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醫療券

天峯醫生 | 2019-03-16
政府提出對視光師服務收費設限惹爭議。(資料圖片)

有說長者使用醫療券,過度集中在視光師服務,政府於是提出對視光師服務收費設限。

這個建議自然引起視光師界別的不滿。對於市民來說,有贊成的,亦有人認為:「既然錢(醫療券)給了我,為何又要規管我?更不要把公公婆婆們都當作儍瓜!」

然而,政府提出三方面的數據,以證其所慮非虛。

第一,過去數年視光師申報的醫療券金額「不成比例地多」。直至去年底,參與計劃的視光師有697人,佔全港全部已登記醫療服務的提供者不到一成(9%),但在去年醫療券總申報金額的28億元中,有多過四分一(27%),約7.6億元,是用於視光師服務。再看每宗醫療券申報的金額中位數,西醫為300元,中醫為245元,牙醫為640元,然而視光師的中位數卻達1951元。

香港眼科學會曾以病人身份諮詢過全港132位眼科專科醫生,他們提供的眼科及視光綜合檢查診金數額平均數字是800元,中位數也只有600元。

第二,視光師申報高金額的宗數特別多。由去年6月調高醫療券累積金額上限至5000元後至年底的半年間,金額超過4000元的申報共有35294宗,而當中視光師服務就佔了超過七成。

第三,視光師的醫療券申報金額,佔總申報金額的百分比近年一直上升。2015年,視光師的醫療券申報金額佔總申報金額約4%,至去年,已經陸續上升至27%。而這些年來,香港的眼疾數字似乎未聞有如此明顯的增加。

政府主要擔心長者將醫療券用在「單一需要」上,或會影響他們使用其他醫療服務的機會。不過視光師學會卻認為,視光服務包括驗眼及配眼鏡,而當中眼鏡功能愈來愈多元化,而且每位病人的需求不一樣,申領金額較高亦屬正常。

請容筆者先在此回顧一下長者醫療券的背景歷史。

有違當日原意

長者醫療券最初是以試驗計劃形式於2009年1月1日推出,為期3年,被視為試行加強長者基層醫療服務的新概念。計劃期望透過財政誘因,為長者提供公營醫療服務以外的選擇,讓長者可以有機會得到切合他們需要的私營醫療服務,主要為基層醫療服務,包括治療和預防性的護理服務。一方面減輕長者和家人的經濟負擔,並有助加強健康推廣和基層醫療體系,更希望藉此紓緩公營醫療,尤其是普通科門診和專科門診診所的壓力。

此外,試驗計劃還有另外一個目標就是鼓勵長者向熟悉其健康狀況的私家診所求診,從而加強家庭醫生的概念。即使長者使用醫療券,如有需要的話,長者仍是可以使用公營的醫療服務。

在當初的試驗計劃下,合資格的長者要年滿70歲,每人每年獲發5張面值50元的醫療券,即合共250元。政府在中期檢討後決定延長計劃,並在2012年將每年每人的醫療券金額增至500元,2013年增至每年1000 元。2014年,醫療券計劃正式由試驗性質轉為恒常計劃,醫療券金額亦再增加至每年2000元。長者更可以保留累積尚未使用的醫療券,不過以4000元為上限。自2014年7月1日起推出1元面值的醫療券,都是為使長者在使用醫療券時能夠更加靈活方便。

政府於2017年7月1日調低長者醫療券計劃的合資格年齡至65歲,令更多長者受惠。2018年,每名合資格長者除了每年2000元外,於6月8日獲額外發放屬一次性質的1000元醫療券金額。另外,醫療券的累積金額上限也於同日起提高至5000元。

政府在過去10年將醫療券每人每年的金額提高幾近10倍,更調低年齡門檻,令更多人受惠。正因為金額的提高,部分長者在判斷使用醫療券的拿捏變得愈來愈困難。

對長者來說,平時最直接影響他們日常生活而又最常見的問題,視力問題當是數一數二。平時長者或許只會買一副「街邊的老花眼鏡」(筆者並不鼓勵),但有了醫療券的二三千元,即使覺得貴,也可能會希望「配番副好啲」。早前就有報章報道,有對年屆六旬的夫婦因擔心私家醫生收費高昂,一直不捨得使用醫療券,以備不時之需。但他們去年年底因視力不良光顧眼鏡店時,店員以「一副眼鏡好難做」為由,游說他們合共花費6000元,每人各配了兩副即共四副眼鏡。婆婆也表示:「即使用政府錢也『肉赤』。」先不討論長者應該先看眼科醫生還是視光師,其實各不同服務提供者都可能有害群之馬,只是視力問題實在太普遍又太「即時見效」。

此外,香港中文大學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的長者醫療券研究發現,有34%受訪長者表示,當使用醫療券接受同一名醫護人員同一類醫療服務時,覺得收費會比平時高。最大問題是,使用醫療券的長者每年到醫管局普通科門診求診次數介乎2.8至3.3次,與沒有醫療券的人求診次數無大分別;而長者看公立醫生的比率更由73%升至78%。根據這個研究結果,醫療券似乎無助紓緩公營醫療體系壓力,有違當日制訂政策的原意。

加入照顧經理

若要毋忘政策的初衷,為申領金額設限可以是一個短期措施。長遠而言,筆者大膽認為有兩方面可以着手。

其一,可以考慮加入照顧經理(Care Manager)。照顧經理可以是護士或者醫護人員,也可以接受過培訓的人,最重要是熟悉醫療系統、病人需要和一些簡單的病人分流知識。照顧經理可以為長者評估及安排最適切的醫療服務,亦容易分辨收費的標準和合理性,減少病人不適當地將醫療券用在「單一需要」上,也可免卻長者煩惱選擇服務之苦。當然機制上需要確保照顧經理不會捲入與服務提供者的利益衝突之中。

其二,要根據政府希望紓緩的服務目標去列出計劃適用的服務範圍,尤其是治療和預防性護理服務。不好太籠統地只列出私營西醫、中醫、牙醫、護士、治療師等,而是更明確地列出包涵的服務,例如門診服務、洗牙、打針、治療訓練等。這樣雖然牽涉的行政工作可能增加,卻可更具針對性地紓緩有壓力的服務,及推動相關的基層醫療。而且由於政府已經有10年的收費數據,甚至可以考慮逐步將某些服務收費標準化。

筆者同意現在要收緊醫療券應用有難度,不過在行政上來說又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最重要令大眾明白醫療券的真正目的及如何真正地幫到長者。

始終,醫療券不是購物券,長者醫療券更不是一個純粹派錢的計劃。

撰文:天峯醫生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