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靶向治療最新發展

崔家倫醫生 | 2019-06-14
前列腺癌威脅本港男士健康。

前列腺癌在本港男性致命癌症中排第四位,讓不少男士聞之色變。不過,相對而言,前列腺癌對不少治療的反應都頗理想,舉例,「荷爾蒙去勢治療」對原發性前列腺癌細胞便有着很好的成效。但當癌細胞群不斷演化,或因帶有先天遺傳的突變基因,有部分病人的癌細胞變得有轉移傾向及對荷爾蒙治療沒有反應。醫生可能要採用更進取的治療方法如化療,但往往帶有很多副作用。

幸好,近年有了新一代口服荷爾蒙療法,雄激素受體抑制劑,例如「阿比特龍」(Abiraterone)、「恩雜魯胺」(Enzalutamide),以及最新的Apalutamide。此類藥物專門針對及更有效抑制雄激素受體。臨床研究亦顯示可延緩癌症的轉移時間。

當荷爾蒙治療失效

病人陳先生兩年前不幸確診第二期前列腺癌,醫生決定為他安排前列腺完全切除術(Radical Prostatectomy),報告發現有淋巴結轉移,因此術後需加上荷爾蒙治療,癌指數(PSA)一路下降至0.1ng/dL左右。然而最近幾次的覆診,陳先生的PSA已經連續上升了多次,且大於2ng/dL,血清睾丸酮(Testosterone)仍舊維持在夠低的去勢水平。病情已進展到「荷爾蒙抗性癌」的階段,亦即代表荷爾蒙治療已經失效,但是除了持續上升的PSA數值,他似乎沒有其他症狀,骨掃描與電腦掃描(或磁力共振)也未見到任何癌症轉移。不過陳先生與家屬看到PSA不停地上升,始終非常擔心。

陳先生的情況已經進入「未轉移」的荷爾蒙抗性癌,也就是用一般的影像學檢查,未發現癌症轉移,但是現有的荷爾蒙治療已經不足以壓制腫瘤及PSA。對於某些高危病人(PSA 數值翻倍時間很短,例如少於半年),大約不到一年時間,就會在影像檢查中出現遠端轉移,進展到「轉移性」荷爾蒙抗性癌。

以前,這類荷爾蒙抗性癌,醫生除了持續使用荷爾蒙治療之外,因為沒有明顯的臨床症狀,等到病情進展至發現癌症遠端轉移才會採取積極的治療,例如化療或新一代口服荷爾蒙療法。

降低遠端轉移風險

2018年,最新發表的兩篇國際大型臨床研究SPARTAN和PROSPER指出,使用傳統荷爾蒙治療,加上新一代口服荷爾蒙療法(分別是Apalutamide及Enzalutamide),用於治療尚未轉移的荷爾蒙抗性癌病人,可顯著降低遠端轉移的風險,且延緩遠端轉移長達2年。除此之外,也有效延長臨床症狀發生與降低近五成症狀發生的機率(例如骨折、疼痛)。

另外,今年5月,有一項大型研究TITAN顯示,甚至轉移性去勢敏感性癌的患者,加上Apalutamide後,可減少33%死亡率。要注意的是,實驗組較多出現的副作用包括疲勞、皮膚紅疹、甲狀腺功能低下,以及骨折等。

幸好,就算在癌轉移發生後,醫學界已有新的醫治方法可作考慮,例如鐳-233(Radium-233)、鎦-177(Lutetium-177)等靶向放射治療。

在精準醫療的世代,國際上也開始有共識,在這情況下,會建議病人進行基因突變的檢查,尤其BRCA1/BRCA2的病態突變。

在「轉移性荷爾蒙抗性癌」(mCRPC)的個案中,儘管患者使用「雄激素去勢療法」(Androgen-Deprivation Therapy)阻斷雄性激素的作用,但前列腺癌仍然生長並蔓延至身體的其他部位。可能醫生會考慮替病人檢測是否有BRCA基因特變,再看能否試用PARP抑制劑。

Olaparib是一種「多聚ADP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劑,早於2014年底,美國和歐盟已經批准上市,並運用在晚期卵巢癌、接受多種療法但失敗的BRCA突變(BRCA-mutated)患者身上。同時,這類新藥也已展開了14種不同適應症的臨床實驗,包括前列腺癌。

尚待更多數據支持

PARP抑制劑針對有DNA損傷修復缺陷(如BRCA突變),是優先殺死癌細胞的靶向療法。涉及PARP酶活性抑制,和PARP-DNA複合物形成的增加,從而導致DNA損傷致癌細胞死亡。

研究結果顯示,當PARP抑制劑加上「阿比特龍」聯合療法組的影像學,無惡化存活期中位(rPFS)為13.8個月,而「阿比特龍」單一療法組則為8.2個月。雖然結果令人鼓舞,但醫學界需要更多的研究數據支持,才會考慮將此類聯合療法作廣泛臨床應用。

最後補充,上述提及有關前列腺癌的治療方法都有不同的成效、副作用及風險。如有懷疑,請向主診醫護人員查詢。

撰文:崔家倫醫生_泌尿科專科

 

[信 ● 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變種病毒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前列腺癌在本港男性致命癌症中排第四位。

熱門話題

人人健康

30+

40+

50+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