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留意學生情緒

陳仲謀醫生 | 2019-04-04
學生承受的壓力不只在學業上,還有欺凌、家庭問題等。

3月去,4月來;春殘,夏至。早開的杜鵑接近荼蘼,零星落索,在枝上掙扎,希望免於墜落;英雄樹卻披掛着一襲一襲的鮮紅甲冑,準備浴血沙場。這時香港的學生須面對接踵而來的考試。考試季節的來臨,家長和學生的壓力自然會增加。「明愛家庭服務」因應需要發表他們去年的研究成果,希望有關人士知所應對,減少這種「季節性的壓力」。

該機構在他們名下的4間小學和4間中學,分析了833份問卷(填寫的對象是小四至中二的學生),發現平均30%學生有潛在的「自殺意念」。他們的「自殺意念」是源於單親家庭、升學適應和青春期成長變化的心理困擾而產生的焦慮和抑鬱。

上述的調查結果並不令人驚訝,可算是老生常談,但社會當然不能掉以輕心。學生是社會未來的支柱,一個都不能少。一宗的自殺個案,表面只是泛起一輪漣漪,但內裏是颳起軒然大波,對家庭、學校和社會烙下不能磨滅的傷痕。

達成3W2H目標

唐朝名臣在《諫太宗十思疏》說:「臣聞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我們研究解決問題,可以「以古為鑑」,從鞏固根本和清除弊病做起。學生和家長的主要壓力是來自考試,這是無可爭議的。本港教育制度過度注重考試,由來已久;社會氛圍特別青睞考試尖子,根深柢固。要糾正這種積習,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說清楚明白,所以筆者先從「小處」着眼,呼籲教育界在培養學生發揮「智商」(IQ)的同時,還要特別加強訓練他們的「情商」(EQ)。

「情緒商數」是一種認識、了解和控制情緒的能力,和筆者經常提出的「精神健康教育」是一對天衣無縫的組合。根據可靠的研究,EQ高的人比IQ高的人更具競爭力,更容易出人頭地。

怎樣去增強學生的EQ?除了遺傳因素外,後天的培養也非常重要。首先,家庭教育是第一步,從幼兒班至大學的教育更起着關鍵作用,而最要緊的階段應該是由高小至初中的6年。筆者曾不厭其煩地提倡中小學要在這6年全面引入「精神健康教育」,作為規範化的科目(有規定的課節、課程、習作、測驗和考試),無論是「獨立成科」或以滲透方式在各科介紹均可。校方要因應個別條件,各適其適,去達到下列目標(學生要掌握3W2H):

1.什麼是情緒?(What)

2.情緒為什麼會出現問題?(Why)

3.怎樣知道自己和別人有情緒問題?(How)

4.怎樣去應付?(How)

5.在哪裏可以獲得支援和協助?(Where)

周遭的壓力會對人產生正面或負面的影響。負面的影響不但會傷害自己,你身邊的人也會成為無辜的羔羊。長期的負面情緒很容易使人罹患焦慮和抑鬱,甚至有更嚴重的精神病,最終導致自殺。

其實,學生在學校承受的壓力不只在學業成績上,還有另外一頭「一丘之貉」──欺凌。怎樣界定欺凌(Bullying)的定義?見仁見智!伴隨着很多港人成長的日本長壽卡通片《多啦A夢》(前稱《叮噹》),肥仔胖虎(技安)經常壓迫懦弱無能的大雄,當中很多劇情都涉及欺凌。最近,有報道指馬鞍山一所直資中學發生集體欺凌事件,當中牽涉頗為嚴重的肢體衝突,警方拘捕了8名17至19歲的男子,暫被控普通襲擊罪。

筆者行醫超過36年,當中病人有很多是教育界的朋友,知道學校的欺凌事件層出不窮,包括學生之間的矛盾,教職員的明爭暗鬥,還有鮮為人知的「學生欺凌老師」。這些都是「家醜」,學校當局當然要盡力掩飾,防止校譽受損,影響收生數目,以防出現「殺校」危機。

學校欺凌在世界各地都有,只是程度有所不同。很多先進地區採取開放的態度處理,但香港一直以來都視作禁忌,採取「鴕鳥政策」。香港的校園欺凌,可能對某些學生形成一種長時間、持續性的心理恐懼,害怕肢體遭受攻擊及語言暴力。這種學校積弊,因為是「家醜」,所以各校都抱着「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理他人瓦上霜」的心態。近十數年,當局積極推行「融合教育」,不少SEN(有特別教育需要)學生就讀主流學校,使欺凌事件雪上加霜。香港教育制度局部模仿別人的優點,但不考慮本身的能力,可謂「東施效顰」。長此下去,香港的大小校園都有機會成為不同的壓力鍋,使學生和老師視上學為畏途。這樣,特區政府大量投資於教育的公帑彷彿會付諸流水。天水圍一間小學的女教師在校內自殺,一所幼稚園的女校長「自行失蹤」5日,正是血淚斑斑的例子。

青少年自殺率上升

學生畢業後投身社會工作,又面對新的壓力,在未能適應時,大有機會成為「負重駱駝背上最後的一根稻草」。香港心理衞生會今年2月底發表一項研究報告,指出香港人的「抑鬱指數」再創新高,由2012年的4.69分升至2018年的5.52分。最令人擔憂的是,其中以18至24歲的青年情況最為嚴重。這批香港未來棟樑有這樣差勁的「抗壓能力」(抑鬱平均數6.3分),或許可以追溯到他們在學時沒有接受過有效的「精神健康教育」。

香港的2017年自殺率是10萬比12.36,較2016年少了38宗。全球自殺率的下降是普遍趨勢(社會比前穩定、某些地區的年輕女性得到解放及各國政府積極應對),本港亦不例外(2003年是「沙士年」,自殺率是10萬比18.8;2008年和2009年分別是14和14.1)。香港整體的自殺率隨着世界潮流下降,可是根據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中心的報告,本地青少年的自殺率由2012年的4.6%升至2016年的8.1%,增幅高達76%;19歲以下的自殺數字2016年是24宗,2017年升至36宗,增幅剛剛一半。

青年自殺,社會的損失最沉重。若要解決這個令人痛心疾首的事實,政府和社會所有階層都責無旁貸:教育制度和學校氛圍的改善,其重要性足以和提供充足的公營房屋相提並論。

請盡早推行完善的「精神健康教育」!請救救孩子!別讓學生的花兒謝了!

撰文: 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