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倚天談矛盾

陳仲謀醫生 | 2019-10-01
《倚天屠龍記》內的人物經常處於矛盾和兩難處境。 (劇照)

踏入10月,不禁想起我們尊敬的查良鏞(金庸)先生,已離開他創作得五彩繽紛的武俠世界將近一年了。

金庸的十幾套「新派武俠小說」,繼承中國傳統章回小說的特色,又引入現代西方小說,描寫人物心理的手法(雖然查先生在細緻和深邃方面的描寫,不及300多年前的曹雪芹),別樹一幟,是二十世紀文學世界其中一個奇葩。可惜,金庸武俠小說由於翻譯困難,未被全球讀者廣泛認識,但在華文世界中則奉為雅俗共賞的佳作,這從華人社會的電影、電視、漫畫書和電子遊戲不斷以金庸武俠世界作為創作藍本便可見一斑。數月前,香港觀眾更剛剛欣賞完最新一輯的內地連續劇《倚天屠龍記》。

如以「結構主義」的角度解構金庸小說,其中的主體都涉及人物和事件的矛盾。事件的矛盾是客觀的,這包括時代的背景──民族鬥爭(華夷之別)和名門正派與邪魔外道誓不兩立;人物轇轕就不外乎恩、怨、情、仇,是絕對的主觀感情。

從精神治療學而言,人非草木,喜、 怒、哀、樂以至焦慮,都會使人極度困擾,就筆者臨床經驗的體會,最黯然銷魂的是「矛盾心理」。本文集中討論的「矛盾」是心理性(Psychological Conflict),而會觸及事物的矛盾性(Contradiction)。以下就以家喻戶曉的《倚天屠龍記》(劇情以第一版《倚天》為依據)人物作實例,向讀者說明:

江湖盛傳「寶刀屠龍,倚天不出誰與爭鋒」,正邪兩派都希望得到這一對神兵利器,成為武林盟主。峨嵋派掌門滅絕師太,派遣其愛徒紀曉芙下山,一方面想搶奪屠龍刀,一方面要對付明教。紀女俠在和明教「光明左使」楊逍在鬥爭過程中竟然互生情愫,甘於悔婚武當派弟子殷梨亭,並生了一個私生女,取名楊不悔,以表示對楊逍的愛情是不會後悔,後來更堅持原則,最後被其師父擊殺。這個情節是金庸小說其中的一條主軸──客觀的正邪誓不兩立,是不解的矛盾,而主觀的男女感情執着卻突破了世俗藩籬,可是要付出沉重的代價,造成故事矛盾的「原型」(Prototype)。

陷入難以取捨困局

這個「原型」繼續發展和加強。本書的主角張無忌之父張翠山,在種種巧妙安排中,和邪教「妖女」殷素素在冰火島結成夫婦,產下麟兒,更和大魔頭謝遜成為莫逆之交。這種「反倫常」的關係在荒島相安無事,但當他們重返世俗後則無從解決,兩夫婦被迫先後自殺,以死謝罪,留下獨生子淪為孤兒。這個孤兒承襲上述的「原型」,將劇情推向高峰,再展現了金庸小說的結構:主角出身寒微→從小歷盡滄桑→刻苦奮鬥,屢次遇到高人指點/奇遇→練成曠世武功→號令群雄→陷入主觀(男女感情)和客觀的矛盾(民族和正邪的對立)→難以取捨(劇情的高潮,Climax)→看破世情(斷、捨、離),解決矛盾,變成反高潮(Anti-climax)→結束。

新任明教教主張無忌,雖然有無堅不摧的蓋世神功,但他處理感情的能力相對脆弱,在青梅竹馬的周芷若和蒙古郡主趙敏兩者之中,幾乎陷入難以取捨的死胡同/困境(Dilemma)。同時,劇中兩位女主角墮入的心理困境和現實僵局,比諸男主角亦不遑多讓。

周芷若和張無忌自小相識,一早便患難與共。芷若雖然在峨嵋學藝,但心中已暗許在江湖漂泊的無忌哥哥。可憐這個天真純潔的少女,被迫接受師父所託,要偷寶刀,滅邪教。周芷若曾經效法師姐紀曉芙背叛師門,與意中人共諧連理,可惜在關鍵時刻遭受趙敏的破壞,被迫走上不歸路。

趙敏是蒙古汝陽王的掌上明珠,奉命在江湖施行詭計,企圖分化武林義士的團結,阻止他們推翻元朝的行動,再挑撥正邪兩派的鬥爭,希望坐收漁人之利。貴為郡主的趙敏對張無忌可算是典型的一見鍾情,她要背叛國家民族、父兄厚愛,全心全意去愛一個「頭號敵人」,其內心的掙扎、感情的矛盾,的確是無與倫比。

整個故事的腥風血雨,是由張無忌的義父、明教的「金毛獅王」謝遜大開殺戒而展開的。最諷刺的是,幾十年的江湖撕裂,是由於謝遜的業師「混元霹靂手」成崑為報一己的私怨而造成。

作繭自縛傷人自傷

「圍攻光明頂」是故事的「高潮」,成崑的奸計被識破,謝遜自殘謝罪是「反高潮」。原來,成崑和明教前教主楊頂天的夫人本來是一對情侶。陰差陽錯,「幕後黑手」的意中人要下嫁教主。楊教主婚後潛心苦練武功,冷落嬌妻,楊夫人不甘寂寞,與舊情人互通款曲,在密室幽會,但被撞破。楊夫人羞於紅杏出牆的恥辱,含恨自殺;楊頂天亦在暴怒中走火入魔。成崑悲憤莫名,誓要消滅明教,於是布置這個大陰謀,實行大報復。

人生的遭遇,有時會離奇曲折,當面臨選擇時,可能會陷於「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困局,如果不能當機立斷,精神便會陷於焦慮和抑鬱,甚至鑽入牛角尖,可能做出害人害己的行為。每個人都會遇上矛盾的問題,如果自己無能為力,便應該諮詢專業人士,及早解決困難,切勿泥足深陷以致萬劫不復;在必要時務必要下定決心,壯士斷臂,以免糾纏不清,作繭自縛,傷人自傷。這可能是破解矛盾的不二法門!

自相矛盾這個故事出處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韓非子.難一》)。這似乎是難以解答的問題。孔子也不能為孩子辨識一個物理學上的普通現象──兩小兒辯日(《列子》)。矛和盾,分別鋒利得無堅不摧及堅硬得固若金湯,但落在不同的人手中,所發揮的作用就有天壤之別,勝負成敗即可立見。

面對現時香港的社會矛盾,希望可以由香港人自己解決,但一定不容易,也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做得到。我們應該效法張無忌和趙敏對愛情的堅忍態度,愛護香港,做於本港有利的事,相信終可「守得雲開見月明」!東方之珠才能轉危為機,化險為夷。

撰文 : 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焦慮抑鬱容易傷身? 健康貼士派上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