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害承制與葛藤冰火命運

陸錦榮 | 2019-01-28
葛藤生命力頑強,到處蔓延,碰到什麼阻障,遇山越山,遇林過林,把不少植物覆蓋。

美國Times-news網站上月有一篇報道,指田納西州金斯波特市(Kingsport)一名居民向該報編輯投書,訴說葛藤失控蔓生為害,令筆者不期然想起葛藤於中國與美國的殊途命運。在中國,葛根有「北參南葛」之譽,保健養生作用媲美人參,根、葉、莖「一身是寶」,但美國農業部卻將之定性為有害雜草,是入侵物種、厭惡之物。兩條像「冰」與「火」般不同的命運,實在值得一窺究竟。

的確,美國本土沒有葛藤,1876年費城舉辦百年博覽會,由日本人把葛藤以觀賞植物帶進美國。起初用來觀賞,慢慢有人在屋廊或門前種植,用作遮蔭;也有用作牲畜飼料。由於葛藤是良好的覆被植物,根莖深入地下,具有固結地表土壞、防止雨水沖刷和土表流失的能力,1935年到五十年代中期,美國政府為了避免南方水土流失,鼓勵南方農民廣泛種植。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自此之後,葛藤憑強勁的生命力到處蔓延,碰到什麼阻障,遇山越山,遇林過林,把不少植物覆蓋,這些被覆蓋的植物得不到足夠養分,最終大片枯亡。與此同時,葛藤蔓延通道、佔領鐵路軌、破壞電燈柱等,造成生態與環境破壞,令美國人不禁驚呼物種入侵。

美國人視葛藤為害草,要除之而後快,但在中國,葛根既可吃,又可入藥。(唐)孟詵《食療本草》記,「蒸食之,消酒毒,其粉亦甚妙」。把葛根蒸熟食用,亦可用來解酒;葛根的澱粉含量相當高,莖蔓可用作編織材料,製成葛衣、葛巾;韌皮纖維可製繩;莖曬乾後可製作藤椅、藤具;葉和幼莖可用作養豬飼料,可見葛根的確「一身是寶」。

葛藤入藥,早於漢代,張仲景在《傷寒論》中便有「葛根湯」一著名方劑,至今仍是重要的解表方。

(南朝)陶弘景有「生葛搗汁飲,解溫病發熱」之說。近代醫家張山雷在《本草正義》中強調,葛根「最能開發脾胃清陽之氣」。

(明)李時珍在《本草綱目》葛條「附方」中介紹一味葛根粉粥,以葛粉配粟米為食材,用來解人體「煩躁熱渴」。做法是先用清水浸粟米一晚,明日漉出,與葛粉同拌均勻,再煮成粥。這味葛根粉粥不僅營養機體,並有舉清陽解燥熱之效。

中國人認識葛藤一身寶,可追溯二千多年前。《詩經.國風.周南.葛覃》描述一名女子歸寧,當時,出嫁女子回娘家並不容易,因此,歸寧有期,讓她欣喜不已。

「……葛之覃兮,施於中谷,維葉莫莫(茂盛貌)。是刈(割)是濩(煮),為絺為綌,服之無斁(厭)。」絺是幼細葛藤纖維織成的布;綌則為較粗藤纖維織成的布。

全詩前段,除了描寫漫山遍野長出葛草、藤葉茂密繁盛、風景如畫外,接着歸寧女子便用喜悅的心,訴說日常煮葛食用,以葛纖維織布做衣服,百穿不厭。當想起可快同父母見面,不禁催促自己趕緊洗好衣服,但無論洗與不洗,最重要的還是可以回到娘家看父母啊。詩中反映出古代女子的勤勞、對家姑首允她回娘家探親的喜悅和尊重、出嫁後對親生父母的孝愛和掛念,讀來令人感動。

(宋)李清照在《孤雁兒》一詞,懷念去世丈夫趙明誠,起句即以「藤床紙帳朝眠起」來帶出「說不盡無佳思。沈香煙斷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讀起來亦令人神傷。同朝代詩人趙孟堅《二禽方戲難弟.歸歸歸》一詩,有「醉眠藤床覺晚涼」之句,可見藤床在宋朝是相當流行的寢室用品。

葛藤可以食用,為何美國人拒之於舌尖以外?理由很簡單,因為葛藤不美味,更關鍵的是,美國人已有足夠多的食材選擇(見Christopher Hassiotis的 Kudzu is edible. Why aren't we eating it? 一文)。很清楚,在沒有本地捕食者、競爭者或天敵的情況下,入侵物種通常會茁壯成長。因為有生而無剋,勢必打破穩定的平衡結構。

葛根治病不能多用

中國傳統的陰陽五行理論,不僅解釋了自然相生相剋的化生原理,在天人合一下,也推演應用到醫療臨床之中。《素問.六微旨大論》指出,天上六氣──風、熱、火、濕、燥、寒,「亢則害,承乃制,制則生化……」任何一氣過亢即為害,必有剋之的一行作出反制,有生有剋才能生化不息。

金代名醫劉元素在《素問玄機原病式》一書中提出六氣過亢則「反兼勝己之化」的新觀點,他將五行生化道理,應用到推斷人體病機,「風木旺而多風,風大則反涼,是反兼金化;夏火熱極而體反出汗,是反兼水化制其火也」。風大現出涼氣,體表也可以感受得到。當「病熱過極反出五液,或為戰慄,惡寒,反兼水化制之也」,呈現「火極似水」表裏不一的特殊病理現象,迷惑庸醫。

仔細看來,「亢害承制」無疑是一種自穩調節機制。當己亢過極,勝己者便會承而制之,出現「反兼勝己之化」異象,如火極反似水,土極似木;或在盛而未亢極情況下,遭剋己一方直接「制化」,以尋求結構動態平衡;而一亢一衰、一多一少,往往就是一切亂象根源。

回說葛根的療效,李時珍記述(金)張元素的心得,「升陽生津,脾虛作渴者,非此不除,勿多用」。為什麼不能多用?答案可以在(清)陳士鐸《本草新編》中找到,「葛根輕清,少則遂其性而上行,多則違其性而下降」,因熱為陽,為升,「炎邪炎上,宜引而上散,不宜引而下散」,所以,葛根用量要謹慎,不多不少,不增不減,再次展示過猶不及既是天象失序與人體健康紊亂的根源,人類社會行為亦復如是。

撰文:陸錦榮

 

美國人視葛藤為害草,但在中國,葛根既可吃,也可入藥。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