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滅病毒攻略

顏寶倫醫生 | 2020-02-13
戴口罩、勤潔手、不要亂摸眼口鼻、為U形隔氣管注水,是預防受感染的「被動」方法。(黃潤根攝)

「2019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戰爭」,由湖北武漢蔓延,各國各地政府、人民與醫護人員,因着其風險均處於戒備狀態。香港則處於最高戒備,嚴防這病毒在社區擴散。

戴口罩、勤潔手、不要亂摸眼口鼻、 為U形隔氣管注水,是預防受感染的「被動」方法。那又有何「主動」殺滅病毒的方法?冠狀病毒與其他大部分呼吸道病毒,都不愛高溫乾燥的環境,故大家都主觀地期待到了夏季,太陽伯伯發功,疫情便會減退;用高濃度酒精搓手液、1比99漂白水、梘液等,則是以化學方法來消毒,主要是破壞病毒體的脂肪膜來殺滅病毒(高濃度酒精搓手液也是高度易燃,要嚴防着火)。

若果病毒進入了呼吸道,那便依靠身體的免疫反應來對付它。以這新型冠狀病毒為例,相信有部分人類在被感染後,只有輕微的徵狀或甚至毫無徵狀,那就有可能是靠着自身的免疫系統打贏了、殺滅了這病毒。

若先輸了首仗,被病毒入侵,出現嚴重感染,如雙邊肺的嚴重病毒性肺炎,出現急性呼吸窘迫,就極需要「抗病毒藥」來救命。

先說明「抗生素」(正確為「抗細菌藥」:殺滅或壓抑細菌)和「抗病毒藥」的分別:細菌是單細胞生物,新陳代謝的特質跟人類非常不同;感染是發生在細胞和組織之外。故抗生素可以專門針對細菌的代謝和繁殖來殺菌,而相對地不影響身體。病毒則完全依靠侵入了宿主細胞後,騎劫了細胞的功能來作複製繁殖,再去感染另一顆細胞。故此抗病毒藥必須非常專門,只針對病毒而不影響宿主細胞,研發難度更高。

病毒感染的每個步驟,理論上都可以是抗病毒藥的用武之地。當中有四大步驟:病毒入侵細胞和脫膜、病毒繁殖、病毒逃避宿主的免疫防衞、病毒離開被感染的細胞並傳播。要阻止病毒入侵細胞,最有效是針對該病毒的抗體。抗體專門結合在病毒表面的抗原上,防止病毒入侵宿主細胞。這就是後天免疫系統預防病毒再感染的最有效方法;若媽媽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生產時媽媽與嬰孩的血液會無可避免地接觸,這是乙肝病毒經「母嬰傳染」的最高危時刻。若在出生後12小時內為嬰孩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乙肝的抗體),便能中和並消滅血液中的病毒,保護嬰孩。

一線治療

病毒入侵細胞後需要「脫膜」(Uncoating),即是病毒打開其外膜, 將內裏的RNA或DNA基因釋放進細胞內。以甲型流感為例,「金剛胺」(Amantadine)這傳統抗病毒藥,就是抑制病毒脫膜的功能。但金剛胺必須在感染首48小時內服用才有效,但那時病人很可能還是在潛伏期中(流感潛伏期通常為1至4日),根本不知道已患上流感;加上甲型流感病對金剛胺極易產生抗藥性,故現今臨床上的藥效已是很低。

病毒繁殖就是在宿主的細胞質或細胞核內,複製自身的基因,製造各種蛋白質,並重新組合成更多的新病毒體。病毒的基因可以是DNA或RNA,都是由最基本的單位「核苷酸」(Nucleotides)所組合(生物科基本:DNA有四種兩對:A與T,G與C;RNA則是由U代替T)。繁殖時,一粒粒地串連下去成為雙螺旋的長鏈。若有藥物「偽裝」成為核苷酸,被病毒取用,連上去後便不能讓下一粒核苷酸再串落去,那便可以終止病毒的繁殖。這是抗病毒藥「核苷類似物」(Nucleoside Analogue)的原理。

其中一種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藥是「利巴韋林」(Ribavirin),就是偽裝成G核苷,被病毒取了來作基因的串連後,便會擾亂下一粒本應該是C的串連,大大增加了U核苷酸誤串下去的機會,結果便令病毒過度變種,並不能製造出有功能的蛋白質。現今被研究作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瑞德西韋」(Remdesvir),本來是用作治療伊波拉病毒的藥物,也是核苷類似物。它偽裝成A核苷酸,被病毒取用後,便可以終止其RNA的組合。因為藥物已經歷了臨床測試確定其安全,若確認對新型冠狀病毒感的療效,便可以更快成為治療的「特效藥」。

當病毒快要完成繁殖,會製造出較大型的蛋白質,再由其病毒「蛋白酶」(Protease)將大型蛋白分割成較小的結構蛋白或各種有功能的酶。「蛋白酶抑制劑」則是用來專門對付病毒蛋白酶的藥物。至於「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opinavir / ritonavir)是兩種蛋白酶抑制劑的組合藥,原本是治療愛滋病的「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HAART)當中一個重要成分, 其功效被發現對冠狀病毒的蛋白酶都有抑制作用,於是便被徵用作第一線的治療。

各司其職

人體先天免疫系統裏有極重要的「干擾素」(Interferon)反應,就是當偵測到病毒獨有的「雙鏈RNA」後,作出強而有力的回應,發動免疫系統去對抗病毒。故病毒要感染成功,就必須先逃避宿主的干擾素免疫防衞。現在也就是用上「干擾素Beta 1b」來治療新型冠狀病毒,希望強化患者的免疫功能來對抗病毒。

病毒成功大量自我繁殖後,最後就是要離開(通常是殺死)宿主的細胞,再由新生病毒感染下一粒細胞。如甲型與乙型流感病毒,就有「神經氨酸酶」(Neuraminidase)這抗原在表面,用來割開宿主的細胞壁,將新的病毒體釋放,避免重新黏附在原本細胞上。抗病毒藥亦可針對這個步驟。「神經氨酸酶抑制劑」如「奧司他韋」(Oseltamivir,即「特敏福」)就針對這步驟,令病毒不能被釋放,不能再感染下去。

抗病毒藥是非常專門地針對某種特定的病毒,對付病毒A的特效藥對病毒B可以是完全無效;醫治伊波拉病毒的瑞德西韋若果真的被證實對新型冠狀病毒有療效,很大程度也是個幸運的巧合。

對抗這新型冠狀病毒,大家都各司其職:公共衞生與傳染病的學者、實驗室的工作人員、實行檢疫的前線人員、清潔的專業人員、趕製口罩的囚友、良心售賣口罩的商人、前線服務的醫護人員、護己護人、在患難中互相守護的每個人,一起多出一分力,抗疫必定勝利。

www.hkcfp.org.hk

 

[信健康] 避免病毒非難事? 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