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人物

2019-10-23
一個多年不出戶的人,竟然成功安排一家四口在歐洲浪遊,不是在旅館,就是在火車上度日,表示他絕對不是一個沒有能力的人。 (路透圖片)

先是老先生來找我的,他一進門就送我幾本親自拍攝的精美刊物,記錄了他走遍世界各地的蹤跡,天南地北,名山巨川,還有一段段教子忠言。
這麼有心思的一位父親,偏偏有個完全不受教的兒子!
說起兒子,老先生是無限痛心。他說,自己闖蕩一生,什麼都經歷過,只想為孩子打造美好前途。送到歐洲最有名大學,安排最理想工作,結婚生子,經濟上都由他全部包辦。現在兒子年過三十,卻躲在家中不肯出門。
老先生的解釋,是兒子終日沉迷動畫,腦袋弄壞了。
為了醫好兒子,他上天下地,找遍中西名醫,以至求神拜佛。但是兒子誰也不見,連老爸電話也不接。
老先生唉聲嘆氣,問我見過這樣的個案嗎?要怎樣才能醫好?
一枚棋子
我答,那要看想醫好什麼?如果想把兒子變得聽話,就很難辦到。但是一個成年人長年放棄為自己負責,必然有他不必負責的條件。也許老先生的努力,正正就是造成兒子的不努力。
老先生好像心有所悟,跟着就不再出現,只把兒媳婦叫來見我。
素素是個現代婦女,帶着兩個幼兒。一個長期躲在房間的男人,一不如意,丈夫就找妻子或孩子發作,嚴重時鬧到要找警察。老先生一方面想兒子受點教訓;一方面又怪責兒媳婦報警,給兒子帶來麻煩。
兒子不肯見父親,素素就成為父子的聯繫。老先生通過兒媳婦,繼續為兒子打點一切;兒子也是透過妻子,把不滿傳遞給父母。素素覺得自己是兩代矛盾棋局中的一枚棋子,十分苦惱。她說,其實丈夫很敏感,一方面受不了父親的擺布,一方面又因為長期養成的依賴,無法在感情上獨立,內心也是痛苦不堪。
老先生一心把兒子推出家門,設法在別的城市為素素安排工作。他知道兒子依賴妻子,一定會追趕過去,這是令他出門的一個好計謀。素素自己也不想逗留在家中,但是丈夫並不愚昧,以各種藉口讓她無法成行。
德國之行
這次又來了一個好時機,老先生託德國朋友請小夫妻一家去作客,順便尋求發展機遇。素素好不容易讓丈夫答應同行,但在出發前,他又改變主意,爭吵起來,連在旁幫忙帶孩子的丈母娘都受了氣。素素的父親老遠從家鄉趕來,把女婿教訓一頓,一家人才依照原定計劃前往德國。
但是帶着兩個幼兒在異鄉寄居,當然有太多不便之處。小爸爸一不如意,就如常大聲喊罵。孩子哭叫,德國鄰居以為他們虐兒,要去報警,屋主也要求他們檢點。小爸爸受不了,賭氣帶着家人離開,在歐洲各國浪遊了一個多月。素素說,她們不是在旅館,就是在火車度日,倒真的是走了很多地方。
故事迂迴曲折,我卻只想知道,這一個多月的舟車勞頓,是誰去安排的?
素素說,全由丈夫處理,因為他熟悉歐洲。
試想想,一個多年不出戶的人,竟然成功地獨自處理一家四口在異地一個多月的生活安排,表示他絕對不是一個沒有能力的人!只是長期糾纏在父子的情意結中,完全沒有處理人際關係的意願。他最反感的是被人擺布,而偏偏又把自己放在任人擺布的處境。這次決然帶着家人獨走天涯,應是他最大的一次突破,只是一回到家裏,一切又打回原形。
我一直沒有見過這位男士,但是我覺得對他一點也不陌生。在我們這個父母死心為孩子做牛做馬的文化,我見過很多如此武功盡廢的孩子。但是,你如何挑戰這樣一個費盡苦心的老爸?況且兒子也一直不肯出現,他只想建立一堵圍牆與世隔絕,不要打擾!
惡性循環
老爸的心願,兒子的鬱結,素素是他們唯一的轉接站,現在也成為我與老先生及她丈夫的聯繫人。我這項家庭工作,全是通過素素一人進行的。她說,每次見我後,都要向老爸報告,丈夫也會追問她談了些什麼。
素素十分沮喪,她說:「每個人都逼着我要這樣、那樣,連我自己的爸爸都認為我要息事寧人。我快要崩潰了。」
現在老先生又有新主意,為素素在外地安排一份小經營,叫她先把孩子帶回老家,交由父母撫養。丈夫說她可以走,但是大女兒必須留下,孩子也成為夫妻爭執的籌碼。素素又被打沉,連5歲的大女兒也說:「媽媽,不要傷心,爸爸生病了!」
但是我看不到病人,只看到一家三代綑綁在一張無形的關係網中,以各種方式互相牽制,欲罷不能。
其實素素處於關鍵位置,每個人都要靠她傳遞溝通,她就是最能左右這個惡性循環的人物。我們的治療工作,就是發揮她的能量,由無能為力的小女孩,成為一個有主見的少婦,有效能地周旋於三代之間。
老先生的策略並非一無是處,素素有變動,男人就維持不了現況。但是逼得他出門,並不一定能改變他的心態,除非素素能讓他醒覺。無論對上一代有多少怨懟,是時候經營自己的小家庭了,否則弄到妻離子散,就真的成為家庭悲劇。
有危則有機,我期待這對小夫妻能夠化險為夷。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