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病徵不明顯 卵巢癌治療選擇成關鍵

李孔敏醫生 | 2019-03-15
卵巢癌發病年齡以45至64歲的女性佔大多數。

卵巢癌是最難被發現的女性癌症之一,主要原因是由於女性盆腔空間寬廣,而卵巢又深入盆腔之內;卵巢一般的大小只約2至3厘米,即使腫瘤持續生長,亦不會引起即時的不適。臨床所見,不少女性的卵巢腫瘤生長至超過10厘米,壓迫到大腸才有機會引起便秘或腹瀉、腹部腫脹或下墜感,如壓迫到胃部則有機會出現消化不良、惡心、脹氣等病徵,令患者難於早期階段發現病情,部分病人甚至到出現腳腫或因肺膜積水而引起氣喘等現象時,始懷疑自己患病而求診。

過去,曾有女士發現自己的腹部在數月間慢慢腫脹,並因為消化不良等徵狀而求醫,起初以為只是小事一樁,但檢查後竟發現是患上卵巢癌,醫生安排詳細測試後,確診屬於晚期卵巢癌階段。剎那間患者晴天霹靂,即場痛哭大叫,更質疑自己從來沒有感覺到腹部疼痛,絕不可能患上晚期卵巢癌。惟事實上,除非有其他併發症或腫瘤突然破裂,否則卵巢癌患者很少會有腹痛徵狀。

逾三成個案屬晚期

由此可見,卵巢癌的早期病徵並不明顯,故大部分患者初次確診病情時已達到較後期階段。根據醫院管理局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最新的數字顯示,2016年本港約有600宗卵巢癌新症,當中19.4%為第三期個案,13.4%屬第四期個案,另有20.2%未能分期。

值得留意的是,資料顯示2016年共有299人因為卵巢癌死亡,可見死亡率高,甚至較女性頭號癌症乳癌的死亡率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其發病年齡以45至64歲的女性佔大多數,約300宗個案,所以女士們不論什麼年紀,都應小心留意自己的身體變化,及早求醫。

可能有讀者會問,卵巢癌的病徵不明顯,有沒有檢查可幫助預防發病呢?醫學界目前並不建議為一般風險的無症狀女士進行卵巢癌篩檢,但有家族遺傳或近親曾患有卵巢癌或乳癌的高風險人士,或比一般女性較遲停經、較早來經,以及從未生育的女士,則應考慮諮詢醫生的意見以評估患卵巢癌的風險,再決定是否篩查。

近年,醫學界發現所有卵巢癌患者中,約有一至兩成案例會出現具遺傳性的BRCA1及BRCA2基因突變,醫生可安排患者接受BRCA基因測試。舉例來說,如果患者已確診患上卵巢癌,BRCA基因測試可幫助醫生評估患者接受化療後的反應,例如是否屬於鉑金類化療敏感組別,及選擇合適的標靶藥物。而BRCA基因測試亦可同時分析患者的風險度,助醫生評估患者將來是否需要接受預防性的切除手術,減低癌症的影響性。

目前,醫學界提供兩種BRCA基因測試方法,分別是血液或口腔黏膜測試,及腫瘤細胞測試。血液或口腔黏膜測試主要了解患者是否帶有先天遺傳BRCA基因,如結果屬陽性,患者的兄弟姊妹亦有機會出現相關基因,應及早接受評估是否需要進一步檢查。至於腫瘤細胞測試則是了解腫瘤本身的BRCA基因病變,屬於後天的變化所致,與遺傳無關。研究顯示,超過四成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患者沒有家族病史,但整體而言,相對其他常見癌症如肺癌、腸癌等,卵巢癌整體也有較高基因突變的機會。

既然卵巢癌難於察覺,亦未有理想的篩檢方法,如何有效治療便成為患者的最重要目標。一般來說,治療卵巢癌首先會考慮手術,醫生會為第一至第三期的患者進行兩邊卵巢及輸卵管、子宮、子宮頸、盆腔淋巴及網膜切除手術,且需要在腹腔不同位置抽組織活檢,以進一步檢查癌細胞有否游走至腹腔位置,否則有機會增加復發風險。

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由於卵巢癌的細胞容易游走至腹腔位置,所以手術後醫生一般會處方6至8個療程(約18至24星期)的術後化療,一般使用兩種藥物組合如紫杉醇及卡帕,進一步減低復發。至於第三四期的卵巢癌患者,除了術後化療外,亦需要接受維持治療,以便持續控制腫瘤細胞。過去,醫學界只能採用針對腫瘤血管增生的標靶治療針劑藥物,惟治癒率始終不高,平均無惡化存活期由12個月增加至18個月。

可惜,當卵巢癌復發時,過往的標準治療是進行二線化療,平均的無惡化存活期只有5至6個月。幸好,針對上述的復發性卵巢癌個案,近年有突破性發展。根據最新的研究發現,復發性卵巢癌患者無論有沒有先天性BRCA基因突變,只要她們對鉑金類化療藥物有反應,都可使用PARP抑制劑如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有助延長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達19.1個月。有關的數據更獲得「盲性獨立中央評估委員會」(BICR)的肯定,委員會的自行評估報告更顯示,這班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高達30.2個月,為患者帶來新曙光。

隨着醫學進步,治療卵巢癌的方法將會愈來愈多,患者應要積極面對病情,必要時亦可與其他病友分享抗癌點滴,互相鼓勵。至於患者的家人,亦應耐心陪伴患者,可定期與患者覆診、烹煮適合的食物配合患者需要,共同面對抗癌之路,對患者的病情都會有好的影響。

撰文:李孔敏醫生_臨床腫瘤科專科

 

李孔敏醫生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