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如何修補撕裂

陳仲謀醫生 | 2019-10-29

10月23日,可算是反修例風波引起近5個月來香港社會動盪的一個里程碑:政府在立法會正式撤回有關法例,而「始作俑者」的殺人疑犯又刑滿出獄,並表示願意到台灣自首。可是,在這兩項本來是有利平息干戈的條件下,香港的動亂一點都沒有降溫跡象,而且有方興未艾的趨勢。

示威者也大肆堵路、投擲汽油彈、破壞交通燈和港鐵設備外,還縱火焚燒某些商號的貨物和設施。

可見,本來是有利解決問題的兩個條件,時移世易,已經完全失去解難的作用。既然此路不通,筆者嘗試以一些心理學的理論提出初步解決問題的可能性。在「行為心理學」(Behavioral Psychology)中有所謂的A(Antecedent,前因)、B(Behavior,行為)和C(Consequence,後果)。

因反修例風波而引起的社會動盪已持續4個多月。(法新社圖片)

ABC心理學

陳同佳涉嫌於台灣謀殺懷孕的女友:本來他們是高高興興地去寶島度假(A);男女雙方可能有激烈的爭執,有人在暴怒之下辣手摧花(B);他逃回香港被捕入獄,港府趁機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引起軒然大波(C)。

陳同佳明白出獄後會無處立足(A);願意赴台自首(B);港、台之間因為政治問題發生爭議,使原來簡單的事變得複雜。

總言之,不論個人、群體和政府之間,皆因利益關係,可以化敵為友,更可以好友反目。

前文談過「行為心理學」,現在再和讀者討論「群眾心理學」(Mass Psychology),當中有3個重點值得留意:一是「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二是「集體催眠」(Mass Hypnosis),三是羊群心理/效應。

「集體潛意識」是由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博士學生榮格(Carl Jung)提出,有別於其業師之「個人潛意識」(Personal Unconsciousness)的範疇,別出蹊徑。

榮格認為「集體意識」的形成在於家庭、社會、宗教、文化發展和祖先遺傳等因素的營造,構建一個群體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可以被有「政治魅力」(Charisma)的人凝固,成為一種巨大的力量。

納粹德國的領袖希特拉因勢利導,用其極具煽動力的演說及肢體語言,使日耳曼民族盲目執行他的侵略暴行。希特拉利用「集體洗腦/催眠」(Mass Hypnosis),使國民相信他是以大眾利益為依歸,便前仆後繼,血洗歐洲。

另外,羊群心理的力量也是無可比擬的,所謂「西瓜靠大邊」。《孟子》:「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試問古今中外,有多少個這樣「特立獨行」的人。伯夷和叔齊,恥食周粟,餓死首陽山,只能留下美名,但總是無補於事。

筆者嘗試以上述心理學的理論,結合自己親身耳聞目睹的香港實況,提出可供參考的解決辦法。

本港目前的困局在於社會撕裂:黃藍兩派互不相讓;警察和示威者浴血街頭;建制派和民主派各走極端。歸根究柢,是對峙雙方的利益相左,堅信對方得益,自己的利益就會受損。為今之計,是消滅敵對兩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頑固心態。有人認為要使兩派和解,難比登天,但筆者所尋求的是大家的妥協,及找出共同的利益。

多個月來的社會衝突看不見有緩和的勢頭,而且像人誤陷泥淖,身體慢慢向下沉,浸及眼眉,很快就有沒頂之災;又像在黑漆一片的隧道行走,看不到一線曙光。但筆者駕車時靈機一觸,發現在迷惘中其實點燃着生機。

近月來多個周日,部分示威者除了大肆破壞港鐵站外,還刻意打爛交通孔道的交通燈。大家預期星期一早上,繁忙時段時一定會出現大塞車。出乎意料之外,情形並沒有想像中糟糕。以彌敦道為例,在無交通警員指揮下,多個十字路口雖然行車緩慢,但沒有出亂子,行人和駕駛者本着合作精神互相體諒,結果竟然是人、車安然無恙,真是「我無為而民自化」(《道德經》57章)的好例子。香港人的忍讓表現,比日本人在311地震中的良好行為不遑多讓。如果香港人認識到大家有共同利益的話,便會拋開成見,展現妥協的契機,放棄「攬炒」的企圖,因為這是害人害己的。

我們需要透過妥協求同存異,展開談判。現在的局面,不能長此下去,否則是「雙輸的結果」;而其中一方縱然用實力壓倒另一方,但都只能暫時冷卻問題,就像2014年的「佔中事件」,會潛伏着更大危機。香港人務必尋求「雙贏的目標」,先易後難,彰顯共同利益的好處(Positive Reinforcement),弱化有人透過鬥爭攫取私利的誘因(Negative Reinforcement)。

雙方各退一步

民意應該是希望香港盡快回復平靜,要萬事俱備,又須借助東風。東風為何?為各方面接受的調停人是也!

港人要準備的事真是不少,其中也有相當難度:

堅決把持「香港內部問題,絕對由香港人自己解決」的原則,不容任何外來勢力的影響,杜絕有「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罅隙。

敵對雙方首先不要計較誰是誰非,捐棄復仇心理,不再污蔑對方為「黑警」和「曱甴」。然後,大家都要各退一步,放棄阻礙談判契機的堅持。

最後,港人要凝聚一個共識:在目前的政治條件下,恢復推出修訂《逃犯條例》之前的利益分配,到社會回歸平靜後,對其他問題再從長計議。

或者,最難是找到兼具魯仲連的德行及諸葛亮的智慧之士作為調停人!不過,香港人才輩出,才會有今日難能可貴的成就。所以,樂觀而言,「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南宋詞人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我們回首香港昔日的光輝,怎會容許今天的社會撕裂,使700萬人走上不歸路!

讓大家努力修補撕裂,重新擦亮「東方之珠」的光芒!

撰文: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心理健康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