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醫院急症室不可缺

羅翌 | 2019-03-09
2019年2月美國退伍軍人健康管理局將針灸師納入醫療系統目錄中。

2003年,透過中醫藥參與SARS的治療,我們見證到中醫藥切入急(危重)症的作用。當年鍾南山院士總結道,從中醫藥參與SARS治療病例(含危重症)與常規治療比較,在維持血氧飽和度與病灶吸收時間上體現出一定的優勢,值得研究。在香港,醫管局統籌廣東省中醫院中醫專家進行中西協作,推動中醫進入ICU會診。最後香港西醫專家評價:「可減輕急病時的病徵,可以幫助減少類固醇的劑量及降低氧氣飽和度下降的風險」,「若能夠確保中醫治療的質量,SARS病人在有知情權下,可選擇在急性期的輔助治療」。

2003年10月北京「中西醫結合治療SARS國際研討會」上,與會專家認為, SARS的臨床課題研究成果表現出中西醫結合治療SARS的安全性和潛在效益:「可減輕病人的乏力、氣短、呼吸急促等臨床症狀,促進肺部炎症吸收,減低血氧飽和度低下的風險,促進外周血淋巴細胞恢復,提高T細胞亞群水準,同時能減少糖皮質激素和抗病毒藥的用量及副作用;減少谷丙轉氨酶、乳酸脫氫酶等的異常發生率。」

2010年當再遇上甲流後,Ann Intern Med登載了北京朝陽醫院北京呼吸疾病研究所、衞生部北京醫院王辰教授領銜國內11家醫院組成團隊進行一項隨機試驗,其結論是:「Oseltamivir和maxingshigan-yinqiaosan(麻杏石甘湯──銀翹散),單獨和聯合使用,可減少H1N1流感病毒感染患者的發燒消退時間,表明maxingshigan-yinqiaosan可用作H1N1流感病毒感染的替代治療。」

最近,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院士說,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中,中藥的參與降低了死亡率,為中西醫並重方針做出了生動註解,保障中醫、西醫享有同等的發展權利,護航中醫藥事業健康發展。

承認針灸師職業

2018年10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代號為H.R.6的法律,旨在減少美國人對鴉片類藥物的使用,其中提到要在一年內評估針灸、醫療按摩等鎮痛方式的效果。這是針灸首次進入美聯邦法律檔。2019年2月美國退伍軍人健康管理局(Veterans Health Administration)將針灸師納入醫療系統目錄,並於3月開始招聘擁有美國國家針灸和東方醫學認證委員會(NCCAOM)證書的針灸師。這意味着美國聯邦機構繼各州之後正式承認了針灸師職業,針灸治療痛症也是急症中醫藥治療的切入點。

筆者在廣東省中醫院急診大科工作近20年,廣東省中醫院急診大科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急診學重點學科、中西醫結合急診臨床建設基地、全國第一批中醫急症中心建設單位。2012年主編衞生部十二五規劃教材《急救醫學》。2013年成為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中西醫結合急救繼續教育基地,擁有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呼吸道傳染病臨床重點研究室。2014年醫院建立了臨床急救技能培訓中心,包含中醫技能訓練室、基本技能訓練室、急救技能訓練室、模擬ICU等。目前急診大科是融合院前急救、院內急診、留觀病房、EICU四位一體,開設內、外、婦、兒、骨、心臟、顱腦、五官等急診,近年急診量達43萬人次,醫生122名,均通過急診規範培訓、國家統一考試、專家評審成為專科主治醫生。香港中醫院要設立急診室,不可能像國內那樣全方位的收治急症病種,而是考慮中醫院所設立的中醫優勢病種之相應急診,例如流感發熱、中風、急性冠脈綜合徵(胸痛)、各種痛症、哮喘和急性腸胃炎等。中醫的急救技術與方法,在這些病種之急診中所發揮的作用,不但是急症病種救治的需要,也是對住院患者病情發生變化之急救生命的安全保障。再者,若是醫院設置臨床第一期的科研基地,那麼急症室的設施與人員更是必定的要求。

中西醫共同協作

張偉麟醫生指出,香港未來的中醫院將會有中醫、西醫的兩個團隊共同協作。個人認為,香港中醫院急症室不可或缺!在保障病人安全的大前提下,急症室確立中醫藥能夠切入的急症病種,鑑於其特殊性與時限性,可以遵循西醫診斷,中西醫各有一個負責人共同決策,中西醫結合救治的策略。中西醫兩個團隊在各階段中實施中西醫兩套之病人的診斷、評估、治療及成效檢討,積累證據,逐步形成一套「先中後西,能中不西,中西醫結合」的急症救治方案,有利中西醫融合及香港醫療的發展。

註:承接2月16日刊於本報文章〈中西醫並重之六:流感的「危」、「中醫院+」的「機」〉,黃譚智媛教授特邀羅翌撰寫此文。

撰文:羅翌_前廣東省中醫院急診大科主任、廣州中醫藥大學教授、現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講師

中醫優勢病種包括流感發熱、中風、各種痛症、哮喘和急性腸胃炎等。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