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耳的健康殺手

鄺國柱醫生 | 2019-11-25
當一個人於睡眠時上呼吸道的肌肉組織鬆弛,令空氣不能順利通過呼吸道,就可能產生鼻鼾聲甚至最終導致窒息,嚴重的窒息會缺氧。

肥胖的陳先生走進診症室時面帶愁容,原來他太座無法再忍受他的鼻鼾聲,要求與他分房睡!隨着體重不斷上升,加上近年煙酒的新嗜好,陳生的鼻鼾聲震耳欲聾。每早醒來都好像睡不夠,白天也常常打瞌睡。我聽畢其苦況就強烈懷疑他患上阻塞性睡眠窒息症(OSA)。

當一個人於睡眠時上呼吸道的肌肉組織鬆弛,令空氣不能順利通過呼吸道,就可能產生鼻鼾聲甚至最終導致窒息,嚴重的窒息會缺氧。由於病人一旦進入深層睡眠就窒息,因此大腦就像保險掣︰整晚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夠在淺層睡眠中徘徊,甚至間歇性短暫醒來,影響睡眠質素。不僅如此,OSA病人體內兒茶酚胺也因呼吸窒息標升,這正是為何睡眠窒息症與多種心血管疾病扯上關係。近年醫學界已確立睡眠窒息症能引起血壓高,而且成正比關係。除了血壓高,血糖高和血脂高也與睡眠窒息症有密切關係,近年亦發現OSA可產生各種認知問題。另外睡眠窒息症病人進行全身麻醉手術時,心肺方面可能會有較高的併發症。就算不是駕駛人士,亦毋須工作和獨居,仍要留心自己是否有這方面的風險。然而中國人的輪廓和更易塌陷的氣道令我們比外國人容易(較低體重)患上OSA。

坊間流行各式各樣超簡單測試,但據我了解這些測試(Level 3 & 4 sleep study)在外國多只作篩查用途。多頻道睡眠檢查(PSG)才是診斷各睡眠窒息症(還有中樞性、混合性)的黃金標準,PSG能在睡眠過程中收集病人多種不同訊號以作精確診斷。避免飲用酒精及服用安眠藥、減肥和側睡都是一些簡單治理OSA的方案,然而病情較嚴重的病人可能要使用持續正壓呼吸治療(CPAP)或下頜前移矯治器(MAD),而藥療對OSA起不了作用,動手術又只適合極少數病人。

作者為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信 健康] 經常捱夜容易打敗仗? 健康貼士派上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