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婚姻治療師

李維榕博士 | 2019-12-14
夫妻問題實在難搞,很多父母以為聚焦在孩子身上,就是好出路,甚至寧願相信孩子有病,讓自己不用分心。(路透圖片)

孩子天生就是父母的婚姻治療師!父母的關係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們在第一時間就會察覺。

小孩子尤其顯著,看到父母鬧意見,就會把他們的手拴在一起。較年長的孩子,更喜歡做父母的愛情顧問。當父母親之間存有長期無法排解的矛盾,孩子就無法感到安全。

這種擔憂父母的心態,並沒有隨着年長而減少,只是慢慢變成隱性,若非細心觀察和探索,不容易察覺。

最近看過一個年輕人,他的父母找了六條大漢把他五花大綁捉入精神病院,過程十分搞笑,他向我們形容整個經歷,說:「母親本來用自己的母親發毒誓,承諾不會逼我入院,結果還是偷偷找人把我綑綁起來;而父親,不但不來幫我,反而忙着擋住要來救我的祖父母,當時的場面,很可笑、也很可悲!」

最大噩夢

奇怪的是,談到如此切身的問題,他完全處之泰然。反而是當他的父母相對無言,無法交談時,他的一些生理指標立即產生很大變化,平均心跳每分鐘提升到180,手汗也三倍地增加。他解釋說:「因為他們已經放棄,不再努力、不再打救他們的婚姻!讓我最生氣!」

很多人以為父母吵架才會影響到孩子,其實父母不再為自己的婚姻努力,才是孩子的最大噩夢!

我們常說現代的年輕人不顧家,但是從臨床案例所見,大部分孩子問題都是過於關注家人。剛剛見到一對小姐弟,弟弟是那麼投入父母的轇轕,父母的每一句互相怨懟,都讓他心跳升級,欲罷不能,難怪他患有多動症。而他的小姐姐,用手按着耳朵,避開父母的對話,反而成功地完成學業。怪不得年輕人都喜歡戴上耳機,讓最嘈吵的音響震撼大腦,總比老聽着大人那無休無止的鬥爭來得利落。

我的老師Minuchin,在七十年代就做了一個重要的研究;發現每當面對父母關係呈現張力時,孩子身體內的一種表達憂慮的荷爾蒙(free fatty acid)就會顯著地增加,而孩子的出現,又會讓父母體內的憂慮荷爾蒙大大地減少。即是說,父母的問題,會讓孩子焦慮,而孩子的出現,卻會為父母減壓。

坐過山車

但是孩子不一定用語言表達,我的很多工作,都是首先測量他們的生理基本指標,然後再比較當他們面對父母爭執時,所錄得的變化。根據Porges的Polyvagal Theory,我們的自主神經系統,會根據外在環境的狀況,為身體作出各種調整。如果感到安全,就像見到綠燈,會自然應對;如果有危機感,就像見到黃燈,會向前衝,或往後退;如果危機太大,遇到紅燈,就會把自己關閉,等同關機。心率就是其中一個指標,很多孩子在面臨父母衝突時,心跳會跌到每分鐘30上下,或提高到180左右,有時更是忽高忽低,像是坐過山車一樣。

如此激烈的內臟反應,竟然是針對父母的婚姻問題!

當我們把這些數據與家人分析時,孩子常會乘機告訴我們,他們究竟擔心什麼。很多拒學或憂鬱的孩子,都說不相信父母能夠成功解決問題,因此留在家裏親自守護。甚至患有精神障礙的年輕人,也承認往往是為了家庭而發病。

家庭治療宗師Nathan Ackerman很久前就說過,孩子是父母婚姻不和的代罪羔羊!我們案例中有個年輕人,長期做精神病人,屎尿不清讓雙腿發爛。在評估時,才知道這是唯一讓他那離婚多年的父母,繼續走在一起的方法!

孩子往往做出各種出乎意外的事,以維持家庭完整的假象!一個不停鬧事的孩子告訴我:他只是要為消沉的母親帶來活力!

能夠說出心底話,這些孩子已經在治療上有所突破。有些青少年,生理上分明測量出很大的反彈,口頭上卻說沒有什麼。其實即使不是嘴裏說,這些生理數據,就是「身體在說話」,比語言的表達更為有力,因為身體是不會說謊的!

我不能走

既然父母關係對孩子如此重要,為什麼父母不能好好解決問題?那對小姐弟的弟弟對父母說:「我的問題,是因為你們沒有解決兩人的問題!」父母卻說:「我們的問題你不用管,你完全不受教,才是我們的問題!」

夫妻問題實在難搞,很多父母以為聚焦在孩子身上,就是好出路,甚至寧願相信孩子有病,讓自己不用分心。說實話,孩子真的有能力緩和父母的衝突,保衞家人,只可惜如此一來,他們就要放棄自己的前途。

父母的婚姻治療師實在不好做,但是這些孩子就是無法抽身。千軍萬馬,都難以把他們拉開。

有個年輕人問我:「是不是應該讓他們自己解決問題?我可以不管他們嗎?」我說:「你能走開就好了,只是他們一有糾紛,立即又會把你扯在裏面。」

他答:「我當然知道,只是我鬥嘴就成,走?就不成!」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