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應該遵循醫生的指示

羅鷹瑞醫生 | 2019-07-10
如果你對你的醫生有高程度的信任,那麼應該盡量遵循他的建議。

筆者從事醫療服務行業超過38年,個人經驗是大部分患者都會遵從醫生的指引,但仍然有少數病人選擇堅持己見。本文嘗試討論為什麼患者應該遵循醫生的建議。因為筆者的專長是心臟病學,所以亦會嘗試用這角度來闡釋本文的立場與結論。

首先,醫療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專業學科,要知道醫生為患者選取治療,不是基於個人知識層面或邏輯推論,而是依靠醫學研究得來的硬數據,結合醫生行醫臨床經驗而作決定的。

換句話說,疾病的治療與藥物的選擇,不一定用邏輯或一般常識就可以解釋得到。患者更要明白醫生所擁有的醫學知識,並不是高智商或曾接受高等教育的外行人便能輕易了解的學問。

醫學複雜性多於想像

醫學發現也可以是偶然,而不是邏輯性的,例如在發現青黴素(penicillin,盤尼西林)就是一個好例子。從十九世紀後期開始,科學家和醫生就不同類型的黴菌(包括青黴菌penicillium)的抗菌特性進行了大量研究,但沒有得出結論。直到1928年,蘇格蘭科學家Alexander Fleming最終將盤尼西林的抗菌特性分離出來,但他承認這發現純粹是一個意外。而盤尼西林的發現,標誌着二十世紀抗生素革命的開始。

藥物學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必須接受的事實就是,無論理論上有多好,如果一種藥物A用於疾病X的時候沒有任何治療效益,那麼藥物A便不會用來治療疾病X的。例如,在流行病學研究中觀察到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HDL,「好膽固醇」)水平非常高的患者,其冠心病併發症的風險低於HDL水平極低的患者。

菸酸(niacin)是一種過去曾經廣泛用於提高HDL的維生素,用於治療極低HDL的患者。然而,即使處方菸酸可以有效地將HDL水平提升高達30%,但暫時仍然沒有任何臨床研究表明,後天提高HDL便可以降低冠心病併發症或死亡的風險。因此,很多醫生已放棄處方菸酸來提高HDL;再者,服用菸酸亦很多時有明顯的副作用。

部分患者高估自己對醫學的分析能力

有些時候,醫生也會遇到其他行業的專業人士,而部分這類患者可能會過分強調自己的個人理解或甚至高估自己對醫學的分析能力,在治療方面鹵莽做出服藥與否的決定,在這情況下,醫療事故發生的危險便會提升。

塗藥性金屬支架優於可吸收支架的反邏輯

另一樣有助於說明醫學常識是複雜於您所想像的例子,是使用塗藥性金屬支架(DES)與生物可吸收支架(bioresorbable stent, BS)的比較。當然, BS聽起上來似乎優於DES,因為理論上BS會在2至3年內被吸收回到體內。反之, DES植入後,終生都會有一些金屬留在冠狀動脈中。但問題是在植入BS後,BS支架部位有血栓形成的風險比植入DES後高。由於這些安全上的擔憂,連最負盛名的一個BS製造商在2017年底也選擇停止其BS的生產,BS科技也暫時畫上一個句號。

不可未經醫生批准的情況下停藥

未經醫生批准的情況下停藥,可能會導致某些潛在的致命後果。例如,在植入DES後,冠心病患者需要服用血小板抑制劑組合,包括亞士匹靈(aspirin)和氯比格雷(clopidogrel)至少6至12個月,甚至長達30個月或更長時間,以防止新植入支架內的凝血危險;不過,支架植入一年後很多患者只需要服用單一種血小板抑制劑。但如果在頭半年患者擅自單方面停止服用這兩種血小板抑制劑組合,支架內血栓形成的危險會顯著增加,最嚴重情況下可導致心肌梗塞,甚或致命。

治療組合可能需要多種藥物

所有病人都希望服用的藥物數量愈少愈好,但就治療冠心病而言,醫生使用的許多藥物都是基於循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這意味着醫生所選擇的治療方案主要考慮已發表的權威醫學研究成果作為其治療指南。因此,如果醫生對患者處方3至4種藥物,那是因為有大量研究表明該3至4種藥物都有重要臨床效益,包括延長生命和/或減少併發症等等。

信任你的醫生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對你的醫生有高程度的信任,又假設他訓練有素並且具備專業資格,那麼你應該盡量遵循醫生的建議。如果你不信任這醫生,你應該尋求第二意見,但就不應該毫無緣故下,停止服用醫生為你處方的藥物。

自行配藥致嚴重後果

不可在無醫生監督之下在藥房自行配藥

藥物治療也應該由你的醫生主導,如果沒有你的醫生批准或許可之下,病人不可以無限期地在街坊藥房購買藥物。理由很簡單,你的病情可能會改變,治療方法也因應着病況改變而有所調整。

筆者曾經照顧過一位患有房顫的病人,當時還沒有新一代抗凝血藥,因此需要接受華法林(抗凝血藥)治療。患者被告知,服用華法林時,他需要進行定期(每月至少一次)血液檢測以確保華法林劑量足夠。房顫可能會導致中風,如果華法林劑量不足(抗凝水平過低),則中風危險增加,需要不時調整劑量。不幸地,診斷房顫後他不單沒有覆診,或定期驗血,但有在街坊藥房自行購買兼且長期服用華法林。在一年沒有覆診之後,有一天他突然中風,當時驗血證明抗凝水平不足,患者餘生半身癱瘓。這是無醫生監督之下自我配藥導致出現嚴重併發症的最明顯例子。

結論

如果你相信你的醫生有誠信,具備適當的專業資格及擁有足夠臨床經驗,那麼在服用藥物時你必須信任你的醫生,不可以胡亂停藥或在沒有醫生監督之下在藥房無限期自行配藥。

(以上文章討論醫藥治療的複雜性, 及為何患者需要對醫生有基本的信任。但如果疾病有多於一種冶療方法的時候又怎麼辦呢?筆者會在下一篇文章與讀者探討病人如何與醫生作一個有知情同意之下的聯合決定。)

撰文:羅鷹瑞醫生_心臟科專科

 

[信 ● 健康] 信任醫生非難事,遵循指示減併發!【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