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妄想症

陳仲謀醫生 | 2019-12-10
妄想症可分為多個種類,最為人所熟知的是被迫害妄想症。

筆者在本專欄曾經數次提及,特區政府在2011年曾經撥款給兩間大學醫學院的精神科學系,作有史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精神健康普查,結果報告發現全港市民有13.3%患有「普通/輕度的精神病」(CMD, Common Mental Disorders),例如焦慮、抑鬱、強迫症和各種身心症。上述的問題已經在以前反覆討論過。其實,該報告也有着墨於「嚴重的精神病」(SMD, Severe Mental Disorders),例如精神分裂/思覺失調和妄想症。

歷年的研究數據顯示,全球人類患有SMD的平均比例是1%至2%,但本港高達3%至4%。這個數字的準確性及其有關原因有待專家進一步研究和探討。本文不是和各位討論現時最嚴重的精神病──思覺失調,而是更多的普羅大眾都未能全面清楚了解的妄想症:

妄想症和思覺失調是「同一光譜」(The same spectrum)的精神病,但是嚴重性相對比較輕微。妄想症的定義看來有點複雜,但簡單言之是:病人對一些不正確和錯誤的概念,無論有什麼證據確鑿的事實擺在大家眼前,他們都會冥頑不靈,拒絕接受。專家普遍認為不能以患者的成長、文化和教育背景去準確解釋當中的病原、病徵和發病原因。

情緒被禁錮

妄想症亦可分為多個種類,最為人所熟知的是「被迫害妄想症」(Paranoid Disorder),主要的徵狀是有被迫害的妄想(Delusion of Persecution)。患者會覺得有人會加害於己,或者在其背後散播一些惡毒的謠言,甚或經常被人寸步不離的追蹤、全天候被閉路電視監控、電話和電腦都被「黑客」侵入,令他們惶惶不可終日,非常痛苦。病人在情緒困擾下,會不斷報警求助,家人和同事屢屢受其無理的滋擾,就自然會發生衝突。多年前,本港某間大學的一名講師入稟控告一位牙醫,聲稱在某大國的情報組織指使下,秘密在他的牙齒內植入微型監控儀器,使其精神大受損害,以圖索取巨額賠償。

另一種妄想症是「鍾情妄想症」(Erotomania):在香港的現實環境中,女性病者數目較多。她們會認為城中某名人(celebrity)正與其熱戀中,只是礙於多種障礙,不能成其好事。這些病者往往會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行為,以引起「目標人物」的注意,常見的是跟蹤、致電和寫信。相信各位偶然會在娛樂新聞中,得悉某某影視紅星受到「癡情影迷」的騷擾而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這些都是市民茶餘飯後的話題,無足痛癢,但事實上,美國有一位病人差點改變了世界歷史。

1981年3月30日,上任不足3個月的美國總統列根,遭人在酒店外行刺,子彈從車身反射進入他的肺部,令他性命垂危。當時現場的特工十分機警,迅速送他前往就近醫院急救,才幸免於難,但他的一名助手則頭部中彈,終生癱瘓。行兇者的動機無他,只是想吸引他的鍾情者(荷里活紅星、奧斯卡最佳女主角Jodie Foster)注意。

還有一種叫「單一性徵狀妄想症」,例如有些病人,特別是女性,覺得自己的鼻子不夠漂亮挺直,接受了多次美容手術也不感到滿意。大部分整形外科醫生都很怕做她們的生意,因為不是手術有瑕疵,而是顧客總是不收貨,妄想鼻子的形態還有改進的餘地,堅持力臻完美。

妄想症和其他精神病一樣,病人好像被囚禁於「精神的監獄」之中,不但情緒被「禁錮」,生理多數同受負面的影響,非常痛苦。

妄想症的病因,一般相信主要是由於先天遺傳因素引起。病人腦部分泌的多巴胺(Dopamine)過盛而出現妄想,更嚴重的會衍生幻覺。在病理學上,抑制過度多巴胺的分泌不難(處方抗多巴胺藥物),但在心理上,要說服病人他們患上妄想症,要乖乖服藥就相當困難。

妄想症的病人絕大部分缺乏有關的「病識」(insight),即是對自己的病沒有自知之明,不會接受別人的勸告,主動找尋專業人士的協助,直至發生一些騷擾事件(暴力或自殺),涉及法律問題,才會被迫尋求醫學報告或治療。

強制性治療

部分妄想症病人,很多時需要法庭頒發「強制性治療命令」,逼他們必須入院接受治療,才能控制病情。這個治療過程頗為漫長,最初病人必須定時服藥,穩定情緒,紓緩病徵,然後接受有系統的心理輔導,使他們認識和了解本身的疾病,才有望完全康復。可惜,筆者相信上述的病人是幸運的少數。

以前,大家都認為妄想症多涉及內在的遺傳因素,這和大多數的CMD主要受外在環境激發(個人適逢逆境、群體遭遇逼迫、國家陷入天災戰亂)不同。所以SMD的指數升降和時空的變化關係較少,而CMD則相反。不過,根據最新的研究顯示,這種情況開始有轉變。由於近來資訊科技發展一日千里,訊息的傳播如核聚變一樣猛烈,瞬息萬變,無孔不入,動搖了不少金科玉律。

人們專注於手機和電腦的時間愈來愈長,資訊排山倒海而來,其中或真或假及真假混雜,令人措手不及。《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這種全球化的趨勢的確會令很多人被「無形的手」牽着鼻子走,迷失本身的方向。

他們沉迷於網上無遠弗屆的消息,對某些未經證實的事件深信不疑,互相傳遞,引起集體的躁動,這和妄想症的病徵十分相似。香港以前有一個「邪教」,教主令其信眾喝雙氧水治病,而當中竟然有人誓死相隨。最為人所吃驚的無過於「人民聖殿教」(Peoples Temple)的教主,他竟然能夠驅使近千名核心信徒集體服毒自殺。

醫治「個人的妄想症」,病人要取得十足痊癒已經是不容易的事,要處理「集體的妄想症」更加困難。他們或有「崇高的理想」,或有如神一般的教主領導,信徒之間互相支持,形成堅強緊密的可聯繫,大大增強了力量(reinforcement)。所以,社會各界,尤其是精神健康服務界的朋友,應該及早留意,防微杜漸。

撰文: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心理健康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