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室的陰影與陽光

謝彩雲中醫師 | 2019-10-02
雖然外面是陽光燦爛,但進到解剖大樓,總是有一團陰陰森森的涼意。

讀中醫時沒機會做屍體解剖,總覺得做針灸時,對於針刺深度不夠有實在感,特別是對於所謂的「危險」穴位,很想有機會在屍身上試針來實地理解,缺少了解剖課總覺少了點什麼。

於是集結了一班同學,一起往上海中醫藥大學自費補上解剖課。雖然外面是陽光燦爛,但進到解剖大樓,總是有一團陰陰森森的涼意。

氣味驅不散

第一天進解剖室,打開拉鏈,看着用黃色膠袋裹着的暗啡色屍體(大體老師),心中極為忐忑,心裏先逼自己想着,這裏躺着的是沒有生命的一具屍體,沒什麼好怕的,就像中學時代也拿刀解剖動物般,不要多想,要專心學習。

但當我們一班「柴娃娃」,你一刀、我一刀,以柳葉刀切開皮膚、冒出黃澄澄的脂肪後,我心裏暗惴,看着包括自己在內的這群儍逼亂割亂切的樣子,我死也不要當大體老師了(當然未死是不可能當大體老師的)。

一般來說,我們解剖時屍體的臉是用布蓋着的,但由於有同學要求做面部的解剖,於是打開了蓋布,我先深呼吸一下,才敢繞到頭部的那邊看,心裏老是怕「她」會突然張開眼睛瞪着我,又怕晚上會發噩夢!

還有那股氣味,第一天還好,脫下外科手術袍後已沒什麼氣味,但到了第三天,即使離開解剖大樓,回到酒店仍能聞到那股混合了甲醛的屍體氣味,原來那些味道的小分子已留了在鼻腔、在皮膚、在汗液裏,洗了澡仍能聞到,於是大家互相檢查,仍是覺得有味道。有同學甚至決定在最後一天把所有帶到上海的衣物全部扔掉,我則捨不得,每件衣服都洗了數遍。

但到了解剖課程的第五天(即最後一天),當屍身已被剖開、內臟全部取出、關節逐一被剖開後,我心態有了180度轉變。這時才發現解剖室外的青葱嫩綠,是可以透過窗戶看到的,再回頭看看這具屍體,感到大體老師的偉大,數天以來啟發我們不少。登時覺得能做大體老師也不錯,我也願能於死後發出這最後一分熱、一分光!

三鞠躬謝禮

大學也很尊重死者,我們放回內臟、砌回頭顱、骨架,還有遺物(一隻玉鐲、一隻戒指),然後圍着大體老師行三鞠躬禮,表達尊敬和謝意,經過簡單儀式,再行火化,這裏竟備有花圈,可進行簡單的告別儀式。

我問老師,玉鐲子和戒指是否先交回家人,老師說應當是火化屍身後放在骨灰缸裏陪葬,再一起交回家人。據說屍體被捐出後,首先在右大腿開一個洞,灌入甲醛(或稱福爾馬林),存放9個月至一年才可用作解剖。雖然事隔一年,葬禮仍是會有的。

上海中醫藥大學有一個博物館,內裏展示了不少買來的屍首,有切片的,也有完整的,負責老師介紹,有一位自願損遺體的華僑老先生很支持他們,除了捐錢,在身故後更捐出遺體讓他們解剖,於是就有了這個站着展出的屍體,他的子孫每年更會從海外回來博物館向這個站着的遺體「拜祭」,以表孝思。

作者為註冊中醫

 

[信健康] 認識解剖課程? 中醫資訊可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