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由世界莫測高深

陸錦榮 | 2019-05-27

病痛纏身,附體不去,是疾病在人體傳變,去留不定,令人難安,但更深層的根源在於驚怕,對死亡未知世界的恐懼,為卜巫醫療留下發揮空間。中國春秋時代之前,巫官行醫事,是當時醫療服務的主流,後來巫、醫分家,但在分道揚鑣過程中,醫巫並行在民間走了一段千年漫長歲月。今日,我們仍然看到一些對藥治缺乏痊癒信心的病患者祝禱求治憂懼之情,反映人類始終未能徹底識破疾病的真面目。

從醫療發展史看,藥治、針灸和巫術──祝由和禁咒,是人類對抗病魔的三大手段。按《中醫大辭典.祝由》條,「祝由病由,是古代以祝禱方法治病的名稱。《素問.移精變氣論》,『古之治病,惟其移精變氣,可祝由而已』。後世稱用符咒禳病者為祝由科,屬巫醫一類」。

據馬王堆漢帛書《五十二病方》資料,祝由治病,主要以動作、道具、語言等手段驅除鬼魅,如吐唾液、噴吐動作後念祝辭。敦煌出土的《發病書》更載有占卜法,透過找出初得病日、當日主事的鬼名是誰,然後書符,再配合「急急如律令」等咒語,以擺脫疾病魔爪。如P.3556V《發病書.推十干》記:「甲乙日病者,鬼姓起名天保,令人頭痛,以十青紙身,呼名求之吉……」

醫巫並行

此外,更有一種以「代人」驅病療法。做法是把柏木、蠟、米、麵、麻、土等材料製作成人形,即所謂的「代人」,然後將之送到占斷致病鬼魅的所在位置,或配以相應儀式,如酒脯祭祀、施咒等,把病轉到「代人」身上,使病患者得以痊癒。

從醫療發展史看,藥治、針灸和巫術──祝由和禁咒,是人類對抗病魔的三大手段。

到唐代,據《唐六典》太醫署令記,朝廷因循隋制,設立「咒禁博士一人,從九品下……以咒禁破除邪魅……」,可見當時政府設立專責機構,對以祝由術驅病的醫療活動進行管理;也說明唐代「醫巫並行」治病十分普遍。

唐文宗大和年間,詩人杜牧的弟弟杜覬患了眼疾(白內障),先後延請當時的著名眼科醫師石公集及周師達治病,治療無效,後來聽說九疑山有隱士綦母宏「能癒異疾」(見杜牧《樊川文集》卷十六《上宰相求湖州第二啟》),最終還是尋求湯藥以外的「超自然」力量護佑。可以說,巫醫之術是古代醫療服務體系一個組成部分,直到宋代,以巫行醫之風仍盛。(宋)李元綱《厚德錄》卷四記,官員周湛(真宗天禧三年甲科進士)到戎州(今四川宜賓市西南)出任通判官,當時「其俗尚巫,有病輒不醫,皆聽巫以飲食,往往不得癒,周湛以行政命令禁俗習,又刻方書於石上,自是當地人始用藥,病者得以存活」。

另(宋)曾敏行(1118-1175)記夏英公(985-1051)到江西任官職,當時,豫章郡(今江西省南昌市市區)爆發疫病,夏英公命醫師製湯藥分發給居民,但醫師說,藥雖分發了,但恐怕白白浪費啊。夏英公一聽反問原因。醫師說,因江西之俗,尚鬼信巫,患病從來不服藥。夏英公隨即表示,如此一來,豈非死人無數,於是下令逮捕巫師,並加以杖罰,一年內,共處置了一千九百餘人(《獨醒雜誌.卷二》),可見宋朝時,四川、江西和廣西等地,祝由治病相當普遍。

究竟祝由術如何治病?據出土的周家台秦簡,有多則治療蛀牙處方,其中一處方──「看到東邊老牆,按照禹步法行三步,說道:『啊,稟告東邊牆大人,某人患蟲牙,如果讓某人蟲牙痊癒,願意獻上黑色母牛』。向前看見地瓦,拿起來,看到牆上有瓦,於是禹步,結朿。就拿牆上的瓦埋在東邊牆根下面,把牆瓦放在下面,把牛放在上面,於是拿剛才踐踏的瓦蓋上,埋藏牢實。所謂『牛』,是指頭蟲」(引自張雷編著,《秦漢簡牘醫方集注》,中華書局,2018年,頁75)。牙痛病者行禹步,據《玉函秘典》,「禹步法,閉氣先前左足,次前右足,以左足並右足,為三步也」,同時用黑頭的蟲來代牛做祭品,向神靈禱求。按照此方,從何取得療效,委實令人費解。

不可猜測

另一處方──「用蜀椒七顆,脫去蜀椒子。拿起兩塊瓦,到東西牆邊太陽出來能照亮的地方,先將一片瓦埋在牆根下,再圍繞它行禹步三步,祝禱道:『呼,牆根啊,如果讓某人的蟲牙痊癒,我給你蜀椒子』。然後數七個蜀椒子,蟲牙治癒,就拿起的瓦蓋上蜀椒子。」據中醫學的觀點,蜀椒有治療齲齒作用。(晉)陶弘景《名醫別錄》載,「堅齒髮」,此治方總算與牙齒扯上關係,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兩個治方都提到禹步,究竟禹步怎樣發揮出療效?也許是透過動作刺激經絡進行自療,或許是巫師藉此對病患者進行去病的信心灌輸,是一種心理療法,但所有答案都只能是臆測。

隨着近世鈴醫(又稱走方醫,江湖郎中)式微,重醫理和辨證論治的儒醫走上醫療服務前台,鈴醫和巫醫已遭徹底邊緣化,銷聲匿跡。據于賡哲教授研究,隨着醫藥治病水平提高,咒禁療法治病的「適用範圍」逐步縮減,那些死亡高率、難以治癒或帶有或然性的疾病,患者才尋求超自然力量,如咒禁之類療法解救(見《唐代疾病、醫療史初探》,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1年,頁116)。

的確,大自然對人類提出太多難以明白的問題。中國的命理方術,是人類意圖臆測造物主對個人命運安排的秘密;祝由方術,是人類對自身走向必死歸途的反抗。然而,疾病在人體去留或癒或殁帶有隨機性,生死不由人,清楚說明,神意只可服從,不可猜測!

撰文:陸錦榮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