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醫院的精神科住院服務

陳仲謀醫生 | 2019-04-16
先進國家的公私營精神病醫院都曾出現很多嚴重事件,有如電影《飛越瘋人院》中的情節。(劇照)

香港首間專為兒童服務的醫院坐落在啟德發展區,已在2018年底開始運作,並開宗明義稱為「香港兒童醫院」。

另外,幾十年前,港島區已有兩間「打正旗號」的專科醫院,分別是位於薄扶林和西環。然而,分別於1961及1981年成立的青山醫院和葵涌醫院,加上後來加入的大埔醫院,雖然同是精神病專科醫院,但都沒有「精神」的名號。可見,香港表面上相當現代化,但社會的整體氛圍,在精神病這個問題上仍然流於保守。

西方以前對精神病的禁忌和誤解,其實和中國習俗文化不相伯仲。歐美以前稱呼精神病醫院(Mental Hospital)為「瘋人院」(Madhouse、Lunatic Asylum、 Bughouse和Snake Pit)。這些先進國家的公私營精神病醫院都出現過很多非常嚴重的管理不善、瀆職、斂財和貪污事件,例如膾炙人口的奧斯卡得獎巨片《飛越瘋人院》中的情節,但現在總的來說是朝着正確的方向發展。

反觀香港近幾十年來儘管人口激增,但仍然只有3間政府的精神病醫院為廣大的市民服務,而私家醫院在這方面所擔當的角色始終是輔助作用,當然是聊勝於無。

驚弓之鳥

最近,南區一所私家醫院正式開設了精神病住院服務,雖然只得4間病房,8張病床,但始終是向前邁進了一大步。筆者有幸獲邀參加該院的「介紹日」,從他們的負責人口中得悉,開辦上述服務是政府發牌的附帶條件。這次有關當局的決定是絕對正確的,但力度卻嫌不足。

目前,幾乎所有私家醫院都以不同理由婉拒精神病人入院留醫。事緣於2000年一個患有精神病的產婦,在新界東區一間私家醫院從高處墜地,造成永久全身癱瘓。

傷者家人展開漫長的民事訴訟,最後於2011年獲得勝訴,據說該醫院和主診醫生合共要賠償過千萬元。自此之後,香港私家醫院(包括有宗教背景的)的管理人員都如驚弓之鳥,視精神病人如洪水猛獸,敬而遠之。

在這件慘劇發生之前,私人執業的精神科醫生可以在私家醫院診治病人,與患有其他疾病的人無異。因為私家醫院沒有精神科護士當值,又沒有相關的安全設備,所以入院的病人都沒有嚴重的自殺和暴力傾向。這種安排行之有效,對有一定經濟能力的病人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亦減輕了公營醫院的負擔。

筆者依稀記得約在30年前,有一個澳洲財團在西貢開辦一所「精神病療養院」,實際有進行治療程序,可惜經營了不久就無疾而終,大概是當時交通不便,宣傳不足,社會氣氛對私家精神病院有疑慮,自此之後便無聽聞有人有意成立具規模、有籌劃的私家精神病院。於是,本港私家醫院便以個別情況,以普通病人的條件,接收「無危險性」的精神病人,直至上述慘案發生為止。這種篩選病人的做法顯然存在歧視,無視「醫者父母心」的理想和目標。私家醫院缺乏誘因去接納精神病人,是基於他們大都門庭若市,生意應接不暇,犯不着「冒險」讓這些「特殊病人」成為心腹大患。

誠然,私家醫院的管理當局,在商言商,採取「寧缺毋濫」的政策是無可厚非,原因是萬一發生「不幸的事件」,他們會面對法律訴訟、龐大的賠償、傳媒的報道和醫務衞生署的調查或譴責。

基於精神健康服務界的持份者,無人敢公開站出來揭示私家醫院「歧視」精神病人的事實,政府有關部門又坐視不理,導致公營精神病醫院被「逼爆」,使部分中產的病人走投無路。當病人精神失控,家人無計可施,唯有將他們「捉入青山」,而這句說話便成為本地的「口頭禪」,寓意「有人黐咗線」,無形中助長社會對精神病的「標籤化」和「污名化」。

世界衞生組織(WHO)19年前便高瞻遠矚,推斷2020年抑鬱症將會從當時的「第4號殺手」上升2位,超越癌症,僅次於心血管疾病,成為人類的大敵。2019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有專家撰文說明焦慮症的數字已經超越抑鬱症。若這個研究結論屬實,單單是焦慮抑鬱症(不計算其他精神病)應該早已登上「人類頭號殺手」的位置。

三贏方案

精神病的病發率在全世界各地有急促上升的趨勢有目共睹。WHO引述英國《刺針》(Lancet)醫療雜誌的名句「No Health without Mental Health」(沒有精神健康就沒有健康),可見精神健康服務有「超然的地位」,香港特區政府必須猛然醒悟,未雨綢繆,以免災難臨頭,手足無措。

有人問:「香港各個公營醫療範疇都缺乏資源啦!」無錯!筆者無意談論其他方面,無謂越俎代庖,只針對自己熟悉的部分──精神健康服務。

筆者曾在本專欄反覆論述改善香港公營精神健康服務的每一個環節,現在希望和大家分享「精神病人入住私家醫院」的建議:

1.有錢入住私家醫院的精神病人將會源源不絕,雖然他們的住院費(一般不需施手術和繁複的檢查),應該不及其他專科醫療服務,但人數肯定可觀。政府可考慮一連串的「公私營合作」,例如批准私家醫院擴建,規定預留一定的床位專供精神病人使用;以後興建的私家醫院,發牌的條件必須有相當部分劃為精神病病房。

2.隨着「自願醫保計劃」在4月1日推出,標準的精神病住院費3萬元,私家醫院在這方面相信是有利可圖的。

3.醫管局可以考慮津貼中產精神病人入住私家醫院,以紓緩公營精神病房「被逼爆」的壓力。

4.私家醫院的人手較為充足,地方亦相對寬敞,對精神病人的復康必定較為有利,這是無可置疑的。

這些個人的淺見應是一個「三贏」(政府、病人和經營私家醫院的集團)的方案。

筆者希望南區的私家醫院精神病房運作成功,並盡快擴展服務,使其他醫院知所效法。私家醫院財政自主,行政較為靈活,成本效益多數比公營醫院好。「公私營合作」當是達標的唯一捷徑。

撰文: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