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我有腸胃炎!

陳鍾煜醫生 | 2019-12-12

六十來歲的黃先生剛坐下,便向家庭醫生訴說:「醫生,我有腸胃炎。」原來,黃先生前日晚上因腹痛及肚瀉,到一診所求醫,當時診斷為腸胃炎,但服藥後,腹痛仍然沒有改善,於是他在隔天深夜趕到急症室再看醫生。經診斷後,也認為黃先生是患的一般腸胃炎,可以回家,也給予相類近的藥物。離開急症室數小時後,他見腹痛持續,早上便急急來到家庭醫生診所求醫。

黃先生的主要病徵為右上腹痛,有低燒,讓他平躺床上,右上腹在深呼吸時有明顯觸痛,初步懷疑是膽囊炎。醫生馬上為他作超聲波檢查,也證實他的膽囊很脹大,膽壁厚,也有膽結石,以超聲波探頭觸及膽囊時,有明顯痛楚(Sonographic Murphy's Sign),可確診為急性膽囊炎!醫生為黃先生解釋臨床診斷,並馬上轉介醫院急症室作進一步治療。約一個月後,已從膽囊手術康復的黃先生及太太帶了幾包家鄉特產──新會果皮來醫生診所致謝!

張先生張太太是醫生相熟的鄰居。某個晚上,張先生急急走過來找醫生去看看太太。躺在睡床上的張太原來有肚痛,昨天已看過醫生,被診斷為腸胃炎,但服藥後未有改善,晚上肚痛更加嚴重,情急下便找醫生鄰居求救。醫生為張太作腹部檢查時,發現她右下腹有明顯壓痛,放手回彈時,也狀甚痛楚,加上有低燒,臨床推斷為急性盲腸炎。醫生建議要盡快去醫院急症室求醫。次日致電張先生問候,也得悉張太已確診急性盲腸炎,正在做手術!

不鼓勵Doctor Shopping

「基層醫療醫生」(Primary Care Doctors)如家庭醫生,往往是市民求醫的第一個接觸點。市民有任何不適、病徵均可找家庭醫生診治。但在病患早期時,大多數的病徵都未必明顯(「未分化」,Undifferentiated)。舉例,小朋友發燒,背後原因可以有很多,如感冒、扁桃腺炎、腸胃炎、手足口病、尿道炎等,但往往在第一二日病發時,就只得發燒,未有其他徵狀;隨着時間,其他病徵相繼出現,醫生也較容易找出病因,又或修訂之前的臨床斷症。

出現腹痛及肚瀉病徵不一定是腸胃炎,有可能是膽囊炎。

黃先生及張太兩個案例,並不是用來顯示醫生的斷症能力特別強;而是想用來闡釋第一點:隨着時間、病徵的變化、新病徵的出現,醫生可較易查找確切的病因從而更好的去幫助病人。相信若黃先生的腹痛持續,若返回之前的急症室,同事也一定可以找到病情的變化,很快得出急性膽囊炎的診斷!所以,我們不鼓勵病人常常轉換醫生,因為醫生通過觀察病徵的變化,用藥的成效反應,可以去幫助斷症。

可是 Doctor Shopping(意謂頻密轉換醫生)仍然很常見!幾日前,筆者遇到一位60歲的病人,他發燒了8天,而我已是他這8天來的第四位醫生!他也伴有咳嗽、氣促,作肺部聽診時,發現入氣聲音明顯較弱,敲診時,聲音沉實如敲石,臨床判斷為肺部肋膜積水(Pleural Effusion)。馬上進行即場超聲波檢查,也證實肋膜積水的存在!

臨床即場超聲波

第二點:承接上文所提,我們不鼓勵病者經常轉換醫生,但假若要轉換另一位醫生跟進時,請記得帶同之前的醫生所處方過之藥物資料、所作之檢查報告,並帶同自己常用藥物及藥物敏感紀錄等。當然,我們最希望每位市民都可以有自己信賴的家庭醫生!

第三點:筆者希望介紹「臨床即場超聲波」(Point-of-care Ultrasound),可以用來輔助家庭醫生作臨床診斷。臨床即場超聲波在婦科、心臟科、外科、急症科等應用良久,在基層醫療的應用就較新。但近年也有不少關於臨床即場超聲波的研究,更有言論指它可以作為醫生的第二個聽筒!在腹部、頸部及骨骼關節的一些病況上,臨床即場超聲波都有其應用的地方,可為醫生提供深一層次的臨床資料,協助診斷,快速指引醫生下一步的臨床處理。

最近,香港家庭學學院得蒙有一班對臨床即場超聲波有興趣的同事,在一些資深放射科專科醫生的指導下,開展了一系列的興趣班、訓練課程,希望讓更多同行也認識臨床即場超聲波在基層醫療的應用,以更好的幫助市民!

www.hkcfp.org.hk

撰文:陳鍾煜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信健康] 捍衛腸胃非難事,醫生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小朋友發燒,背後原因可以有很多,如感冒、扁桃腺炎、腸胃炎、手足口病、尿道炎等。

醫生不鼓勵病人常常轉換醫生,但Doctor Shopping仍很常見。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