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用「妙香散」

謝彩雲中醫師 | 2019-12-11
腎虛不能上濟心火,由於心藏脈,脈藏神,若心火獨亢、相火妄動,便會令人神不守舍,不但不能入睡,更無法維持日常頭腦清醒。

最近遇到一位60多歲患者,失眠已數年,人甚瘦弱,心煩意亂,心悸不安,精神恍惚,說話有點混亂,答非所問,情緒不穩定,經常憂心忡忡,所憂之事卻相當遙不可及,很難跟隨她的思路和她溝通,一派神經衰弱之象。家人不斷勸解,叫她樂觀一點,從反應看作用不大。

用金飾煮水

患者多年來需服西醫的安眠藥入睡,藥量逐漸增加,但最多僅能入睡數小時,未幾即轉醒而再難入睡,曾試多種中藥方,從酸棗仁湯、六味地黃丸加減、柴胡疏肝散、百合地黃湯、天王補心丹等等,均曾有效於一時,未幾即告失效。

今患者氣血均甚虛,陽浮於外,西醫轉介其往精神科治療,惟患者十分抗拒,因家族中亦有精神病患者,服食精神科藥物後情況未見有大改善,故她極不願往精神科治療,亦怕服食精神科藥後會「上癮」及變得神志更不清。

她的脈象則是兩手六部皆浮,即是說腎與命門均不能好好封藏,心火亢盛,舌頭則是質紅苔厚膩。我主要替她針灸,用了毫針、電針、耳針。患者說有點改善,我轉介她到一位大師兄處治療,大師兄號脈後開了「妙香散」,令我大惑不解!

我們讀中醫內科時,妙香散是用於「男子失精,女子夢交(夢中性行為)」的遺精之症。惟此患者根本沒法入睡,何來有夢,更遑論夢交?!師兄卻說,其精神恍惚、精神紊亂,亦算入此範圍。

這個妙香散之方,藥物組成中有兩味比較難找,一是麝香,二是硃砂。其餘諸藥均是較常用的,諸如山藥(淮山)、木香、人參、黃耆、桔梗、遠志、茯神、茯苓,後因麝香難找,換了砂仁,亦能見效。

但較特別之處是煎煮方藥時,需先找來金戒指或金項鏈煮水,水沸後,將金屬撈起,才用水煎藥,服藥前將一牙籤量的硃砂放進湯藥中攪拌才服用。最重要是患者需親自煮藥看火,不得假手於人,目的是讓她在煎藥過程中可以吸入藥的味道,這亦是治療一部分。

於是抱着姑且一試無妨的決心,讓這位患者服了數劑,加上持續針灸,果然較前容易入睡,如此針藥同治,數周後,患者舌脈均有改善,最重要是患者雙目有神,對答如流,笑容重現,一掃之前的精神渙散、神情默默之貌!更開始慢慢減西醫安眠藥量。

關乎王安石

患者因勞傷心脾,以致氣不攝精,所以需用此方來「調補心脾,益氣攝精」。方中的山藥是用來養陰清熱澀精,是為君藥;人參、黃耆則用以補氣;遠志、茯苓、茯神乃是中醫的寧心安神藥,兼能瀉火利水。在此個案中,為什麼會失眠呢?以中醫的解釋,是因為心火、肝膽之火內擾,故無法安睡。中醫稱心火為君火,肝膽之火為相火,為何會有這種情況?簡單來說是因為腎虛,腎虛不能上濟心火,由於心藏脈,脈藏神,若心火獨亢、相火妄動,便會令人「神不守舍」,不但不能入睡,更無法維持日常頭腦清醒,故全日均有混沌之感,表現為心悸、失眠、即使能入睡亦多夢。

再翻查典籍,妙香散一方,又稱為王荊公妙香散,竟與宋朝推行制度改革的宰相王安石有關,亦收錄於《太平惠民和劑局方》之中。據載,這個方其實不單能治失精,更能安神正氣,所以可以治療驚悸、鬱結的病,確是妙方。

作者為註冊中醫

 

[信健康] 中醫調理心脾助養生? 健康資訊派上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