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性

陳潔凌 | 2018-09-05

早前參與了一場黑暗中對話旅程。當進入漆黑世界時頓感迷失和無助,幸而在導賞員細心的引領下慢慢放開自己,開始用眼睛以外的感官探索世界。導賞員經驗豐富,就像在黑暗中看得見一樣,活動後得知他是視障人士時着實有點驚訝。

神經醫學家奧立佛薩克斯在《看得見的盲人》一書中提到,盲人認識世界的方式很多樣,他們的視覺皮質可能重新配置,可藉由語言或非視覺意象而得到豐富多樣的知覺經驗,一般人未必可以想像。他們雖然看不見,但一樣會面對性成長及性好奇,渴望了解異性,亦同樣有性的需要。可是,視障人士性方面的需要往往被忽略甚至壓制。多年前美國國會圖書館曾出資發行成人雜誌《花花公子》點字版,更位列最受歡迎點字藏書首六位,卻被部分人批評內容不適合視障人士而差點停刊。提出反對的視障者強調他們也有需要和權利選擇這類刊物,讓自己感到和「正常人」一樣。

視障學童的性教育亦存在很多困難。有些學校會以立體圖片及模型來教授認識身體和男女之別,但這些教材一般較昂貴,亦難把細節呈現。猶幸美國非牟利科技公司Benetech正在研發以3D立體技術打印性器官作為教材,學校只需支付有限的打印費用便可做出更精細及像真的模型。可是家長及教師對性教育仍存很多疑慮,傾向少談性及減少身體接觸作為保護方案。筆者到過視障學校講解生命起源,同學雖然比較害羞,但當以手作道具來感受不同階段胎兒的大小和重量時,難掩好奇與興奮之情,可惜礙於校方的考慮,未能觸及有關性交的內容,精子如何找到卵子結合只能留給他們憑空想像。

視障人士較難尋找性資訊,亦難透過一般人常用的眼神接觸或肢體語言來溝通,影響關係發展。他們需要更具體而有深度的性教育協助他們接納自己是性的個體,有自信建立健康的親密關係。

作者為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教育主任

www.famplan.org.hk/sexedu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