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醫不自醫

陳仲謀醫生 | 2018-12-18
男性醫生比女性醫生患有抑鬱症的機會率較高。

一般人認為醫生會慳省很多醫藥費,起碼傷風感冒、屙嘔肚痛,不用看家庭醫生,自己執藥搞掂。不過,俗語又說「能醫不自醫」。的確,中國古代有幾位名醫都是死於非命。他們診治病症可以妙手回春,卻不能拯救自己。扁鵲和華佗因為捲入政治漩渦,未能洞悉「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的道理而遭殺身之禍。東漢末,被後世尊為「醫聖」的張仲景,一生中救人不計其數,每天應診超越百人,積勞成疾,一病不起,死時只有六十餘歲,留下《傷寒雜病論》這本中醫巨著,也應了「能醫不自醫」的悲嘆感慨!

現在,「能醫不自醫」不單止是戲謔、 詛咒,而是不爭的事實!

最近,筆者參加了由香港醫學專科學院慶祝成立25周年而舉行的其中一個學術講座,這個講座可謂壓軸好戲,由來自澳洲的女醫生Dr. Kym Jenkins主持,題目是Looking After the Mental Health of Our Own Profession(照顧我們同行的精神健康)。她是澳洲及紐西蘭精神科醫學院的院長,在該地區處理患上精神病的醫生個案有十多年經驗,在研討會中舉出林林總總的真實個案。

醫生患抑鬱

筆者聽完之後驚訝不已,更恍然大悟,發覺自己有點「離地」──原來醫生的精神健康出了這樣嚴重的問題,進一步了解下,更知道本港的同行比鄰近地區,在數據上更令人擔心。

根據香港大學鮑氏醫學及衞生教育研究所於2016年發表的「1995至2014年港大醫科畢業生的精神健康問題」研究報告,結果使人震驚,並大惑不解。研究是透過電郵及信件以問卷形式訪問,按收回的496個案分析和歸納出結論。這20年的港大醫科畢業生,絕大部分都會成為本地公、私營的註冊醫生,服務700多萬名市民。

研究指出這些醫生有抑鬱症症狀的高達15.6%,男女比例上,男性醫生比女性醫生患有抑鬱症的機會率較高(包括中度至嚴重程度);比普通門診男性病人患上抑鬱症高約2倍;而在過去兩星期,有自殺意念的受訪醫生是14.8%,數字同樣較普通病人高;被確診患有情緒病的為6.12%。

簡言之,為廣大市民治病的醫生出現不理想的精神狀態,尤其是男醫生。再深入研究,將受訪的港大醫科畢業生以年齡分開兩個群組,分別是1995至2004年及2005至2014年,結果顯示前者的生活質素和精神健康比後者優勝。是什麼原因引致上述結果,有待專家的詳細分析和研究。

每年中學文憑試放榜,部分傳媒渲染各「狀元」的風光,將他們的志願編成故事。在報道中,「狀元」們大部分都基於不同原因,立志懸壺濟世。醫生被看成天之驕子,但實際情況當然和戲劇情節截然不同。本月有報道說一位任職人力資源顧問的母親為其當實習醫生的兒子出頭,控告有關當局要這些「準醫生」連續待命48小時,不合乎人道原則。這位愛子心切的母親可能不知道大部分公營醫院的初級醫生都要「on call 36小時」。究竟愈初級的醫生工作量愈大的事實,和上述研究的結果有沒有關係就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醫生的情緒欠佳,加上工作量大,對治療病人的效率和素質都會有負面影響,甚至是導致醫療事故的主要原因之一。

或許有人質疑該報告揭示的嚴重性,因為港大醫科畢業生只佔新入行醫生的一半。如果大家全面衡量本港醫科生的來源、其課程內容和實習要求,筆者相信用同樣的方法,調查相同年齡的中文大學醫科畢業生,結果會是大同小異。

可借鑑澳洲

2016年8月,一位四十餘歲、任職新界一間私家醫院的女醫生在寓所飛墮斃命。警方檢獲遺書,據說自殺原因和工作有關。該名醫生畢業於中文大學,曾在東區醫院擔當外科其中一個部門的顧問醫生。當時業界大概受制於隱私,低調處理,所以未能清楚箇中原因,遑論防微杜漸。

為今之計是盡快找出香港醫生精神健康出現問題的各種原因。醫生和普通人一樣,會有生病的時候。醫生患上精神病,有無自知之明要視乎個別的情況,很難了解,而他們是「自己醫治自己」或是另請高明,結果就有很大分別。香港人雖然對精神病的認識漸漸增加,但禁忌和心理陰影仍然如影隨形,揮之不去。醫生知道自己有精神問題,都會與一般市民無異,害怕被標籤和「污名化」,擔心聲譽受損,憂心被病人質疑其工作能力。醫生的特殊身份使部分同行無法接受自己是精神病患者而可能諱疾忌醫,或採取「鴕鳥政策」。

無論如何,香港在照顧患上精神病醫生的經驗和實踐,在文獻中幾乎完全空白。政府的有關機構,例如食物及衞生局、醫院管理局和衞生署,應認真考慮選派專人到澳洲取經,學習和認識他們的處理辦法,帶回香港研究改良,應付這個棘手問題。

澳洲在精神健康方面的發展處於世界領導地位,很多方面的成就都超越美國,特別在治療患上精神病醫生方面具有多年經驗,並制訂了工作守則和相關制度。這些寶貴資料對我們建立香港本身的制度有莫大幫助,亦有助本地專家找出醫生患上精神病的原因,同時探求改善的方法,例如同業之間的互相協調和幫助,以避免問題進一步惡化。政府用於培養一個醫科學生成為註冊醫生,動用數以百萬的公帑,所以單以經濟損失而言,當局的行動應刻不容緩了。

根據鮑氏研究所的公布,港大醫科畢業生患上精神病的指數,相比於某些同樣是經濟發達地區的同行,例如新加坡、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都差了一截(患者較多)。

2018年7月的新聞消息指出,美國醫生的自殺率在該國的各專業中排行第一。美國人最新的自殺率平均是10萬比12.3,而美國醫生則由10萬人之中有28人自殺增至有40人自殺。唯一慶幸的是,香港醫生自殺死亡的數目仍然較低。始終一句:「預防勝於治療」,當出事後才慨嘆是無補於事的。

撰文: 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