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畜共通傳染病

關德祺中醫師 | 2019-07-12
鼠疫、兔熱症、 禽流感、豬流感……憑名稱就知是人畜共通病。(新華社圖片)

傳染病的傳染途徑,中醫古籍在公元元年前後記有人傳人,明末清初記有人傳人、牛傳牛、羊傳羊、雞傳雞、鴨傳鴨。《瘟疫論》強調其氣各異,忽略了瘟疫跨物種也可相傳:「然牛病而羊不病,雞病而鴨不病,人病而禽獸不病,究其所傷不同,因其氣各異也。」由於時空所限,連主張中西醫合作的民國名醫張錫純也沒想到瘟疫可跨物種相傳,他在《醫學衷中參西錄》記述了現在看來顯然是牛傳人的一場瘟疫,作為一位醫師抗疫救人,卻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對抗的是一場瘟疫。

中藥奏效

1905年4月(又是晚春!),張錫純居住的鄉縣爆發牛瘟,死了很多牛,人們把死牛劏剝,棄去內臟,只食其肉,未聞有中毒者。唯獨鄉縣北部的人因食牛肉,同時中毒者二百餘人,於是請他出手解救。他奔赴現場, 距離疫區還有約7里多的路上已見有3個人病死了,可見疫情相當嚴重。中毒之現象:發熱、惡心、瞑眩、脈象緊數。張錫純投以黃連、甘草、金銀花、天花粉諸藥,皆隨手奏效。

疫情似乎就這樣終止了。過後,張錫純試圖查找中毒之因由,見當地人處理牛肉密切接觸到紅荊樹條,於是提出了一個非傳染病的假設──牛肉與紅荊相沖。然而,或許張錫純沒有考慮過,當地人處理牛肉方法依舊,多年均未發生中毒,為何單單發生在這年?本欄試圖重組當年案情:牛瘟爆發4月最烈,到張錫純出手相助已延至五六月,氣溫變熱,日常氣溫持續在25℃以上,病原微生物的生存、繁殖及傳播力大降,故疫情戛然而止。雖然張錫純受時空所限,未能認識那場牛傳人的瘟疫,但他謹慎又謙虛的治學態度仍值得尊重。

張錫純可能還不知道,牛瘟之前的二三十年,以微生物學為基礎的傳染病學已在歐洲興起,發現病原微生物可以在動物之間、人與人之間傳染,也可以由動物傳人或由人傳動物。由於海外資訊尚未傳入,以致主張中西醫合作的張錫純也未能藉此機會引領瘟疫學與傳染病學接軌發展。近十多年來,傳染病學開始關注寄居在脊椎動物的病原微生物的傳人風險,即人與禽畜之間共通的傳染病,簡稱人畜共通病(zoonoses)。

言之過早

鼠疫、兔熱症、禽流感、豬流感……憑名稱就知是人畜共通病。還有更多不帶動物名稱的人畜共通病,例如愛滋病、沙士、炭疽病等,病原最初都是由動物傳人。愛滋病毒乃由西非中部的黑猩猩傳給人類,然後再由人傳人蔓延全球。有些只在動物身上流行的傳染病,例如非洲豬瘟,未見傳人,暫未算是人畜共通病。但不排除有日發現人感染非洲豬瘟也有不良反應,現階段就斷言非洲豬瘟不傳人的態度輕率又武斷。

作者為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柴灣)應用科學系高級講師

 

[信 ● 健康] 傳染病毒易生疫症? 中醫學說可派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