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新時代(下)

陳仲謀醫生 | 2019-03-05
如果我們節制慾望的追求(減少看手機無窮無盡的訊息),不要胡亂和別人比較成敗得失,自然可減輕焦慮。(彭博圖片)

雖然老子的學說早在二千多年前的中國流傳,但應用於二十一世紀的全球新世代仍歷久常新。上集重點說明焦慮症已成為人類最大的威脅,在各方面都損害我們的福祉。

本專欄經常提醒社會大眾有關抑鬱症的遺害。現在,焦慮症的數字超過抑鬱症,似乎是意料之外。其實,抑鬱症和焦慮症不但像一對孿生兄弟,簡直無異於一個錢幣的兩面。究竟誰是老大因人而異,很難有定論。抑鬱和焦慮雙劍合璧,可能會橫掃天下的醫療系統,使全球每年的額外經濟負擔遠遠超越16萬億美元。

二十一世紀的特色是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超高速發展。人人手上一部手機,透過互聯網,便可達到佛教的「無尚境界」──「天眼通」和「天耳通」。掌上一副小機器,千萬條訊息在瞬間接踵而來,無遠弗屆,令人目眩心惑,慾望大增。網上的天地就如虛擬世界,五顏六色;又像萬花筒的玻璃畫面,破碎了,可以重新組合,使人樂此不疲。這樣可能造成一種不斷追逐慾望的心態,但當總是捉不緊、找不着的時候,焦慮的情緒便會油然而生。

網絡欺凌

另外,「網絡欺凌」(Cyber-bullying)的事情滿目皆是,使用家分別成為狙擊手和被害者。筆者診治過不少焦慮症患者,部分病人是由於在手機群組中被人狙擊,造成情緒困擾,甚至引發潛藏的精神病。筆者有感賦詩(打油詩):

「自言自語無交流,畀人窒親眼淚流; 無暇騷你酸溜溜,問君究竟留唔留?」

「留」者是「繼續留在群組內」。

筆者無意否定互聯網的巨大用處,而是着力揭開它可能形成「人類焦慮的新時代」的原因。下面就是一些具體例子:

1.英國廣播公司(BBC)年前曾報道一名少女因受網絡欺凌,內心焦慮,惶恐不安,在無處求助下憤而自殺身亡。

2.國際恐怖主義威脅。隨着「伊斯蘭國」(IS)的窮途末路,看來接近尾聲。其實這種暴力行為,有很大機會化整為零,由在伊拉克和敍利亞的大規模屠殺轉變為「孤狼式的自殺恐襲」。IS以前的興起,成立極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理想國」(Caliphate),引起各國政府的焦慮,亦吸引不少歐洲激進分子的興趣。他們透過互聯網聯絡IS,並千方百計偷渡前往參加「聖戰」。4年前,3名15歲的南亞裔英國籍少女,在網上認識IS,喬裝出走,加入「聖戰」。可見網上的訊息有難以想像的魔力,能令人焦慮不安和狂喜萬分(Euphoria),做出匪夷所思的行為。

3.香港人對「中美貿易戰」的消息特別敏感,怕一旦雙方談不攏,互相制裁,我們便會遭受「池魚之殃」,所以,談判的消息無論好壞,都會直接影響股市的升跌,使投資者時而興奮,時而焦慮。其實,不少人都明白所謂「中美貿易戰」只是大國爭霸的「冰山一角」。新一代互聯網絡(5G)的發展,當然是中美之戰的「必爭之地」,有人更擔心這個形勢會重蹈「美蘇冷戰」的覆轍,更自然憂慮世界和平會受到威脅。

4.中國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展改革,經濟、軍事和科技進步神速,一方面挑戰美國霸主的地位,另一方面令部分港人不安,害怕香港的優越地位逐漸被取代,並焦慮2047年後的光景。這種情況可能促使某些港人家庭出現杞人憂天的行為──考慮是否生育兒女、移民和送子弟提前出國留學。

5.上述是港人的「遠慮」,而我們的「近憂」是居住問題:公共房屋的輪候時間將會延長到6年;港府的財政來源主要仍然依靠地產相關的收入;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社會的怨氣累積無處宣洩。

筆者有理由相信上述的焦慮情緒會有滋長蔓延的趨勢,人心愈接近2047年,會愈酷似1997年的形勢。

所謂「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大家都是普羅市民,不需要如國家領袖般憂心天下,扭轉乾坤。我們的責任在於保育家庭,為子女籌劃較寬闊的前途。首先,各位要身心健康,才能扶老攜幼。焦慮的具體表現是來自四方八面的壓力,無法逃避。因此,大家不要害怕焦慮,而應以正面態度面對,把它轉化為積極工作的原動力。如果焦慮泛濫失控,就要求醫診治,還要注重日常生活的規律。

焦慮症屬於輕度的精神病(CMD, Common Mental Disorder),病發原因分為內在的遺傳因素,及外在壓力構成大腦神經的生化傳遞分泌物運作失衡。前者,醫學界在可見的將來是束手無策的;後者,我們可以作出某些針對性的預防措施。

學「斷捨離」

人類經過進化歷程,身心結構是配合「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規律。可是,很多香港人為生活打拚,過着「食不定時,睡不安寐」的生活,不但工時長,而且日夜顛倒,還有居住和工作環境極其擠迫,趕上班、趕上學,人人行色匆匆,整個社會充滿壓力,部分更掛着焦慮抑鬱的面孔。我們無可能走回頭路,只能移船就磡:

1.爭取多些休息時間,減少無謂應酬,切勿濫用手機上網,懂得怎樣與它「斷、捨、離」,更不要有「無手機恐慌症」(Nomophobia-No Mobile Phone Phobia)。

2.恒常的運動是必不可少的。世界衞生組織建議,人們一周之中,最少要做3次、連續30分鐘的中強度以上的有氧運動。

3.有多元化的社交生活,培養健康的興趣,和不同的朋友交往,一同分享和分擔生命中的悲喜苦樂。

4.盡量抽時間去接觸大自然,多曬太陽(能促進大腦分泌快樂物質──多巴胺),吸多點新鮮的空氣。

5.正常的生活守則:不吸煙、不酗酒、不濫用藥物、不吃垃圾食物(高鹽、高糖、高脂和醃製的東西)。

希望政府能夠為民謀劃福利,制訂最高工時法例,增加公眾假期的日數;增建康樂體育場館;改革考試制度,減低學生的考試壓力。

從哲學角度看,焦慮是由外在的慾望引發的。如果我們節制慾望的追求(減少看手機無窮無盡的訊息),不要胡亂和別人比較成敗得失,就自然可以減輕焦慮。

筆者知道這是不容易做到的,但希望與諸君共勉!

撰文: 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