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運揭開生命運行玄妙世界

陸錦榮 | 2019-02-25
從整體氣候看,今年風木盛行,脾土受困,土之子金來復以克木,與五行相應的腑臟──肝、脾、肺便易受氣候影響。(香港中通社圖片)

今年新春天氣異常溫暖,如行夏令。氣候異常,按照中醫五運六氣學說,必然對人體腑臟產生影響,因為宇宙萬物的本源,都是陰陽的消長變化,在「天人相應」下,既然一葉之落可以知秋,何況萬物之靈的人體?宋代詩人陳與義的名句,「杏花消息雨聲中」,在春生陽長迎來的溫煦生機下,杏花隱約將開的端倪,盡在一場春雨輕訴之中,展示出天候變與化的奧秘。

按五運六氣理論,五運是以五行理論(木、火、土、金、水)為基礎,以人體五臟為中心,把天、地、人之間的氣化和質化融合起來,據此去檢視生命運行秩序的和諧(健康)或失序(病變)。譬如,假設這一年天干屬壬,按照天干化五行,壬化為木,因壬干屬陽,故歲運為木且為太過(若為陰干,便為木運不及),是年氣候會出現風氣流行,脾土易受邪(木克土之故)。

古人天氣預報

六氣則以陰陽理論為基礎,把風、熱、火、濕、燥、寒與三陰三陽對應,每年由其中一氣統攝,人體生命活動便在六氣之中作出感應,而六氣各自產生不同的氣化作用,如「暑勝則地熱……濕勝則地泥……」,若六氣出現異常變化,便成為六淫,戮害人體健康,體現為「熱勝則腫……濕勝則濡泄……」(《素問.五運行大論》)。總言之,五運六氣是把陰陽之氣在天、地、人之間消長與常變所形成歲、時、氣、候對生命所產生的影響,作出系統性分析。

走筆至此,不妨看看約1000年前,宋代文人兼科學家沈括如何利用氣運理論作出一場天降甘雨的「天氣預報」。據宋史記載,神宗熙寧年間連年乾旱,朝廷上下求雨心切。當時,「連日天陰,大家以為天雨將降。可惜,翌日天氣驟然放晴,炎日赫然……」。此際,沈括有事入京,神宗要他預測一下什麼時候下雨。只聽沈括說,「雨候已見,期在明日」。眾人一聽皆感愕然,因為日前陰雲密布,尚且不雨,況天氣驟然轉晴,望降雨豈非不切實際之想?次日,果然下雨(《夢溪筆談.卷七》)!

沈括解釋,連日重陰,本可降雨,但濕土為厥陰風木所制勝,故未能成雨,後日驟然放晴,燥金來復克木,於是太陰濕土得以伸張,雨乃成。

誠然,天道善變,但人道何嘗不是無常難料。神宗熙寧七年(公元1074年),這一年不僅天旱無雨,而且亦是北宋年間政治社會最動盪的一年。當年,王安石實行新政踏入第六年,光州參軍鄭俠向神宗呈上一幅《流民圖》,刻畫饑饉下百姓餓死的悽慘情景;斯時,司馬光也向朝廷上《應詔言朝政闕失狀》,要求廢除新政,最終導致王安石罷官下台,這場改革與保守政治之爭,也令北宋的國祚走向衰亡。

從運氣學角度看,1074年干支為甲寅,歲運濕土太過,少陽相火司天,厥陰風木在泉。照示象看,天旱應不致比過去幾年更嚴重。(宋)洪邁《容齋隨筆》一則記述,反而讓我們看到一幕更驚心動魄的無常世事。「熙寧六年,司天中官正周琮據《太一經》推算,熙寧七年甲寅歲,太一陽九、百六之數……為災厄之會……」清楚預告了翌年天災臨頭(《容齋三筆.卷七》)。

風木盛克脾土

按《太乙金鏡式經》有「推太歲有陽九之災法」與「推太乙有百六年之厄法」,前者每456年為一周期,13年移一邦,命起寅邦;後者以288年為一周期,24年移一邦,同樣命起寅邦。

據《宋史》卷103《禮志》所記,神宗熙寧七年為「災厄之會」,亦即這一年既逢陽九之災,亦遇百六之厄。於是宋帝以建中太一宮來化解此劫。只見洪邁記述的筆鋒一轉,「時王安石擅國,盡變祖宗法度,為宗社之禍……雖太一照臨,亦不能救也」,可見在北宋翻起滔天巨浪的熙寧七年,政事與人事傾軋之禍其實甚於天旱,而歷史也不斷重複,人道造化弄人不淺。

回看五運六氣的時病預測系統,今年(2019年)的干支為己亥。據五運六氣理論,己干化土,因己屬陰,故今年為土運不及;地支亥化五行為風,故今年司天之氣為厥陰風木,少陽相火在泉。因歲土不及,風乃大行(木克土)。從整體氣候看,風木盛行,脾土受困,土之子金來復以克木,與五行相應的腑臟——肝、脾、肺便易受氣候影響,故日常生活便要警惕對這些腑臟的保養,這也是中醫治未病的依據。

五運六氣辨症

從微觀著,(元)名醫羅謙甫治參政商公一醫案,清楚展示了利用五運六氣理論辨證論治的細節,值得參考。商公當時年過六旬,原有胃虛之症。時值6月,連日霖雨大作,加上公務勞役過度,商公飲食失節,每到晚上臍腹作痛,腸鳴自利,不喜飲食,懶於說話,身體倦困。

這一年(己巳)歲運與今年一樣,為土運不及,上半年,厥陰風木司天,風木之氣偏盛;下半年少陽相火在泉,火氣主事。時值上半年,商公本有胃虛之症,偏盛風木克傷脾胃,加上連日霖雨,脾陽為濕邪所制,故羅謙甫便以乾薑、附子,辛甘大熱之藥溫陽化濕;再以生薑、草豆蔻辛溫,治客寒犯胃,並用人參、白朮補益脾胃之氣,使病者恢復健康(見明代江瓘編《名醫類案》卷一),一切順乎五運六氣的相得相和。

(唐)賀知章《詠柳》一詩,「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絛;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可以說,把垂柳裁剪出精緻翠綠絲條的春風,與催促杏花開放的春雨,雙雙揭開了一個一切生命運行的神妙世界,令人目眩,永遠神迷!

撰文 : 陸錦榮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