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不明原因的肺炎」

顏寶倫醫生 | 2020-01-16
袁國勇教授提醒市民不要食野味。而對於早前新型冠狀病毒可以「有限度人傳人」之說,世衞表示未有證據證明,傳播途徑仍有待調查。(資料圖片)

下筆時,武漢「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的原因已明,致病原是新型的「冠狀病毒」(Coronavirus),也就是跟2003年沙士和2013年「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同類病毒。從已知的訊息來看,這新冠狀病毒的毒性和殺傷力,暫時看來似乎不如SARS與MERS般可怕。剛到武漢考察完的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表示,武漢新型病毒潛伏大約兩星期以內,大家還是要心存戒備。

近期叫很多人不明的,就是「不明原因的肺炎」這名詞。這「不明」要跟我們處理呼吸感染的過程步驟來解釋。香港人口極稠密,呼吸道感染基本上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對引致呼吸道感染的病毒和細菌來說,也可以說是個最佳的「繁殖樂園」。引致「上呼吸道感染」,也就是日常的傷風感冒的病毒有很多,喉嚨痛、咳嗽、流鼻水也就是相關的局部病徵;更嚴重的感染,則會有更嚴重的全身病徵:發高熱、發冷、渾身痠痛、肌肉無力,這是身體免疫系統的反應,也就反映了更嚴重的感染。

必須對症下藥

「發燒」代表更嚴重的呼吸道感染,那便有更大的需要去確認是由哪種病毒致病。這對病人來說,有「對症下藥」的需要:雖然大部分治療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的藥物都屬紓緩性質,但也有好些抗病毒藥物可以專門針對某些病毒,如專治甲乙型流感的「奧司他偉」和「巴洛沙韋」、 專治「呼吸道合胞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的「利巴韋林」。若能確定致病的病毒,便可以為嚴重的感染處方相應的「特效藥」作治療。

確認呼吸道感染的致病病毒,對疾病監察更是尤其重要。各地的疾病監控機構,會持續地監察着當地的致病病毒。例如我們的衞生防護中心多年來都在更新每周的「流感速遞」,就是收集了本港各地的病人的呼吸道樣本,確認致病的病毒,找出當中甲乙型流感的數字和比例。當確認流感病毒的比例超出基線水平,就反映出「流感高峰期」的來臨。

若果病毒繼續入侵,進入「下呼吸道」(氣管、支氣管到肺部),也就是引致更嚴重的「肺炎」(Pneumonia)。肺炎可以直接由某些毒性強的病毒引起,也可以是由細菌乘虛而入所致。面對這些嚴重感染,也就更加需要確定致病的病毒。

要找出致病的病毒,最常用的方法是為有嚴重呼吸道感染病徵的病人從鼻腔、喉嚨、鼻咽位置以棉棒拭子(Swab)取分泌物,送到病毒實驗室作病毒測試。當中精準、快捷、可以測試多種病毒的方法,是以「多重聚合酶連鎖反應」(Multiplex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來檢測多種病毒基因裏的「核酸」(Nucleic acids)。

本港的病毒實驗室,通常會測定這些最常見病毒的核酸:流感病毒甲、 乙、丙型;腺病毒(Adenovirus);副流感病毒(Parainfluenza virus)一、 二、三、四型;呼吸道合胞病毒;腸病毒/鼻病毒;人類偏肺病毒(Human Metapneumovirus)。若果檢測到某一種病毒的基因,就是為病人找到這次呼吸道感染的病毒原因。

若果病人病情嚴重,但又找不到致病病毒,那便要考慮是否「新型」的病毒?是否引致沙士或MERS的高毒性冠狀病毒?這次武漢的嚴重呼吸道感染群組,起初時就是驗來驗去也找不到屬已知的病毒,於是便稱為「不明原因的嚴重肺炎」。最終發現是新種的冠狀病毒。正因為是新病毒,故此以往一直用來診斷的病毒抗原、核酸、抗體測試都檢驗不到。後來經電子顯微鏡,再經病毒培養找出病毒,然後迅速破解新冠狀病毒的基因圖譜,總算打開了這個謎底,傳染病專家們也可以開始研發相應的診斷方法。

TOCC概念

但每時每刻的呼吸道感染那麼多,若果我患上嚴重感染,我又怎樣知道我是否中了新的病毒?這時候,就是要依靠流行病學上「TOCC」的概念,從病史上作分析和篩查。

T:Travel,即旅遊史:有否去過傳染病爆發的高危地區?這次爆發,就是過去14天從武漢回來的朋友,若有發燒或呼吸道感染徵狀,就會被視為高危病人;O(Occupation):即職業史。受嚴重感染的高危職業有實驗室人員、醫護人員、接觸禽畜和野生動物的人員;C(Contact):即接觸史。在沒有個人保護裝備下,接觸到確診患上嚴重感染的病人、接觸高危的鳥獸或其屍體;C(Clustering):即群體史。生活的同一群體裏出現有超過兩位或以上的嚴重肺炎,這次便是曾經到過武漢海鮮街市的群體。因為所有傳染病理論上都必定會有流行病學的關聯,評估過TOCC後,就是希望找出最有可能不幸遇上嚴重感染的病人,及早隔離和治療。

回望近年眾多的嚴重的新型傳染病, 都是屬「人畜共通傳染病」(Zoonosis):愛滋病、伊波拉病毒、寨卡病毒從猿猴類感染人類;禽流感從雀鳥感染人;豬流感從豬到人;沙士從蝙蝠到果子狸到人;MERS從蝙蝠到駱駝到人;戊型肝炎從老鼠到人:今次的新冠狀病毒則應該是從蝙蝠到未知的野生哺乳類動物(卻慘被變成「野味」)再到人類……也許很多人畜的接觸是不能避免的,但正如袁國勇教授所講,最簡單的防治方法就是不要再食野味,尊重野生動物的生命和生態,避免與野生動物作不必要的接觸。

誠然希望所有受感染的病人都在確診後得到合適的治療;同時更希望病人要對醫護人員坦誠,將TOCC的病史真實地相告;也要明白適切的隔離和監察,是控制嚴重傳染病的必要措施,實在需要病人和家人的盡力配合。因為這同時也是保障自己健康、預防將疾病傳染給身邊家人朋友所必須的。

www.hkcfp.org.hk

撰文 : 顏寶倫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信健康] 了解武漢肺炎非難事? 健康資訊派上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作者為香港家庭醫學學院醫生。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