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良方:領導關愛、行醫之樂

黃譚智媛 | 2019-03-30
美國醫學會(AMA)發現約一半的醫生有「職業倦怠」症狀,是普通人群的兩倍。

《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7-2018)》顯示,有11%至15%的人具有輕至中度心理問題;2%至3%的人具有中到重度心理問題。醫生與護士心理健康狀況低於普通成年人平均水平,焦慮、偏執、抑鬱等較為突出,外科、急診科和兒科醫生的心理健康狀況相對較差。

美國醫生平台Medscape 2019年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44%醫生表示他們長時間感到工作壓力過大、游離和倦怠。30%的醫學生和醫生都有抑鬱症狀,學業困難會扼殺醫學生的夢想,醫生的自殺率(28至40人/10萬人)是普通人的兩倍。

失眠失誤失職

美國醫生Pamela Wible經歷了一次嚴重抑鬱、3名同事在18個月內相繼自殺後,試圖理解是怎樣的壓力,讓這些成天忙着治病救人、幫助他人對抗死神的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睡眠不足會導致幻覺、抑鬱和自殺。因為過度疲勞的狀態使他們無法避免犯錯,而目前的醫療體制不僅無法幫助這些疲憊不堪的醫生,反而抱怨醫生的失誤,醫生承認自己對傷害病人負有責任,這些都是抑鬱的誘因。

流水作業的服務破壞了患者與醫生的關係。來自保險公司、醫院的壓力壓垮了那些只想幫助患者的人才。許多醫生在他們的遺書中提到不人道的工作環境,例如大量醫療紀錄工作耗時耗力。(2016年的一項研究發現,醫生花在電腦上的時間達到與病人面對面的時間兩倍。在檢查室裏,醫生要把一半的時間花在屏幕前做電子工作上。)

她呼籲:「對於那些全天目睹死亡和痛苦的人,應該每周7天、每天24小時提供在職心理健康支持。」

減少職業倦怠

美國醫學會(AMA)發現約一半的醫生有「職業倦怠」(Burnout)症狀,是普通人群的兩倍,而職業倦怠是醫生大量流失的原因。

他們研究「職業倦怠」的起因, 包括工時、科技和制度,其後兩大解決方案「出爐」:1.持續醫學進修(CME)教導職業倦怠處理方法,機構核心「行醫之樂」建立強健的團隊文化,改善醫生的耐力(Resilience);2. STEPS Forward TM,一個開放的平台,讓醫生同事可用創新的策略在新工作環境奮力發展(Thrive)。

Henry Ford醫院建立了一種工作意義和關懷的文化,降低壓力水平,舉辦與醫護人員福祉相關主題的「每月健康巡迴」教育課程,用以減低「職業倦怠」。

Stanford大學醫學院進行兩年的研究,醫護人員可將需要加班時間的要求儲存在「加班銀行」,於日後身心狀態較佳時才加班,改善醫護人員工作與家庭之間的平衡,減少因倦怠引起的離職。該措施在醫院急診室成功實施,改良文化,讓醫生受讚賞,從而改善士氣。

Bellin Health以「團隊醫療服務」模式得到92%的工作滿意度。自2014年實施以來,患者滿意度和護理質量顯著提高,現已成立了95個基層醫療團隊。

Cleveland診所成立團隊為基礎的關愛護理模式,提高醫生的幸福水平,但必須首先克服運作上的問題,包括患者接受程度、醫生憂慮成果和人手成本問題。

Yale大學為改善醫生的健康狀況而改進整個電腦系統,解決「點擊疲勞」,從輸入系統開始,採用更簡單的登錄,以語音識別方法及更新軟件來減低點擊次數等,防止倦怠,同時可以給予患者更多醫生診療的時間。

提升幸福感覺

Carilion診所在發現近五分三的醫生報告工作疲倦後,採取了7項創新想法和舉措來解決問題,包括成立「中央福利委員會」將問題放在議程的首位,支持跨部門交流改善福祉的方法等。

Utah大學醫療由高層領導將醫護人員的幸福放在討論的首位,發起了一項多方面的評估,以幫助指導他們解決倦怠問題。特別是「首席康健官」及「耐力中心」(Resiliency Center)由教授合作領導,每一部門主管與每一位員工見面尋找改善的機會。

Mayo診所採用小組會議的方式改善醫護人員福祉。他們發現在餐廳、咖啡館或專門的房間為醫護人員提供小組式的私人討論,可以顯著降低職業疲勞和社會隔離,提高幸福感和工作滿意度。

Johns Hopkins大學在職安文化研究中發現一半駐院醫生有「職業倦怠」,便通過活動減輕醫護人員的壓力。通過每周電郵參加各種改善生活健康的活動。

香港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壓力爆煲的問題最近引起熱議,我們的醫護人員心理健康問題與美國或大陸是否相同呢?他們大量流失也是「職業倦怠」嗎?那麼如何能夠紓緩他們的壓力,改善身心健康呢?是否可借鑑美國經驗,領導關愛,群策群力,以達到「行醫之樂」呢?

撰文:黃譚智媛_香港大學醫學院榮譽教授

香港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壓力爆煲的問題最近引起熱議。(資料圖片)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