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如此艱難過

天峯醫生 | 2019-12-07
吐露港公路被堵封那段時間,很多巴士線都受影響,火車都不開通,醫院同事提早幾小時出門是常事,還要左轉右轉,幾經折騰才可以上班。(黃勁璋攝)

「從未如此艱難過!」醫院裏很多不同部門的同事,都不約而同地說過同一句說話。

說的是上個月吐露港公路被堵封那幾天的醫院情況。

筆者之前討論過「三罷」對醫院的影響(刊於8月17日),包括三大挑戰:(一)人手安排;(二)突發服務需求;以及(三)同事的安全。

然而,今次公路被阻塞,挑戰是歷來的「三罷」之中最為嚴峻,絕對比當年颱風「山竹」來襲有過之而無不及。

首先,請容筆者向眾醫護人員致敬!那幾天新界東地區交通幾乎全癱瘓的情況下,絕大部分同事依然千方百計地返回醫院緊守崗位。請留意,他們不單止要回醫院緊守崗位,而是真的「千方百計」!

因為主要幹道的堵封,很多巴士線都受影響,連火車都不開通,很多同事就算已經提早幾小時出門,都備受排隊等候接駁巴士之苦。即使擠得上接駁巴士,交通擠塞之餘,也未必可以直達目的地。結果要左轉右轉,幾經折騰才上到班。

同事充當義務司機

另外,有同事嘗試call的士或者其他call車服務,很多都沒有回覆,絕大部分回覆都要另加「附加費用」。即使駕車的同事,同樣要經歷繞道及堵車之苦。一個平時需要20分鐘的車程,變成要差不多一個小時甚至三小時或以上。難得仍然有駕車同事更充當義務司機,專程兜載其他同事一同返回醫院。

很多醫院亦特設了專車接送同事上班,只不過,要安排專車接載同事上班其實絕非易事。單單為着路線的安排就已經絮絮不休,始終同事的住處分布甚廣,上班時間亦有所不同,醫院專車不可能完全點對點,只能在某些指定位置接載同事。其次是班次和時間,專車一來一回可以需要接近兩小時,為減少遲到的機會,「第一站」的同事要相當早,但更麻煩的是後幾站的同事可能因車滿而上不了車,甚至因「飛站」而令同事呆等。此外,為確保不會有醫院職員霸佔專車座位,司機哥哥或要同事出示職員證。這些大大小小的問題初時令同事和司機哥哥都不甚愉快,幸而透過緊密和適時的溝通,同事開始明白,司機哥哥自己返工其實絕不比其他同事容易,而且外判專車公司亦不太願意在這種時勢下提供服務;幸而之後安排已有明顯改善,加上後期有船運服務,同事上班情況總算安定下來。

不過,也有同事選擇自己騎單車,甚至步行上班。筆者聽過最長的步行上班時間是超過三個鐘!有些同事索性在醫院過夜。醫院有提供房間,一般給予當夜同事在之前或之後休息之用,也有專為醫生提供的夜更房間(Call Room)。在非常時期,例如颱風時間,也會開放額外床位給同事應用,減少來回交通的奔波和風險。

返工算是應付得來,放工同樣困難。

筆者有幾位同事,就試過在黃昏的回家途中,被困在堵封的公路上,連人帶車,直至凌晨時分才回得到家,可憐他們在跟着的早上又要再上班。

倘幸,亦再次感恩同事,雖然有不少同事未能完全準時回到工作崗位,但人手上,仍足以大致上維持正常服務。但也有些情況,例如預約手術,會因為主要負責的醫護人員,好像主刀醫生或麻醉科醫生,未能按時返到醫院,而要被迫延遲開始或甚至改期。只是這類情況並不多,而且多發生在第一天,之後幾天可能因為大家已經較為懂得處理自己的交通狀況,同事上班的問題大致可以處理。

安排覆診靈活變通

除了醫護人員回醫院有困難,病人到醫院同樣困難。在醫院聯網的架構下,大部分病人都在醫院附近居住,回醫院覆診、檢查,或者進行治療都未算有大問題。但仍然有不少病人需要依賴交通工具到醫院。有婆婆因遲到覆診哭成淚人,為怕其覆診期會被取消,直至護士長向她再三解釋醫院會酌情處理,若果情況許可,尤其如果醫生時間安排得到,甚至可以即日幫她覆診,婆婆才安心下來。

但有些遲到的病人,還是未能獲安排即日覆診,家裏藥物又已經用完,又如何是好?通常醫院還是會盡量先為病人配藥,再另外安排覆診期。如果病人連醫院都到不了,就會依照類似颱風時的機制,門診同事要逐位病人安排新的覆診期,再逐一個別通知。

門診如是,預約手術、預約檢查也如是。不過大家可以想像,一般公家醫院的預約期,無論是門診、手術、檢查(包括放射掃描、內血管程序、內窺鏡檢查等)、都會排得滿滿,如果這些病人要重新排期,不公平之餘亦會很大機會耽誤病情,但又不可能將所有已排期的病人順延。所以,每個病人都要因應其情況作個別安排,既花人手亦花心思。

另一個問題是病人出院或者轉院。筆者知道不少醫院都出現出院滯留在醫院的情況,令原本已擠迫的情況雪上加霜,更令需要急症入院的病人有更大機會延遲上病房。至於要急轉院的病人就最危險。試過有孕婦需要三小時才被送到另一間急症醫院。如果萬一病人在塞車途中有任何情況變化,前行又難,回頭又不得,後果堪虞。醫管局總部的緊急協調中心,除了因應交通情況統籌醫院分流之外,甚至預早試驗一些直升機路線,以備不時之需。

如果是颱風,通常受影響的日子都是一天起、兩天止。但今次公路堵封持續近一星期,受影響的人數未必少於颱風的時候。更大問題者,就是當時對通車時間遙遙無期,情緒上比颱風的情況更為惡劣。

除了「人」,「物」的運送其實更困難。

要運送去其他醫院化驗的樣本,很多都因未能運送而延誤。另外,醫院裏有很多物資的存貨都不是無限,包括藥物、消耗性的儀器和醫療用品等,甚至醫療用的氧氣,如果補給未能接上,對病人的供應隨時受到影響。還有,血小板和血漿的存貨十分有限,存放期亦有限制。一般一兩天都不會有大問題,只是如果持續一星期之上,各類問題亦會浮現。亦幸運地期間醫院並無重大失血情況,否則血小板和血漿可以很快就用清,再要血小板或血漿的話也隨時無計可施。

醫院裏面已經問題多多,醫院外的服務一樣是困難重重。一些普通科門診或者夜診服務同樣面對人手和病人出席的問題,加上安全考慮,這些服務很多都被迫取消或提早結束。

不過,最受影響、也是筆者最擔心的是,外展服務。很多病人,尤其老人家,都住得比較偏遠,基於交通困難和安全理由,很多外展服務都未必可以進行。同樣地,一兩天通常都無大影響。但時間久了,那些病人的情況便難以估計。筆者知道有些連基本送飯的服務都受影響,惟有靠聯絡就近的志願團體等盡量看顧。

外展服務最受影響

很多年輕人希望其他人明白自己,但他們有否嘗試去了解其他人?他們眼中只有自己和自己在意的事情,他們有否關心過會影響其他人或其他人在意的問題?

2003年美國和英國不斷渲染薩達姆的威脅,以「擁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為由入侵伊拉克。當時聯合國安理會大多數的成員國,其實是支持繼續對伊拉克進行核查和監視,而非動武,但美英兩國仍然堅持展開空襲。伊拉克戰爭之後,搜遍整個被破壞不堪的國家,都未能發現任何「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直至十多年後的2016年,主要調查伊拉克戰爭中英國責任的報告《齊爾考特報告》(Chilcot report)終於承認,所謂的「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其實是基於「情報錯誤」!如今,政權是滅了,人也死了,歡呼聲也響過了,整個地區卻依然陷入暴力的惡性循環,伊拉克人民真的更自由更美好嗎?

儘管意願可能美好,但如果盲目地讓政治凌駕民生,以暴力替代理性,用仇恨淹沒良知,結果受苦的,還是老百姓!

撰文 : 天峯醫生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