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也瘋狂

李維榕博士 | 2019-05-11
有些極端的例子,孩子成了小霸王,父母反而成為驚弓之鳥。

這女孩13歲,已經拒學一年。每次上課就肚子痛或頭痛,不是半途而返,就是待在學校的休息室,父母完全沒有辦法。

母親認為這都是藉口,千方百計逼她上課,不但全無效果,反而終日因為制止女兒上網吵個不停。

鬥不過時,女兒鬧着要尋死,母親也一時動氣說:你去死吧!

女兒真的爬上窗框,母親嚇得趕忙低頭認錯,好不容易才把她勸說下來。父親知道後,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女兒是心肝寶貝,心中明顯責怪妻子處事不妥。對他來說,不上學就算了,女兒若真的跳了下去,可不得了。

另一個男童才10歲,也是不肯上課,他說不喜歡上課,也不喜歡參加任何活動,只想在房內上網。父母逼他,他就說:生不如死!

留家比上學重要

這兩個孩子都被診斷為患有抑鬱症,有趣的是,兩人都眉目精靈,應對自如,除了談起上學時無精打采,大部分時候都有條有理。反而是他們的父母,不是被氣得紮紮跳,就是滿面的焦慮,一腦子的無可奈何。

剛從上海做完培訓回來,見了5個同學帶來做督導的案例,自己也見了5個家庭,大部分都是拒學的孩子。

在這教育普及的時代,怎麼有這麼多孩子不肯上課?他們由七八歲到20多歲,各有各的故事,花樣百出。而且不一定與學校有關,很多孩子都指出家中有比上學更重要的事要處理:有個孩子說,他不上學,是因為要看守住不停自殺的媽媽;另一個孩子說,他留在家中,爸爸才不會酗酒。也有孩子說,媽媽必須以她生病為理由,才可以令晚歸的老公返家。

這些孩子往往不單輟學,還有自殺傾向。我這次碰到一個18歲的少女,談起死來津津樂道。她說:「生存,究竟有什麼意義?說什麼名成利就,說什麼孝敬父母,到頭來不也是一場空,全是白忙,等着你的永遠是死亡!既然人生下來終歸要死,又何必多此一舉?」

聽到有人自殺,她就說:「這正正是我要達到的願望!」父母嚇壞了,趕緊把她送入精神病院。

我問她:「是你喜歡這裏的環境嗎?還是欣賞這裏的伙食?」她忙着說不,指着父母說:「是他們喜歡!」那麼應該是父母進醫院才對呀!

記得早年在紐約,政府為了節省開銷,要關閉一些兒童病院,我隨老師Minuchin參與這個項目,遇到一個9歲的病童。當時Minuchin也是這樣問他:「為什麼住院?」他說:「因為我的父母管教不了我!」Minuchin說:「那麼為什麼不是他們住院?」

只是那個笑話在這裏起不了作用,這少女的父母親坐在一旁,恨不得跟她一同住院!

小霸王vs驚弓鳥

父親聽到少女要死,急忙糾正她的想法,他說:「我小時也碰到千般挫折,讀書不成,被父母打罵,我都沒有洩氣!只要活着,沒有過不了的關,我承認自己有很多問題,並不完美,但是我相信做人還是很有意義的!」

父親說個不停,也不知道是為女兒還是為自己打氣。他的言談正面,表情卻十分沉重。如果沒有聽到他說的話,還以為患上抑鬱症的是他。

我問女兒,父親的話對她可有作用? 她搖搖頭說:「這話聽過一萬次了,但是他停不下來,一說就一兩個小時,誰也阻擋不了。」

母親也說:「他一開口,我們非聽完不可!」

人的行為往往都是對比的,有個不斷尋死的女兒,就會有個不斷灌輸正能量的父親;又或者先有個強調積極做人的父親,才有個消沉抗議的女兒?但是這次我倒是站在父親的一方,女兒要去死,父母哪有神態悠然的可能?

沒有什麼比孩子不肯上課與不想做人更讓父母頭痛!以前的父母,起碼可以擺擺權威,迫使孩子就範。現在孩子說要死,連老師及兒童專家都不敢妄動,只叫父母順着孩子,不要多加壓力。如此一來,父母親更是戰戰兢兢,寸步難行。

有些極端的例子,孩子成了小霸王, 父母反而成為驚弓之鳥,亦奉亦恭,惟恐侍奉不周。有個15歲的男孩,大人一不聽話就失控,家中沒有一件完整的家具。為了避免他生氣,母親連走路也不敢發出聲音,父親不小心得罪了他,兒子叫父親認錯掌嘴。家中出了一個恐怖分子,專家還叫父母去了解兒子的心態。歸根結柢,都是因為有孩子自殺成功,讓人人自危。

理直氣壯拒成長

孩子也聰明起來,知道一聲要死,便有千軍萬馬之力;又或者成為精神病人,理直氣壯地拒絕成長。有個長期欺凌父母的青年人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當我們勸說父母脫離掌控時,他說:「你手下留情,別斷我生路!」

以前都是大人說了算,孩子無從反抗。現在提倡親子,連孩子放個屁,都要分析它有多響或多臭,小屁孩被供奉成老祖宗,誰也不敢言罰。

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真的是父母也瘋狂!

教育孩子是一項艱巨的學問,何時要嚴?何時要鬆?讓天下父母都不容易把握。合拍的父母,起碼有個可以商量的夥伴,從錯誤中一同學習;不合拍的父母,他們的矛盾就會在執拗時更加無所遁形!

孩子出現問題,正是考驗父母能力的一面照妖鏡。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孩子出現問題,正是考驗父母能力的一面照妖鏡。

熱門話題

人人健康

30+

40+

50+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