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醫療、公共、香港

區聞海 | 2019-10-05
這幾個月香港狂烈動盪衝突,大大加重了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壓力。(法新社圖片)

昨天應邀為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作一個簡短的演講。自從來了中文大學做生命倫理方面的工作,就少了與醫院同行聚會,因此這對於我是有些特別的場合。講題自選,談醫學倫理應是自然不過的,只是這幾個月香港狂烈動盪衝突,如果作一番乾淨漂亮的道德倫理講話,未免有些格格不入。這場合非政治性,故此也不適合談論時局,其實自己也不大有心情談政治觀點,這便有點矛盾。

隨心而行

我的習慣是,遇上可能有點複雜的情境時,盡量隨心而行。結果決定分享一些近月來對醫護專業和醫療的所思所想。準備好內容後,又發生學生示威者在國慶日激烈衝突中被槍傷的事件,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當晚即發表譴責聲明。這是熱鍋中的香港。

這兒不打算複製演講內容, 反而是要記述一下,在準備演講時,偶然從協會的名字遐想到另一些東西。協會是「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分成四段就是四點:香港、公共、醫療,醫生。我遐想的次序是從尾開始的,就如本文標題。

「醫生」,醫生代表了什麼?他們的專業職責是什麼?怎樣才算是專業?要想一想內外有什麼會侵蝕我們的專業。專業不是一種先天的遺傳因子,它不是永久銘刻在碑石上的字。這是需要氣力維護保存的東西。一旦失去警惕和紀律,專業精神很容易蒸發。

「醫療」:我們的醫療服務一直是繃緊的,在正常日子也承受着極限壓力。前線醫護人員容易身心倦怠(burn-out),這是世界性的現象。從以前醫管局的工作我知道在香港這也是真實問題,在非常時期尤其要注意。團隊的合作能減少burn-out,派別間互不信任會加劇疲勞。

深層矛盾

「公共」:在現代社會中這具有特殊意義,並非泛泛的和諧團結。維護公共利益,並不是為淡化尊重個人權利的重要性。相反,關注公共利益,是為保障個人的福祉。

「香港」,香港怎麼了?深層次矛盾是其來有自的,非常真實。一旦和諧穩定的表象被撕破,任何美好的政治口號也像謊言。一個誠實的香港需要勇氣才可以誕生。

此刻我覺得所有重要的事情都鑲嵌在協會的名字裏。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