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藥健脾 袪邪扶正

陸錦榮 | 2019-04-29

美國華盛頓大學歷史系教授伊沛霞(Patricia Buckley Ebrey)對宋史研究情有獨鍾。她以「了解同情」的人文角度,為遭金人北擄的宋徽宗洗脫恥辱,還原徽宗藝術家的特質、高尚的情懷,並對他治國失敗寄予無限理解與同情。近日,筆者在書店看到伊沛霞教授這本《宋徽宗》(Emperor Huizong)中譯本,聯想起的情景,不是徽宗的瘦金體書法,而是他署名撰寫的《聖濟經》中關於香藥療疾的醫治見解。

古人很早懂得用香治病。1973年湖南長沙出土的馬王堆三號漢墓,便發現了記載使用香藥材料製作的多服藥香方。

香藥有多種品類,有植物類包括草葉類(如蘭草、艾葉、蘼蕪)、花果類(桂花、辛夷、花椒);木本類(降香、檀香)、木脂類(沉香、松香),及動物類(麝香、龍涎香)、礦物類(朱砂、硫磺、滑石)等。

關於香藥藥性,《神農本草經》和《本草綱目》都明確指出,其具「袪邪扶正、通經開竅」功能,亦有避穢防疫之效。如《神農本草經》載「麝香,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虐、蠱毒、癇痙,去三蟲,久服除邪」,顯示對香藥治病功能,古人很早便有清晰的認識和分類。

香藥有多種品類,桂花屬花果類。

袪邪扶正

佛教於漢朝傳入中國後,佛教醫學中關於香藥的使用在中土得到推廣,由是新增了如沉香、乳香、雞舌香、藿香和蘇合香等香藥材料。由香藥材料所製的藥香,具袪邪扶正及養生功效。箇中機制,(明)繆希雍在《神農本草經疏》沉香條下便說得很清楚──「凡邪氣之中人,必從口鼻而入,口鼻為陽明之竅,陽明虛,則惡氣易入,得芬芳清陽之氣,則惡氣除而脾胃安矣」。《顏氏香譜》亦指出,「五臟惟脾喜香」,香氣入脾,(明)李時珍在《本草綱目》肉豆蔻條中解釋,「土愛暖而喜芳香」,說明香氣能醒脾健脾。

除了健脾,香藥多具香溫走竄性質, 能夠快速疏通人體氣機,開竅人心,所以往往用來治療中風昏厥等急症。據蘇東坡和沈括所撰的《蘇沈良方》,便記述了使用蘇合香丸救急的醫案。當時淮南監司官謝執方突然嘔血不止,手足冰冷,鼻息已絕,命懸一線,醫者馬上用半両蘇合香丸灌下,病人很快甦醒過來。

另沈括在《夢溪筆談.卷九》中亦記述「王文正太尉氣羸多病,真宗面賜藥酒一注瓶,令空腹飲之,可以和氣血,辟邪」。文正飲後大覺安健,於是向真宗稱謝。只聽真宗闡釋,此為蘇合香酒,製作之法是每一斗酒,以蘇合香丸一両同煮,其功能可調五臟,解除腹中諸疾。真宗說罷便「出數榼賜近臣」,自此眾臣庶之家皆仿製,使蘇合香丸在宋代盛行。

蘇合香丸的功效可溫中行氣、開竅醒腦,治中惡(指感受穢毒或不正之氣,突然厥逆不省人事)或氣悶欲絕之證。其香劑組方包括蘇合香、安息香、檀香、木香、訶子、乳香、白朮、沒藥、香附、丁香、萆薢、朱砂、犀角、麝香、冰片等,俱為芳香之物。可以說,香氣走竄經絡、通暢氣機的功能,具獨特而快速的療養功效,當中關鍵,無疑與藥物的氣味相關。

中藥的五味(辛、酸、甘、苦、鹹)功能與入藥機制,徽宗在《聖濟經.審劑篇之氣味委和章》說得很透徹,「風生木,木生酸;熱生火,火生苦;燥生金,金生辛;寒生水,水生鹹;濕生土,土生甘」。基於「生者氣也,成之者味也」,天地萬物都是由一陰一陽、一生一成的機制所結合,因此,「風之氣散,故其味可用以收;燥之氣收,故其味可用以散;寒之氣堅,故其味可用以軟;熱之氣軟,故其味可用以堅;土者沖氣之所生也,沖氣無所不和,故其味可用以緩」。

《宋徽宗》的作者伊沛霞教授對宋史研究情有獨鍾。

有益於脾

在此理論基礎上,「骨收則強,故酸可以養骨;筋散則不攣,故辛可以養筋;脈軟則和,故鹹可以養脈;氣堅則壯,故苦可以養氣;肉緩則不壅,故甘可以養肉」。徽宗進一步提出,五味治養功能,人所知之,但其化氣為臭(氣味)── 腥、臊、膻、香,能夠有效治病,則非人人可識。芳草之氣美,有益於脾;石藥之氣悍,故能滋益陽熱……蘭草治脾痹,其氣足以除陳氣(一般指久困於脾的濕氣,因脾喜燥惡濕。若脾受濕困,運化營養精微的功能受損),顯示香可化濕,健運脾臟。

再細看宋徽宗,他常被後世視為失敗的皇帝,(元)脫脫在《宋史.徽宗傳》中,月旦「宋徽宗諸事皆能,獨不能為君耳」,褒中寓貶,綿裏藏針。然而,徽宗趙佶在《聖濟經》審劑篇的卷首語中強調,「用藥品製劑,猶如設官以施政令;藥劑用來療病,仿若分職而治,當人能勝任官職,官職又能發揮職能,則政治昇平,因而調藥之劑,豈容苟且」,趙佶強調用慎重之心以審調藥劑,來類比國家治則,選賢任能,不期然令筆者想起《史記.楚元王世家》一句話,「安危在出令,存亡在所任」,國家元首制訂法令,影響一國安危,但國家的存亡,往往敗於所任非人。看審劑篇的卷首語,誰敢說徽宗對治國一無所知?

伊沛霞教授認為,徽宗登位之初,即面對朝廷激烈的新舊黨爭,他試圖擺平黨同伐異的敗壞環境,卻始終無法扭轉大局。究竟徽宗是無能之輩,只懂金石、醫、書之藝,抑或為外部環境所制,終無所作為,是時耶命耶,無言以對,只能訴說造化弄人,且更燒一把沉香,從芳香的縷縷煙霧中,翻看約1000年前張擇端所畫《清明上河圖》上北宋社會的繁榮景象,徽宗以瘦金體在畫上所題清明上河圖5個字,一切都隱化在煙靄之中,歲月留痕永遠如霧似幻!

撰文:陸錦榮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