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基層醫療分擔醫院工作吧!

陳鍾煜醫生 | 2019-03-14

黃女士今年40多歲。她申訴近兩個多月來,愈發感到疲倦,走多步也像十分乏力。疲倦,背後有很多可能性,但由於半年前她曾因感冒來到筆者診所求診,那時已得悉患有「甲亢」(甲狀腺機能亢進)的她將會接受放射碘療法,所以筆者很快便從這個方向查問病情。

黃女士三年多前因心跳、脾氣暴躁而來到筆者診所求診,及後發現她患上甲亢。跟她討論及考慮過經濟因素後,筆者把屬草根階層的她轉介到醫管局門診跟進。

強化醫療券使用

這三年多以來,由於黃女士甲亢病情較反覆,未完全受控,故醫院專科門診同事安排她在兩個多月前進行放射碘療法。但服用放射碘後,很快她便覺得疲倦。約一個月前,專科門診已為她檢驗甲狀腺功能,但據黃女士所言,報告正常,而下一次覆診也要三個多月後。追問黃女士其他病徵,她覺得怕冷,體重方面,這數月她已重了近5公斤!大便次數則沒有減少,而黃女士心跳有點慢,約每分鐘60次。與黃女士分析病情,筆者認為她患上「甲減」(甲狀腺機能減退)的機會很高(甲減是放射碘療法後常見的情況),於是馬上為她抽血。報告很快到手,也證實黃女士的甲狀腺素非常低!

由於距離專科門診覆診期還有三個多月,我為黃女士解釋病情及後果後,她也同意馬上接受甲狀腺素補充治療。我並建議黃女士接着可到公立普通科門診跟進,暫不用急着到專科門診,因專科門診同事也因這一波冬季流感爆發而忙得很,而且甲減也不是複雜的病況,普通科門診同事絕對可以處理。

下筆時,香港正值流感高峰期,公營醫院病房逼爆,醫護忙得不可開交!社會上有各種不同意見提出怎樣改善這個困境,但很少提到的一點便是如何更好善用基層醫療去減輕醫院體系的負擔。其實良好的基層醫療制度,根據世衞及文獻所言,絕對可以減少專科的轉介及醫院使用率!以黃女士的個案為例,社區的家庭醫生/基層醫療醫生,又或者公營的普通科門診,在診斷及治療常見疾病上,便可以很好地分擔醫院同事的工作。減少他們門診的工作量,便可以讓他們有多點時間去照顧病房的病者!若果配合更好的公私營協作計劃,又或者強化醫療券的使用,如加設「長期病醫療券」,鼓勵長期病患者在社區上向他們的家庭醫生求醫,這樣對公營的專科及普通科門診同事來說,定必可以紓緩他們的壓力!

社區的家庭醫生/基層醫療醫生,或者公營的普通科門診,在診斷及治療常見疾病上,可以很好地分擔醫院同事的工作。(資料圖片)

上文提到流感,家庭醫生/基層醫療醫生又怎樣在流感爆發時期幫手呢?

我們受訓過的家庭醫生,着重預防醫學,在冬季流感爆發前,往往已經會提醒及鼓勵市民,尤其老弱、幼小接受流感疫苗注射。而我們受訓的過程涵蓋嬰幼兒、長者科目的問題,診斷及治療長幼高燒或懷疑流感等更是我們的分內事!很多市民,尤其是小朋友在發高燒、懷疑患上流感時,如果他們沒有自己的家庭醫生,便會選擇第一時間衝去急症室,但如果他們有自己的家庭醫生,我們會教導父母怎樣去處理發燒,在什麼情況下才需要去醫院。

了解患者的期望

了解病者求診背後的擔心及期望,也是我們十分注重的地方,當病者有高燒或經快速測試確診流感時,幼小病者父母往往也很擔心。我們家庭醫生便會嘗試去理解他們擔心所在,予以解釋,減除誤解,這樣也可以減少他們去急症室的需要。而流感高峰期時,我們一般也會自動增長服務時間,以筆者為例,每天都超時不少來看病人。

話說回來,一方面社區基層醫療醫生可以減少醫院同事的工作量,另一方面,當醫院同事見到病人有需要時,其實亦可多些找社區上的基層醫療醫生幫手:最近,筆者有位病人在醫院作手術前評估時發現血壓偏高,醫院同事便寫了轉介信到公營普通科門診跟進。

其實,他只需要問一問病者有否自己熟悉的家庭醫生,有的話,就請病者去那兒求醫便可(其實該病者也曉得帶着那封轉介信來筆者診所求醫)。類似的醫院專科同事轉介給其他專科(Inter-specialty Referral)或公營普通科門診例子極之常見。若果處理不當,所產生的問題如耗費病人時間、浪費醫療資源,也就可想而知!

多角度改善體系

筆者曾經在醫管局工作十多年,深深體會到政府可以在發展基層醫療、家庭醫生的培訓上做得更好。政府近期積極發展「地區康健中心」,筆者認為對基層醫療發展有幫助。但此計劃其中一個重點,應該是以康健中心去支援社區上的基層醫療醫生去更好地照顧長期病患者,但筆者暫時仍未看到此方面的實質構圖。改善複雜的醫療系統,應該是多角度,筆者恐怕單一樣康健中心,並不足以改善我們千瘡百孔的醫療系統!

www.hkcfp.org.hk

撰文:陳鍾煜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家庭醫生受訓的過程涵蓋嬰幼兒、長者科目的問題。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