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於病而死於醫

陸錦榮 | 2018-12-03
魯迅對中醫的批判出言辛辣,不留餘地。(網上圖片)

醫療事故近年頻發,聞者難過,不期然令人想起清代名醫吳鞠通在《溫病條辨》自序中一句扣人心弦的話,「生民何辜,不死於病而死於醫,是有醫不若無醫也;學醫不精,不若不學醫也」。

庸醫誤治,病人枉入死城。魯迅父親為庸醫所誤,英年而逝。魯迅在〈朝花夕拾.父親的病〉一文中狠批中醫;在《〈吶喊〉自序》中,更貶斥「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或無意的騙子」,出言雖偏頗。

然而,歷代筆記小說的確有不少庸醫誤治的記述,讀來令人掩卷嘆息,故對於患病求治,怎能不加以警惕,鑑古而察今?

(清)諸畮香的《明齋小識》卷六記述一位姓吳婦女,偶發寒熱,請醫生來治。第一個醫生說是暑熱,用祛暑藥治,毫無效果。第二個醫生說是濕,另一個醫生則說是風寒,言人人殊,但診治眾皆無效。病情纏綿了四五個月,吳婦四肢逐漸腫大,肚子鼓脹起來,家人再請醫生來。

庸醫充斥

第四個醫生判為營、衞二氣不和,身體虛虧所致,故用大補之藥,服後不僅毫無起色,情況反而愈甚。再請一名專治腫脹的醫師來,這名醫生歸咎吳婦腹鼓為庸醫延誤所致,其診治之法,無論用攻用瀉,情況依然。

約10天後,病人腹痛,此醫師又改口說是痧症。誰料到了晚上,吳姓婦女竟然誕下嬰兒來,至此,大家才知道,原來她之前所有不適只不過是妊娠反應,但一切已晚,吳婦遭一群庸醫用藥攻補亂投,最後母嬰俱告不治,可見清代庸醫充斥,在民智膚淺下,庸醫更肆無忌憚,草菅人命。

另據乾嘉時清涼道人所撰《聽雨軒筆記.卷一》記,乾隆壬申年,作者好友馮在田寄住於楓橋蔡輔宜房舍。當時為暑夏,有一天,蔡輔宜從外而歸,突然暈倒,一蹶不起,氣息奄奄,家人急請醫生薛生白來診治。

薛為當時蘇州有名醫師。他來到病人寓所,只見蔡輔宜口目皆閉,六脈皆沉,妻妾在床邊哭泣,親友則細語商談其後事。

誤服參湯

薛醫生一看便說,病人暈倒只是虛厥,不必藥方,只需要給病人服食獨參湯,即可痊癒。言畢即匆匆登馬車而去。當時,眾親朋無人敢拿主意。馮在田禁不住說,自己雖然不諳醫理,但聽聞如果服食人參後無效,則病為參之藥力所困錮,其他藥便告失靈,不如再請醫師來診治。

當時,有一姓吳醫師,就在楓橋設醫館,家人請吳醫師到來,吳一看即說道,病人所患為中暑,當服清散之藥,人參千萬不能服用。

由於治方與診證跟薛醫截然相反,大家議決不下,最後,馮在田提議,他聽聞六一散(主物為滑石及甘草,功效清暑利水)能祛暑邪,有益而無損,不妨一試,大家同意後,便用葦管給蔡輔宜灌藥,不久,蔡輔宜便甦醒過來。其後再服之以解暑藥,一劑而起。很顯然,如果蔡輔宜服了參湯,恐怕也要枉入死城。

順帶一提,人參不可亂服。(清)陳其元在《庸閑齋筆記》一書,記其曾祖通奉公,奉旨入京治病。通奉公診病至三更才休息。正準備就寢之際,儀親王派人來,說福晉身體不適,請他診治。通奉公當時已極之疲累,加以婉拒。後使者再傳王命,說即使夜深不來,但也請先給一些藥丸之類,紓緩一下病情。

於由通奉公既不知親王妻妾所患何病,手上也無什麼藥丸,但恰好案上有菜菔子末一包,無害,便給了來使,以作搪塞。

翌日,通奉公尚未起床,忽聞馬蹄聲隆隆,儀親王親自登門,一見通奉公便謝說,「福晉正悶躁欲死,靈丹一服,頃刻霍然,已安睡至今,今請偕往覆診」。通奉公到王邸,知福晉原來感風寒微疾,卻誤服人參,為氣盈大補所困。菜菔子剛好能夠加以化解。

醫書所載,人參雖能補中益氣,可治勞傷虛損,但熱性病人不宜服。據《本草綱目》,菜菔為蘿蔔根部,味辛、甘,「下氣速」。

由於生薑味更辛,所以散氣一般用生薑,下氣則用菜菔。據宗奭補充,「服地黃、何首烏人食菜菔,則令人髭髮白」。李時珍亦提出,「生食(菜菔)升氣,熟食降氣」(菜部.第26卷),可見藥食不可亂服,要知所佐害,否則效果適得其反。

魯迅狠批

魯迅對中醫的批判,出言辛辣,不留餘地,然而並沒有令庸醫羞愧,因為庸醫仍躲在中醫群體中的幽暗角落,以假亂真。

筆者讀(清)嘉慶、道光年間醫師李文榮所撰《仿寓意草》一書,記述了一起醫案,李氏開宗名義說「大凡脈沉多為寒症,但也不盡然……」隨即道出一次妙手回春的診治經過。

嘉慶18年,一朱姓商販患上奇疾,周身畏寒,醫生治之以溫劑藥,但無效,再治之以熱劑,如肉桂、附子之類方藥,但服後寒愈甚,最後求治於李文榮。

李醫師替他把脈,發現其為沉脈,再「按之至骨略見疾數」(搏動快於正常),從而判斷為「真熱假寒」。他解釋,當熱伏在體內深處,一旦治以熱劑藥,則在「同氣相求」下,連體表衞氣與營氣僅餘的陽熱亦隨之而入內,使體表愈寒,所以他用犀角地黃湯(為清熱劑,具清熱解毒、涼血散瘀功效),病人「一服而寒減,三服而痊癒」。李醫師最後補充說,若病者再服熱藥,當真陰內竭,肝風必動,屆時就死到臨頭。

李文榮以「按之至骨略見疾數」,診斷為熱證而用涼藥,使病人轉危為安,他的仁心仁術——也是目前最需要的從醫德性,無疑是對庸醫最有力的批判,尤其差點把蔡輔宜送入鬼門關的薛生白,更應無地自容。

撰文 : 陸錦榮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