,希望可以成功令這個傳染病在本地絕跡。

必須明白為何要注射「兩針」麻疹疫苗:MMR這兩針的接種計劃,跟其他疫苗要打足2針或3針(如肺炎球菌疫苗要在嬰兒2個月、4個月和6個月打足3針),才能確保有長久免疫力的理念不同。注射一針MMR後,研究發現有93%人可以在體內產生足夠「抗體」(Antibody)。這代表對麻疹已經有充足的防禦力。打一針93%人有免疫力,已經是個很不錯的數字;但同時要確保具極高傳染力的麻疹不可能由單一個案變成社區蔓延,社區內的「群體免疫力」(Herd Immunity)的水平需要在95%以上。

出現併發症高達三成

故此,為了確保打第一針後餘下7%可能未有免疫力的兒童可以得到保護,亦為了確保95%或以上的群體免疫力,多打一針是最有效、同時也是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兩針後的保護率為97%)。

結論是:打了一針MMR,大部分人已經是有很充足的保護;打2針對個人的保護當然更好,而更重要是要確保社區內的群體免疫力。第一針與第二針只需要相隔一個月便可以。如果有特殊考慮,要肯定自己是否具抵抗力,可以驗血測試麻疹抗體。

另外要說明病毒細菌的「傳染性」(Infectivity)與「致病性」(Virulence)概念上的分別:病毒細菌如果可以經「空氣傳染」(Airborne),即病毒細菌可以在空氣裏漂浮一段時間和距離,經呼吸空氣感染其他人,其傳染性肯定最強。

經「空氣傳染」疾病,常見的例子有麻疹、水痘、肺結核。麻疹典型的病情,是在發高燒的第四日在頭頸部分出現紅疹,這時候要診斷麻疹相信已經很清晰。但在這之前,患者的症狀跟流感或其他上呼吸道感染都很相似,都是發高燒、咳嗽、流鼻涕,比較特別的就是雙眼出現紅眼症;而常常在課本提到在口腔面頰黏膜裏出現的「柯氏白點」(Koplik's Spot),比皮膚紅疹早1至2日出現,一見到便確定是麻疹,但並非所有麻疹病症都會出現,亦甚難察覺。故此,麻疹病者在出疹前,極可能已從呼吸道將病毒經空氣傳染身邊其他人。

同時麻疹的「致病性」亦很強,雖然大部分都會完全康復,但痊癒後其紅疹可以變成深褐色與結疤;出現併發症的比率為三成,包括嚴重的肺炎、急性腦炎,每1000個患病兒童有1到2人因此死亡。

跟麻疹相比,「水痘」同樣經空氣傳染,傳染性可算是同樣的強,但其致病性就相對輕很多。絕大部分幼童感染後病情與紅疹都輕微,痊癒後完全無後遺症,併發症亦很少,但如果年幼時沒感染過水痘,也沒有注射疫苗,到了成年才感染到水痘的病情卻會嚴重得多。因此以往在外國有所謂「水痘派對」(Chickenpox Party):剛剛出水痘的兒童會邀請近齡而未出過水痘的朋友仔開派對,希望藉着水痘的高空氣傳染性感染其他朋友,以早早得小病,等於早早得到保護,免得長大後才患大病。但患過水痘以後會有「生蛇」(帶狀皰疹)的風險,故此自1995年水痘疫苗面世後,這活動也應該停止了。

另一個極端,就是現已絕跡的「天花」(Smallpox):這惡疾的病毒經空氣與飛沫傳播,傳染性很強,其致病毒性可算是數一數二的惡。近三成患者會因此喪命,幼兒的死亡率更高(歷史上康熙帝卻是因這病而「贏在起跑線」:他因幼年患過天花沒死去,被認為不會因此早逝,結果被順治帝選為新帝)。可幸是我們現在中青年一代根本沒有接觸過這疾病。自十八世紀末英國醫生Edward Jenner發現種「牛痘」(Cowpox)可以預防天花,有效預防天花的疫苗其後大大減少這病患的人數。自1967年起,世衞全力在全世界各地推廣天花疫苗,全力推高群體免疫力的比率,最終在1980年宣告全球滅絕了天花這病患!這成功真的非同小可,當年肯定是靠眾多公共衞生決策與前線醫護人員全力以赴,與人民大眾的充分理解配合,方能達到這成果。

疫苗致自閉症屬胡謅

天花、麻疹和水痘,都是只會感染人類,不會隱藏在其他動物身上。故此,天花可以被滅絕,理論上麻疹和水痘都可以被滅絕。但就以今次日本與台灣的麻疹小爆發為例,近年來世界各地都出現麻疹爆發的個案,除了有病人受害,在公眾衞生的角度去看更是個不幸的倒退!

提到麻疹的死灰復燃,自會說到1998英國人Andrew Wakefield杜撰的虛假研究,訛稱MMR疫苗會導致「自閉症」。此後即使有準確強力的實證去確認其「一派胡言」,但仍有某部分懷疑論者與家長受其影響,拒絕為其子女受種MMR。這些沒有受到保護的個人,一方面自己會因此有機會受害,另一方面亦打破了社會的群體免疫力,令到偶爾出現的零星個案造成爆發。

現今我們在香港受到傳染病的實質威脅肯定比以往大大減少,但我們會否因此耽於安逸,甚至視所有保護為理所當然,結果忽視了一些極其重要的預防措施如疫苗的重要性?居安,仍要思危。希望近日的麻疹事件可以令大家更清楚疫苗的重要性,長遠更希望終有一天麻疹可以步天花後塵,在世界滅絕消失。

www.hkcfp.org.hk

撰文:顏寶倫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