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換毒,可以嗎?

顏寶倫醫生 | 2019-02-21
若由一個「持續」(戒煙)換成另一個「持續」(吸電子煙),「尼古丁上癮」這個根本問題並沒有解決。(法新社圖片)

一位文質彬彬的青年,拿着一支筆,輕含在口邊,若有所思的,是多麼的有型啊!但仔細再看,發現那支原來不是筆,而是一支「電子煙」,文青緩緩抽着,樂在其中……

跟文青談起,文青說:「吸煙可以令我提神,幫助我創作,但吸煙會上癮,又臭又煙又有害,所以我決定戒煙,現在改吸電子煙,不會有臭味,又不會有害,又可以幫助我戒煙,多美好啊!」但,這是事實嗎?

關於「電子煙」與「加熱煙」的爭議, 在政府計劃全面禁賣這些產品的法案放到立法會於2月20日首讀及二讀而到達高峰。支持這些新興煙草產品的其中一個論點就是說這些另類煙可以幫助戒除傳統煙。剛巧最新一期的《新英倫醫學》雜誌,1月30日也發表了一篇關於這議題的研究報告。

戒煙研究

這研究題為「電子煙對尼古丁替代治療的隨機分組研究」(A Randomized Trial of E-Cigarettes versus Nicotine-Replacement Therapy),由英國的研究人員在2015年5月到2018年2月期間,經「國家醫療保健服務」(National Health Service)的戒煙服務,成功招募了886位主動希望戒煙的煙民,並以隨機方式分為兩組:一組改用「尼古丁替代治療」,當中包括有皮膚貼、香口膠、喉糖、噴鼻劑、吸霧劑、噴口劑等不同種類的選擇,供煙民選擇適合自己的產品,並且可以選擇多種不同的組合;另一組則轉用「電子煙」:一套可以重複加入含尼古丁煙油的電子煙產品,並由研究人員詳細指導如何使用。兩組煙民都承諾在研究開始的那天完全戒掉傳統煙,並隨即以尼古丁替代治療或吸電子煙來緩解因戒煙後所引致的強烈尼古丁癮;期間兩組都有相同的戒煙行為輔導來支援煙民戒煙。

研究的「主要結果」(Primary Outcome)是煙民的自我報告,在開始承諾戒煙的一年之後,能否「持續戒煙」(Sustained Abstinence)(這研究持續戒煙的定義,是在決定戒煙日起的兩個禮拜,不抽多過5支煙)。「次要結果」(Secondary Outcome)則是在戒煙後4個禮拜、26個禮拜、26至52個禮拜的期間能否持續戒煙。

結果如何?跟進一年後,用「電子煙」組的持續戒煙率為18%(438人中的79人);用「尼古丁替代治療」組的則為9.9%(446人中44人)(另外每組各有1人在研究期間過身),電子煙的比率明顯較尼古丁替代治療為高。次要結果亦發現,在其他不同的時期時段,電子煙組的戒煙比率都較尼古丁替代治療組為高。

這研究的人員於是便作出如此結論:「電子煙比尼古丁替代治療更有效戒煙。」以這個結論來看,反對禁賣電子煙的人士,豈不是可以振振有詞去抗辯?

接受每項研究的結論之前,必定需要評估該研究的質素。愈高質研究的結果愈可信,反之亦然。若果嚴格評讀這研究,可以看出這研究的偏差錯漏甚多,足以大大影響其結論的可信性。

存在偏差

最大的偏差在於煙民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正在採用的治療方法,完全沒有「隱藏」(Blinding)這個在評估隨機分組研究可信程度的極重要因素;而輔導員與評估者亦清楚知道參加者現正採用的治療,這也很可能反過來影響了參加者對治療效果的期望。這研究完全缺乏了隨機分組研究最重要的「雙盲」(Double Blinding:即參加者和評估者都不知道所採用的治療種類),肯定影響其可靠程度。

接受「尼古丁替代治療組」的參加者,亦清楚知道另一組是在接受「電子煙」,一比較下,或會認定這是較次等的治療,結果便缺乏動力去戒煙。理論上最理想的設計,就是兩組都給予電子煙與尼古丁替代治療,不過電子煙組給的是沒有尼古丁的替代品;尼古丁替代治療組的則是沒有尼古丁的電子煙;而輔導員與評估者亦對實況不知情,那才可以做到真正的雙盲!

另外,這個研究的參加者都是主動希望戒煙的朋友,故此其結論不能套用於其他情況、非主動要戒煙的朋友,也不應套用到因其他原因吸電子煙的朋友;而用電子煙組一年後的持續戒煙率只是18%,也不比美國或香港的戒煙服務,用已認可的治療方法所得到的成功率(一年後約20%)為高。

利字當頭

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一年後,電子煙組持續戒煙的79人中,有80%(63人)仍然持續在吸電子煙!也就是由一個「持續」(戒煙)換成另一個「持續」(吸電子煙)!「尼古丁上癮」(Nicotine Dependence)這個根本問題並沒有解決到!以毒換毒,若果這也算是成功戒煙,也真是要再考慮一下該如何定義戒煙了!

即使刊登在著名期刊裏,研究的質素也可以成疑,那有利害關係的言論更可以是何其偏頗!利字當頭,生產、批發、零售電子煙朋友們的言論,會是為大家的健康着想嗎?若果吸煙是最可怕的禍害,那麼任何比起它沒有那麼毒的代替品,也可以被人宣揚為「好東西」。

電子煙對健康的害處、成癮的強度,也不見得比傳統煙少;不過其銷售對象通常是年輕人,好奇心、愛新鮮、好有型、愛反叛、愈罵愈要做或許是他們的特質。香港醫學界這次齊心強烈要求政府禁售電子煙,政府也難得聽到這聲音,也就是察覺到如果不及早禁電子煙,對年輕人的傷害與其他惡果定必接踵而來!

參考:N Engl J Med, Feb 14 2019; 380: 629-637

撰文:顏寶倫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www.hkcfp.org.hk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