託議員問政府4件事

陳仲謀醫生 | 2018-11-20
當晚部分與會者包括筆者(前右)和陳恒鑌議員(前左)合照。(作者供圖)

香港精神健康議會繼邀請行政立法雙料議員葉劉淑儀參加討論有關本地精神健康問題的座談會後,又於本月6日晚上,和香港最大政黨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的新界西區立法會議員陳恒鑌進行相關的研討。

當晚出席的持份者包括醫生、職業治療師、社工和用家(病人及其家屬/照顧者)。

筆者開宗明義向出席的嘉賓闡述香港精神健康服務的「四不一無」弊病。本專欄的長期讀者對其中的內容可謂耳熟能詳,但仍然有很多有關人士不甚了解,所以筆者不厭其煩再次重複說明,希望大家原諒。據說第二次大戰時,希特拉的左右手、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Goebbels, 1897-1945)曾經說過「謊話說一千遍便成真理」。筆者所強調的「四不一無」愧不敢當是真知灼見,但決不是向壁虛做,而是經過多年的觀察、行醫經驗和與相關專業人士不斷切磋,所掌握得到的實際情況。

預防勝於治療

「不足」:是指香港精神健康服務的配套不足,「軟件」(專業的醫護福利人員)供不應求;「硬件」(精神醫院、診所和療養復康設施)遠遠失去平衡和缺乏適時的更新。

「不均」:只有1100多平方公里的香港,竟然被當局獨斷地分為7個聯網,使到700多萬名市民接受不一樣的醫療服務(主要是急症室和專科治療的輪候時間)。最新的資料是:骨科的輪候時間最長,而精神科當然也是名列前茅。

「不準」:政府將絕大部分資源投放在醫療方面,小部分用於復康;而只有微小不足的人力、物力和財力用於預防和教育這個最重要的環節上。「預防勝於治療」,同時預防的支出遠少於醫療費用,這是老孺皆知,為什麼袞袞諸公反而不明白呢!?

「不全」:精神病患者的復康除了需要適當的藥物治療外,還要長期的心理輔導,更不能忽略其後的職業、居住、法律和社工的支援。現時香港根本沒有一個統籌機構去協調上述工作。香港政府各部門最為市民所詬病的就是「各自為政」,缺乏聯合工作。兩個月前,颱風「山竹」襲港,四處留下破壞的痕跡,直到現在,美麗的「東方之珠」仍然是滿目瘡痍。

「一無」:就是無一個有權、有責、高層次的專職跨部門組織,協調各方力量解決單一和獨特性的急切問題,例如:道光皇帝就勒令林則徐為欽差大臣,統領兩廣所有官員和衙門厲行查禁鴉片。

最近,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醫生鑑於香港老年化的危機日趨嚴重,單單一兩個政府部門完全無法應付,提倡組織一個由上而下、有權有責的「超級機構」去應對人口老化問題。其實,香港精神健康服務改進的迫切性和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在重要程度上不遑多讓。筆者多年前已呼籲政府效法先進國家成立Mental Health Commission(精神健康公署/局)。筆者和林醫生不但「英雄所見略同」,更反映了政府各部門亟待重新整合、改革和創新,否則難以應付新時代的需要。

出席會議的各持份者都向陳議員大吐苦水:精神病專科醫生不足,而且大部分有經驗的專家都私人執業,使在公立醫院輪候門診的普羅大眾得不到公平對待(包括診症時間不足及接受副作用較大的陳舊藥物)。總的來說,香港精神病專科醫生和病人是1比2萬多,而世界衞生組織(WHO)的標準是1比1萬(大多數歐美的先進國家早已超越這個訂立多年的舊指標)。很多職業治療師都被委派為「個案經理」(Case Manager)負責跟進病人的復康過程,工作非常繁重(香港的人手比例是1比50,而澳洲則是1比20)。社工是照顧痊癒病人,重新投人社會工作的主力。出席的社工代表投訴,指出近年的工作量大增,雖然他們努力加班,希望盡快幫助這些極需要扶持的「弱勢社群」,但都感到「心有餘,力不足」,部分同工更出現「心力耗盡」(Burn-out)現象,需要接受精神治療。

陳議員謙虛地承認,他對香港精神健康服務的認識不足,聽了上述情況亦心感不安,承諾會和本會保持聯絡,並在立法會責成政府,迅速釐清問題,並採取相應的措施。

最後,陳議員答應會在適當時候向政府質詢4個問題:

一是香港政府有否計劃效法先進國家,例如美國、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成立高層次的精神健康公署/局,統籌日益嚴峻的精神健康服務,並解決本地累積多年「四不一無」畸形局面。

人手嚴重短缺

二是食物及衞生局,有沒有一個精神健康政策,例如面對精神健康服務的人手嚴重短缺,有否制訂短、中、長期的時間表或路線圖,去解決這個刻不容緩的民生問題。其實WHO的指引已經詳述按照人口比例和財政狀況,建議會員國/地區怎樣改善有關的「軟件」和「硬件」。有關的官員無理由不知道這些存在已久的資料!

三是政府有否考慮增加精神健康服務的撥款。雖然,香港特區政府未來的基建工程龐大,但也不能忽略病人的福祉,而且增加的資源,相信坐擁逾萬億儲備的庫房必能應付得綽綽有餘。香港在精神健康服務的開支只及澳洲的三分一至四分一之間(根據2017年的Gross Domestic Product Per Capita,即個人平均生產總值,香港排17名,澳洲位居29名。小小的香港名次竟然高於地大物博的澳洲)。

第四是教育局和衞生署有否籌劃在中小學加強精神健康教育。香港教育制度不能配合時代的轉變,亟待改革,相信是大多數人的意見。筆者認為因勢利導,在高小和初中加入精神健康教育科是刻不容緩的舉措。學校一定要使所有莘莘學子明白:精神病和情緒病是什麼?其病徵如何?壓力是怎樣形成的?有何應對的方法?又在哪裏找到資料和支援?

本會希望陳議員的質詢會得到政府實質的回應。

記得幾年前,公民黨現任立法會議員郭家麒醫生曾向當時的食衞局局長周一嶽醫生詢問精神健康服務的政策。周局長的書面回答,細閱之下,覺得只是泛泛之詞,一樣是「官樣文章」!無論如何,請大家拭目以待。同時,我們這些志願組織,不會靜待政府出手幫助,一定仍然胼手胝足去幫助精神病患者。

撰文:陳仲謀醫生

   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