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椅子

李維榕博士 | 2019-06-01
大部分有問題的夫婦都是各說各話,無論事情是大是小,言詞是輕是重,就是怎樣也說不到一塊。

聖嚴法師說,夫妻是講倫理,而不是道理!

分別在哪裏?講倫理,就是互相包容,互相諒解,互相尊重。講道理,就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有理說不清,不斷糾纏。

大部分的夫妻矛盾,都是卡在愛講道理的層面。那個娶了南方第一美人的校長,就是不停責怪妻子無理,每次妻子鬧情緒,都是曉之以理。他不知道,正正就是這種不斷說教的方式,讓妻子情緒失控,把大美人變成潑婦!

那個認為老婆是精神分裂的男人,也是同一毛病:不停向老妻講理。妻子問他:「我管教女兒,無論你多麼不認同我的方法,能否不要老說是我不對?先支持我,再在私下數我的不是?」男人答:「是你沒有道理呀,我是幫理不幫親!」又是一個理字累人!

妻子與女兒較勁,丈夫覺得孩子比老婆有理。如此一來,母親與孩子就成為平輩,甚至連平輩都不如,一個在丈夫眼中比孩子都不如的妻子,如何管教得了孩子?而屢屢挫敗的母親,又怎能不精神分裂?

教子變成被教

很多無法處理孩子的父或母,並非不懂教子之道,而是礙於孩子後面有座靠山,才會弄得如此狼狽。那個投訴家有「豬一般的伴侶」的男人,就是另一個例子。明明是他在管孩子,說着說着,就變成孩子在審他,而且態度比父親更是理直氣壯。母親的一句「我覺得孩子比爸爸更明白事理」,就奠定了父親由「教子」變成「被教」的角色。

都說我們的家庭文化深受儒家思想影響,而孔學不是講究五倫嗎?什麼時候孩子被放在超越父母的位置?現代很多父母,容易尊重孩子,卻不容易尊重伴侶。親子而不親老伴,當然就只落得豬一般的拍檔!

歸根究柢,都是基於夫妻沒有站在同一陣線,才會如此代界不清!同一陣線,並非要求凡事一致。父母意見不同是絕對正常的一回事,君子和而不同,只要心平氣和地尊重彼此的分歧,矛盾還是容易解決的。講道理,就是舌劍唇槍,你死我活;講倫理,就是誰對誰錯並不重要,萬事有商量。

我有一個家庭評估的程式,就是探討父母如何商議及解決彼此的分歧,然後讓孩子作反應。發現大部分有問題的夫婦都是各說各話,無論事情是大是小,言詞是輕是重,就是怎樣也說不到一塊。表面上是說事,骨子裏都是在指摘人。而且長期陷入這種惡性循環,彼此變得超級敏感;不停牽動對方的情緒,即使沒有大吵大鬧,也是危機重重。怪不得他們即使沉默不言,孩子也會十分不安。

沒愛也要有情

見過太多不幸的夫妻,我妙想天開, 為每對夫妻度身訂造一張「魔法椅子」!這是一張解決問題的椅子,夫婦坐上這張只有兩人座位的椅子,就會一改常態,像變形金剛一樣能屈能伸,能他們所不能的!

但是這椅子有個特別的要求,又叫做「文明人的椅子」,坐在上面,就要有文明人的行為。無論多麼不贊同,都不可以攻擊對方,都不可用鄙夷的表情或揶揄的語氣;也不可以說不服對方就大發脾氣,或怒目相向。

這是一張心平氣和的椅子,夫妻一起坐上,就要靜心、靜意,同時要自律,不能任性。

這也是一張講禮、講情的椅子!坐在上面不要忙着說話,先看看你的伴侶。這個陪你走了很多路的人,無論有多不滿,既然是一家人,就要願賭服輸,沒有愛,也要有情,毋須太多大道理。

遵守了這些原則,這椅子就能發揮它的魔法,而且每對夫婦都要根據自己的情況來設立自己的準則。

那一對傳統男人和摩登女人,他們幾經辛苦才結得成婚,現在妻子已經有孕,但是仍然因為無法妥協而兩地分居。他們是我第一對邀請坐上魔法椅子的夫妻。他們定下的規則就是:已經聚少離多,更要珍惜難得的見面,坐上椅子,就不能東張西望,或各自電話上網;無論最後決定在哪裏定居,都要有運動員精神,不可事後算賬。

那對校長夫婦,他們的椅子也有特別規則:無論彼此怎樣不服氣對方,都要守禮貌,不能無理發作。先把雙方的要求訂立,才進行對話。校長對妻子說:「知道嗎?要有做人的禮貌!」話未完,妻子已經變臉色,因為明顯地他又在針對她。好在他這次覺悟得快,趕忙改口。很多夫妻不知道,有一些話,可以讓老伴多一分溫柔,也有一些話,令對方想把你捏死!

一起跳雙人舞

魔法椅子的魔法,就是聚焦在夫妻!因為夫婦的最大盲點,就是結了婚還以為自己是個體,忘記了婚姻是雙人舞!要跳得精采,是需要長期培養和一同學習的。這張椅子只是提供一個舞台,每天起碼要一同坐上15分鐘,愈長愈好。

孩子也可以參與這張為父母而設的魔法椅子:我有兩個本來十分難教的小姐弟,無限興奮地指導父母如何使用椅子的魔法,一個忙着把父母的手拴在一起,一個把他們貼錯門神的臉孔轉向對方;他們由小搗蛋變成愛情專家,父母親也由長期的冷漠變得暖和起來。

這就是我的魔法椅子,所有夫妻都應該訂造一張!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信 ● 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健康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聖嚴法師說,夫妻是講倫理而不是道理。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